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这时候眼看就要黑了,我对刘叔说,趁着天还没黑透,先到你们家坟地里看看吧。
  刘叔点了点头,不过却犹豫了起来,为啥呢,因为那个正在外面烧火做饭的刘小凤。
  之前在瞎婆那间小房子的时候,刘叔跟我们都说,他老婆,也就是刘婶,在三年前去世了,大概去世半年以后,一天晚上,刘婶给刘叔托梦,说她住的那房子不好,刘叔当时没在意,不过,刘婶却接二连三的,一再给刘叔托梦。
  刘叔不信鬼神,心里虽然纳闷,但是还是没在意,觉得刘婶已经死了,可能就是自己做的梦。
  这梦断断续续持续了将近大半年,直到去年夏天,刘叔又梦见刘婶回家了,这一次,刘婶不再说自己的住了房子不好了,而是直接跟刘叔说,自己房子的一面墙塌了。
  刘叔听了还是不信,直到十月一给刘婶上坟的时候,刘叔这才发现,刘婶的坟居然塌下去一块。不过这时候,刘叔已经把之前那个梦给忘的干干净净了,回家拿了把铁钎,把坟地塌下去的地方填了个严严实实。
  自那以后,刘婶再没给他托过梦,时间一转,这就来到了今年,入冬的时候,刘叔家里莫名其妙出现了怪事儿,一到半夜,能听见屋里有脚步声,好像有人在屋里走动,不过等刘叔下床起来看的时候,啥也看不见,脚步声跟着也没了,等他一躺下,脚步声就又来了。
  刘叔只能听见声音,却看不见人,不过,刘小凤有一次半夜起来上厕所,突然看见墙角那里站着一个没穿衣裳的女人,身子光溜溜的,披头散发,李小凤当即就吓瘫在地上了。
  之后,他们家里不光有脚步声,还出现了骂声、哭声、笑声,乱七八糟的。
  刘小凤自从那次被吓到以后,就变得特别胆小,一到晚上,钻进自己屋里就不敢出来,睡觉的时候还不敢关灯。
  刘叔因为这个,非常苦恼,突然有一天,刘叔又做了个梦,梦见刘婶浑身一丝不挂回到了家里,哭着跟刘叔说,她住的那个宅子不好,下面有东西,那东西特别厉害,这次脱她的衣裳,下次就要扒她的皮。
  刘叔这时候,因为家里这些事儿,整个人也变得敏感了,之前不信鬼神,这时候多少也信点儿了。
  他这回破天荒的问刘婶,那你说咋办才好?刘婶说,赶紧找人去看看她的房子,要不就给她搬个地方住。
  刘婶呢,属于是恶死的,啥是“恶死”呢,就是非正常死亡,“恶死”分好多种,具我所知道的,就有六种:炮打头、雷轰顶、食不下咽神鬼疯、淹死不回头、吊死不进坟。
  炮打头,就是被枪毙的,也可以说是犯了刑法被砍头的;雷轰顶,就是给雷劈死的,也可以说忤逆天道的;食不下咽,过去指的是得怪病吃不下东西的,现在医学证明,那是癌症,一般指的是食道癌,现在对于癌症基本上没啥讲究了;鬼神疯,就是被鬼怪缠上的,最后不治而亡;除了这四个,还有淹死跟吊死的,也不能进坟。
  不过,这些都是流传下来的老规矩,当代很多人都不知道,甚至已经不在乎了。
  刘婶就属于得鬼神病死的,临死前几年,整天疯疯癫癫的,有时候说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胡话,有时候说笑就笑,说哭就哭。
  这种疯病呢,又分好多种情况,有鬼怪过来报仇讨债,有被精怪看上附身的,有上辈子欠了阴债的,有这辈子造了业债的,还有本身就是童子命的。
  这些要是提前发现了,找人弄一下就会好过来,但是,刘叔不信这个,活活把刘婶给耽误死了。在咱们当代,像刘婶这种情况,死亡的不在少数,而且这种被鬼神、业障折磨死的人,几乎是百分之一百怨气不散,逮谁闹谁。像鬼神这个,你不信它可以,但是不能否认它不存在。有些人,有些事儿,我见的太多了,很多那些大肆鼓吹无神论的人,往往是最迷信的,给众人高谈阔论一翻之后,赶紧回家烧香磕头,有一些,甚至连上街买菜都要看看黄历,看宜不宜出行。
  书归正传,刘叔家里兄弟好几个,刘婶死了以后,刘叔想把她埋进祖坟里,但是,他那几个兄弟坚决不同意,最后街坊邻居也劝他,你老婆是得疯病死的,进了祖坟对你们家里人不好。
  刘叔拗不过他们,最后按照他们的意思,在附近请了个风水先生,给刘婶在村东头看了一块地方。风水先生说,这块地方风水不错,适合葬女人,刘婶葬在这里,家里会一帆风顺,而且对家里的孩子特别好。
  刘叔一共俩孩子,大的是个儿子,那坟地呢,还真不错,刘婶葬在那里以后,第二年,刘婶的儿子考上了大学,到外地上学去了,我们当时到他家的时候,他儿子还没放假回家。
  不过,家里穷,儿子上了大学,刘小凤就被迫辍学了,再说刘小凤被吓到以后,精神一直都不好,就算供她上学,也上不出啥模样儿了。
  刘婶给刘叔托过梦以后,刘叔就去找了之前那个风水先生,风水先生过来看了看坟地说,我相的这块坟地,绝对没问题,家里出邪事儿,那肯定是家里招啥不干净的东西了,你还是去找看邪事儿的看看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