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傻牛看着我,眼睛红了,“气气狗,狗……”
  见傻牛这样儿,我眼睛也红了,傻牛不傻呀!
  本来想转身跑掉的,但是,转念一想,以强顺的为人来说,我要是走了,强顺肯定会迁怒傻牛,本来他跟傻牛感情就不深,我一走,他肯定会扔下傻牛不管,到时候,傻牛一个人咋办呢,他傻乎乎的,要是给人骗进黑砖窑里……我一咬牙。
  强顺跟傻牛过来的时候,把行李都带上了,吃的、铺盖等等,我走到行李那里,从里面拿出两条夏天穿的单裤,招呼傻牛,把强顺的手脚都给他捆上。
  强顺顿时大骂了起来,骂还挺难听,我一边捆一边对他说:“王强顺,你别骂了,我爸跟你爸是磕头把兄弟,骂我就等于是骂你自己。”
  费了好的劲儿,把强顺这熊孩子的手脚捆了个结结实实,随后,又招呼傻牛一声,两个人把他从坟地抬到了路上,在路边找了个还算干净的枯草窝,放了进去,又把吃的铺盖啥的,给他留下了一多半儿,这时候路上还没有行人,再等上一两个小时,等路上有了人,强顺肯定会呼救,路上的行人自然会给他解开。
  安置好强顺,我站在路上看了看,眼下……我该上哪儿去呢?铜牌是拿到手了,破铜牌的物件儿也有了,但是,想要破掉铜牌,还要应日子、应位置,也就要有相应的地理位置。
  依着老蛇说的,山水之间、阴阳之地,可摆坛破铜牌,不过这一路走过来,我就没见过这种地方,再说眼下距离腊月十二“末阳”,只剩下两天,两天的时间,我恐怕找不到这种山水阴阳的地方。那该往哪儿去找呢?
  这时候,强顺还在不停骂着,就听他骂了这么一句,“刘黄河,你不是人!你不光要害死陈辉,你还要害死你全家!”
  我打了激灵,他倒是提醒了我,我光想着自己了,万一罗家的人起了杀心,对我家里人下手咋办呢?
  随即又一想,不如回家一趟,把这事儿跟奶奶说说,他们罗家人真要对我们家里人下手,奶奶也有防备。想到这儿,扭头朝强顺看了一眼,不行把强顺解开,带着他一起回家?转念又一想,不能这么做,就强顺现在的样子,这要是把他带上,弄不好还会半夜起来掏我的衣兜。
  我走到强顺跟前,对他说道:“你先别骂了,听我说几句。”
  强顺不理会我,不停还在骂着,我提高声音对他说道:“铜牌我是不会给陈道长的,我现在回家一趟,找咱奶奶商量商量,咱奶奶要是答应把铜牌给陈道长,我就给他……”我顿了一下又说道:“等会路上来人了,你叫人给你解开,你也回家吧。”
  强顺一听这个,不骂了,不过,把脸撇向别处,看都不看我一眼。我冲傻牛一招手,“走了傻牛哥,我带你回家。”
  傻牛朝强顺看了看,他好像有点担心强顺,我又说道:“不用担心,他不会有事儿的。”
  傻牛傻傻的点点头,依依不舍对强顺说道:“强顺气气,我跟黄河先狗捏,你来昂。”
  “滚!”强顺大叫一声,他看傻牛比看我还不顺眼。
  傻牛一脸委屈地走到我身边,我一把拉住他的胳膊,头也没回离开了。
  身后,很快传来强顺那句我听了不止百遍的话:“刘黄河,我以后再也不跟玩儿啦……”
  两天后,我带着傻牛停在了一个孤零零的小土房子跟前,房子不远处是个小村子,离小土房子这里大概有五六十米远。
  小土房子非常简陋破旧,屋顶都是用干草树枝之类的铺成的,在土房子门口,还有一个土灶台,我朝灶台里看了一眼,不由自主皱起了眉头,就见灶台里面的草灰都是陈旧的,这说明灶台很久没有被人用过了。
  连忙带着傻牛走到小土房子门前,房门像是虚掩着的,我小心翼翼喊了一声:“老奶奶,您在吗?”
  喊了两声,房子里居然没人答应,我心里顿时一沉,抬手把房门推开了……
  这小土房子是谁的呢,谁住在里面呢?
  瞎婆,就是之前那位会看风水的瞎婆婆,在她身边,还有一只叫“阿黄”的黄鼠狼,就是她之前给了我几千块钱和一串念珠。
  推开门走进屋里,打眼一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