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我摇了摇头,说道:“破铜牌不是那么容易的,我现在想……”我扭头朝强顺看了一看,“听强顺说,要是不还罗家人铜牌,他们可能会对我家里人下手,我想回家一趟,先跟我奶奶说一声。”
  陈辉闻言,连忙把手一摆,“不行,你现在决不能回去,罗家人并不知道你的家乡在哪儿,你现在要是回去,等于是引着他们往你们家里去!”
  我顿时皱起了眉头,“那咋办呢?”
  陈辉一转身,又往他包袱里摸索了起来,没一会儿,从包袱里拿出一个小碟子,直径十公分左右,巴掌大小,随后,又从包袱里拿出一颗小黑珠子,个头儿能比和尚手里的念珠小一号。
  陈辉把这两样儿东西全都递向了我,我看了看没接,因为不知道是啥,之前在陈辉包袱里也没见过这两样儿东西,看着阴森森的,感觉好像不是啥好玩意儿。
  陈辉说道:“你拿着吧,这时候罗家人用的东西。”
  我一愣,陈辉又说道:“这是我去罗家的时候,他们家里人送给我,彼此联系用的。”
  我朝碟子珠子又看了看,还是没接,脱口问了句:“这咋联系呢?”
  陈辉见我不接,说了句,“好吧,我现在就给你演示一遍。”
  说着,陈辉把碟子放到了地上,他自己也盘腿坐到地上,拉过包袱,从包袱里拿出一根香点着,把香头在小碟子边缘绕了一圈,然后,把那颗小珠子放在了小碟子中央,香横放在碟子上,嘴里对着碟子念念有词,没一会儿,就见碟子里的小珠子,居然自己缓缓滚动了起来,一直滚到碟子边缘,这才停了下来。
  陈辉朝碟子里的小珠子看看,松了口气,对我说道:“罗家的人还在南方,离咱们这里还很远,或许,他们还没动身过来吧。”
  我朝小珠子又看了看,就见小珠子滚动的位置,刚好是正南方,陈辉解释道:“他们罗家每个人身上都有这么一个小蝶子,只要念上几句咒语,就能知道他们家里人在那个方向,他们罗家人给我这个,是让我找罗五用的。”
  我忙问:“他们为啥要您找罗五呢?”
  陈辉说道:“罗林的爷爷把铜牌传给罗林以后,罗五一直不服气,他想找到罗林把铜牌夺走,罗五来咱们这里,并不是为了罗林,而是为了铜牌,他已经找罗林很久了。”
  我点了点头,明白了,怪不得之前强顺跟我说,他们要在罗五之前找到我,其实,他们罗家人是怕铜牌落到罗五手里。要这么说,罗五的死,他们罗家人追究的可行性不大。
  陈辉拿着碟子从地上站起了身,又把碟子递向我,“现在,我把这东西交给你,再把咒语告诉你,罗家人一旦找来,你就能知道他们的大概位置,不至于被他们找到,不过,你拿着碟子,他们也能用自己的碟子,找到你的位置。”
  一听陈辉这话,我有点儿不理解了,问道:“他们也能找到我的位置,那我拿着它干啥呀?”
  陈辉说道:“罗家人要是从南方过来,肯定会用这个先找我,你拿着这个,先牵制他们一段时间。”
  我又问道:“那您干啥呢?”
  陈辉说道:“我替你回家一趟,问问白仙姑这件事该怎么办,白仙姑要是同意你把铜牌破掉,我就帮你,要是不同意,那你就把铜牌交给我,我替你还给罗家人。”
  我点了点头,找我奶奶商量这一点,陈辉倒是跟我想到一块儿了。
  陈辉又说道:“你在这里等我两天,我坐车上你们家去,我估计,两天之内,我们罗家人应该找不到这里。”
  我又点了点头,伸手把碟子珠子接了过来,陈辉随即附在了我耳朵边上,可能想要跟我说碟子的使用方法,我连忙摇了摇头,“道长,您不用教我了,奶奶从小就跟我说,这种邪术最好不要学。”
  陈辉一愣,说道:“现在不是教你学邪术,是教你保身法。”
  我又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不需要用邪术保身。”
  陈辉把眉头皱了起来,“你这孩子,万一他们罗家人找来怎么办!”
  我说道:“我保证叫他们找不见我!”
  我一脸坚定,陈辉拿我没办法了,最后说道:“那好吧,你不学也行,多小心一点儿。”说完,陈辉把自己的包袱收拾一下,背在了身上,强顺见状,忙问道:“道长,您现在就要走吗?”
  陈辉朝强顺看了一眼,“事不宜迟,我这就赶回去找白仙姑商议商议。”
  我一听,也朝强顺看了一眼,连忙对陈辉说道:“道长,那您把强顺跟傻牛也带回去吧。”
  强顺顿时不乐意了,叫道:“我不回去,你不回家,我就不回家!”说着,一屁股坐在了我们的铺盖上,耍起了赖。
  我扭头又朝傻牛看了一眼,傻牛见我看他,居然挨着强顺也一屁股坐到了铺盖上,我一看,这俩家伙……
  陈辉朝强顺跟傻牛看看,对他们说了句,“你们两个既然不愿意走,那就跟着黄河吧,你们三个在一块儿,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  我一听,这怎么能行呢,他们俩跟着我肯定会有危险,刚要说不行,陈辉说道:“你赶不走他们,这或许就是他们的命。”
  命,我就怕别人跟我提命这个字,我咬了咬嘴唇,不再说啥了,强顺跟傻牛都高兴了。
  是夜,陈辉背上行李,匆匆忙忙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