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当然了,一模一样有点儿夸张了,至少有七分相仿,冷不丁的乍一看,那就是胡慧慧。
  这时候,中年人坐到了毛驴子的前辕上,从车里拿起鞭子,看样子要赶毛驴车离开。
  我连忙追了过去,先朝毛驴车上的女孩瞅了一眼,真是太像了,女孩见我看她,把头转向了别处。
  我问中年人,“大叔,你们家到底出了啥事儿,能跟我说说吗,兴许我能帮上忙。”
  中年人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你一个小孩子,能帮俺们啥忙呀,回去吧。”说着,中年人冲毛驴“得儿得儿”两声,毛驴拉着车子动了起来。
  我脑子一转,冲过去扯住了毛驴嘴上的笼套,说道:“大叔,我是瞎婆的徒弟,您跟我说说,你们家里到底出了啥事儿,弄不好我真能帮上忙呢。”
  “啥?”中年人惊讶地看了我一眼,一出溜身,从毛驴车前辕上下来了,“你、你说啥,你是瞎婆的徒弟?”
  我使劲儿点了点头,“嗯!您家里有啥事儿,跟我说说吧,看我能不能帮上忙。”
  中年人打量了我一眼,“你真是瞎婆的徒弟,你不会骗俺们吧?”
  我朝毛驴车上的女孩看了一眼,说道:“我、我从来不说谎话,您要是不相信,您等我一会儿,我给您拿证据去。”说着,我松开笼套,转身朝小屋子走去。
  走到门口,强顺小声问了我一句,“黄河,你要干啥呀,又想管闲事么?”
  我没理他,迈脚进了屋,走到包袱那里,翻腾起我夏天穿的那些衣裳,念珠跟破铜牌的物件儿,都在黄山奶奶送我的那条裤子里装着,一个兜里装了一个。
  很快的,我翻到了那条裤子,从左裤兜里,把念珠掏了出来。强顺这时候凑了过来,说道:“黄河,你到底要干啥呀,不是觉得那女孩像胡慧慧,你就要管闲事儿吧?”
  我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这人家里肯定出了啥邪事儿,我能看得出来,奶奶说过,遇上了就得管。”
  强顺说道:“那女孩要是长的不像胡慧慧,你还会管吗?”
  “你咋这么多话呢!”我不再理强顺,拿着念珠出了房门,来到毛驴车跟前,我把念珠冲中年人一扬,说道:“大叔,您认识这个吗,这是瞎奶奶手上带的念珠,她师父送给她的,现在传给了我。”
  中年人朝念珠看看,摇了摇头,“俺没见过瞎婆,听别人说的,俺才来找她嘞。”
  我说道:“您还是跟我说说吧,要是能帮上忙,我一定帮你们!”说完,我又朝车上的女孩看了一眼,真像胡慧慧呀,这世上,咋会有这么相像的人呢?
  女孩见我又偷看她,冷冷地把头又瞥向了别处,似乎对我有点儿厌恶了。
  中年人虽然老实,显然也不傻,他似乎也察觉到我看女孩的眼神儿不对,中年人又坐回了车辕上,“算咧算咧,俺们还是再找别人问问吧。”说着,中年人嘴里“得儿”了一声,在驴屁股上来了一鞭子,毛驴吃疼,朝前一挺,拉着中年人跟女孩,稀里哗啦走掉了,我拿着念珠站在原地呆住了。
  没一会儿,身后传来强顺幸灾乐祸的笑声,“刘黄河,这回你可栽跟头了吧,热脸贴上了凉屁股,哈哈哈哈……”
  一转身,我拿着念珠垂头丧气回了屋,强顺还在那里幸灾乐祸,“你说胡慧慧哪儿长的好看了,瞧把你迷嘞,咱们班还是王春霞最好看!”
  我没理他,一屁股坐到铺盖上,从身上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,强顺幸灾乐祸又凑了过来,“给我一根儿呗。”
  我冷瞥了他一眼,“你身上没有呀!”
  之前,跟强顺商量的,往东南方向走的计划,这时候我也没心思再提了,闷头栽进铺盖里,想起了跟胡慧慧同桌的情形,胡慧慧的一颦一笑,在我脑子里过了一遍又一遍,打心眼儿就想再看她一眼。
  傻牛可能见我情绪有点低落,小心翼翼问了一句,“气气,你么事吧?”
  我没理他,强顺说道:“傻牛哥,别管他,没事,就是相思病又犯咧。”
  傻牛随即看向强顺,问道:“啥是相思病,气气生病了么?”
  强顺刚要解释啥是相思病,房门“吱扭”一声,又被人推开了,我们就跟三只惊弓之鸟似的,又吓了一跳,我连忙从铺盖上坐了起来。
  就见之前那个中年人,又出现在了门口,他打眼朝屋里一扫,目光落在了我身上,“小兄弟,你刚才说嘞,你真是瞎婆的徒弟么?”
  我从铺盖上慢慢站了起来,看样子,中年人在附近找不到合适的人,前后一寻思又折回来了。
  我这时候冷静了很多,对中年人说道:“您先说说是啥事儿吧,看我能不能帮上忙。”
  在我看来,中年人应该不是风水方面的事儿,因为风水方面的事儿,不用这么遮遮掩掩的,肯定是病急乱投医,想让瞎婆去看看他们家的坟地或是宅子,看是不是坟地或是宅子出了问题。
  中年人没着急说啥事儿,摸摸索索从身上掏出一盒五块钱的红旗渠,抽出一根问我:“你抽烟不?”
  我冲他笑了笑,过去把烟接到了手里,中年人连忙又掏出火机,要给我点,我冲他摆了摆手,中年人看着年龄跟我爸不相上下,哪儿能让他给我点烟呢。
  中年人又从烟盒里掏出两根,强顺接过一根,傻牛冲中年人傻笑一下,居然也接了过去。
  中年人自己又掏出一根,点着烟抽了两口,这才说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