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说着话,这就穿过了树林,刘叔带着我们往树林后面一拐,顺着树林,朝前又走了好远,前边出现了一个小土包,刘叔对我们说,小土包前面就是他老婆的坟。
  很快的,几个人来到小土包跟前,就见小土包是正前面,有一个很小的隆起,被野草覆盖着,要是不注意,根本看不出啥,刘叔朝隆起一指,这里就是他老婆的坟。
  我打眼一瞧,之前那个风水先生,给刘婶点的这坟还真有意思,虽然我不怎么懂风水,但是也多少能看出点儿门道,坟后面是个现成的小土包,刘婶等于头枕着小土包,在阴宅风水穴里,这个叫“高枕”,高枕无忧,非常的好,小土包后面,是一大片榆树林,天然的翠绿大屏障,这个叫“绿雀开屏”,确实非常适合葬女子,有丰家之势。
  转过身,又朝坟头正对着的方向一看,一片开阔地,这要是在白天看,看着肯定是天高地阔。我问刘叔,远处开阔地里有河或者常年不旱的水坑没有?
  刘叔说,在他小的时候,远处有一条河,不过现在已经干了,成了一条干掉的小沟,到了夏天,要是雨水大的话,坑里会有些积水。听刘叔这么说,我点了点头,这里是块好地方,那风水先生没蒙刘叔。
  围着坟堆我转了一圈,整个看上去,也没啥问题,我就寻思着,会不会真是刘叔家里出了啥事儿,跟坟地没关系呢?
  也就在这时候,刘小凤冲刘叔大叫了一声,“爸,树林里有人!”
  她这一嗓子下去,吓了我们一大跳,我赶紧抬头朝不远处的树林里看,黑漆漆的,啥也没有。
  刘小凤这时候已经吓坏了,直接搂着刘叔,钻刘叔怀里了,我一看树林里啥都没有,连忙就问她:“人呢,在哪儿呢?”
  刘小凤战战兢兢瞅了我一眼,没吱声儿,我当即明白了,刘小凤身上阳气弱,能看见我们看不见的东西,连忙扭头对强顺说道:“把阴阳眼弄开看看。”
  强顺瞅了我一眼,砸了砸嘴,小声说了句:“你叫我拉着你胳膊我就开。”
  我偷眼又朝刘小凤看了一眼,真拿强顺这熊孩子没办法,点了点头,妥协了。强顺过来一把拉住了我胳膊,往另一只手上吐了口唾沫,伸进衣裳里面抹了抹。
  等他把手从衣裳里抽出来那一刻,拉着我胳膊的那只手,立马儿由拉变成了掐,虽然是冬天穿的是厚衣裳,就这也掐得我抽了口凉气,扭头朝他一瞧,就见这熊孩子,看着树林,眼睛都直了,我抖了抖胳膊,“看见啥了,你说话呀!”
  停了一会儿,强顺战战兢兢把脸扭向了我,“黄河,好多人呀……”
  “啥?”
  “好多人,都穿着古代衣裳,还、还有人抬着轿子,还、还押着一个,没穿衣裳的人,像是个女的。”说着,强顺眯起眼睛又朝树林里看了起来。
  我一看,这熊孩子,平时开了阴阳眼,看两眼就不敢看了,这一回咋这么来劲儿呢,肯定是在看那个没穿衣裳的女鬼。
  我连忙扯了他一把,说道:“没穿衣裳的女鬼可不能瞎看,弄不好晚上就会去找你!”
  强顺一听,脸色当即变了,再不敢往树林看了,这时候,就听刘小凤说了一句,“爸,我妈也在树林里,没穿衣裳,还被人捆着。”
  我跟强顺一听,顿时相互看了一眼,我压低对强顺声音说:“你可不能再看了,那女鬼可能就是刘叔的老婆。”
  强顺连忙点了点头,我又朝树林里扫了一眼,我还是啥都看不见。刘叔这时候揽着刘小凤过来了,对我说道:“小兄弟,小凤说,看见她妈了,是真的么?”
  我很不自然的点了点头,刘叔又说:“那她妈是不是给人捆着?”
  没等我说话,强顺说了一句,“不光捆着,还给两个人押着呢。”
  刘叔一听,顿时露出一脸着急,对我说道:“那你能想法救救她吗?”
  我皱了皱眉,又是还没等我说话,强顺说道:“黄河身上万道金光,只要他跑过去,就把婶子救下咧。”
  我朝强顺看了一眼,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,我这时候还能跟小时候比呀,树林里阴气那么重,我到里面说不定也得栽。
  刘叔一听,冲我哀求道:“小兄弟,要是我老婆真在树林里,你就进去救救她吧,叔求求你咧!”
  刘小凤这时候也朝我看了一眼,眼神里也透着哀求。
  “行!”我一咬牙,把外套脱了,甩手扔给强顺,对刘叔父女说道:“你们等着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