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强顺使劲儿点了点头,小声回道:“没穿衣裳,身上还、还拴着铁链。”
  我又朝我们几个前面看了看,还是啥都看不见,有时候没有阴阳眼,还真是件痛苦的事儿。
  我把目光转到了刘小凤那里,刘小凤这时候显得并不怎么害怕了,眼睛死死看着我们前边三四米远的地方,在我看来,那地方就只是个草窝。
  我朝刘小凤走了过去,走到刘叔另一侧停下,隔着刘叔我小心翼翼问刘小凤:“真的看见你妈了吗?”
  从见面到现在,这是还我第一次跟刘小凤说话,刘小凤似乎厌恶我看她的眼神儿,一直在似有似无躲着我。
  刘小凤警惕的看了我一眼,点了点头。
  我连忙又说道:“你问问你妈,她想干啥?”
  刘小凤又看了我一眼,还是没说话,刘叔似乎明白刘小凤的心思,刘小凤就是不想搭理我。刘叔轻声对她说道:“你要是真看见你妈了,就听这小兄弟的话,问问你妈,她想干啥。”
  刘小凤闻言,把眼睛看向了我们的正前方,终于开口问道:“妈,真的是你吗?”
  一句话下去,停了没一会儿,刘小凤居然哭了起来,大叫一声:“妈——!”
  我一看,这是个啥意思,不说话咋哭上了,我又回到强顺身边,强顺这时候还在低着头,我扯了他一把,问道:“刘婶是不是说啥了?”
  强顺点了点头,“是,说话咧。”
  “说了啥?”
  “刘婶说,是,我就是你妈,妈很想你……”
  一听这话,我心说,怪不得刘小凤哭呢,这时候要是我妈突然站在我跟前,跟我说一句妈很想你,我估计也得哭。
  刘小凤哭着大叫道:“妈,我也很想你呀,天天想你呀!”说着,刘小凤松开刘叔,朝前面跑了起来。
  我一看,她肯定是要去找刘婶,不过,人鬼是不能接触的,接触到一块儿,对人对鬼都没好处,连忙冲刘叔喊了一嗓子,“刘叔,快拦住她!”
  刘叔一愣,随即赶上刘小凤,一把拉住了她,刘小凤顿时大哭起来,“爸,你松开我,我要去找我妈……”
  我一看,这怎么能行呢,让她问几句话,她居然想要人鬼相认了,不过,谁要是遇上这种情况,谁都会不顾一切冲过相认的。
  我又扯了强顺一把,“刘小凤指望不上了,你问问刘婶,她想干啥,是不是有啥话要说?”
  强顺抬起头瞅了我一眼,说道:“你不是不让我看没穿衣裳的女鬼么?”
  我蹙起眉头说道:“你咋这么不开窍呢,谁让你看了,低着头不是照样儿能问嘛!”
  强顺低着头说道:“你也能问呀,你自己问问呗。”
  我一想,也对呀,说道:“那我问,你帮我听,她说啥你告诉我。”
  强顺点了点头,我想了想,冲着我们眼前的空气问道:“刘婶,你找我们是不是有啥话要说呀?”
  等了一会儿,没啥动静儿,我扯了强顺一把,“刘婶说啥了没有?”
  强顺摇摇头,抬起头看了一眼,把头又低头了,“啥也没有,正在看你呢。”
  “看我干啥呀?”
  “我哪儿知道呀,可能看你傻吧。”
  “你才傻呢!”
  我朝前边草窝又看了看,说道:“刘婶,你有啥话就说吧,别再看我了。”
  话音一落,强顺说道:“她说话咧,问你是干啥的,为啥看着跟别人不一样。”
  我点了下头,连忙对着空气回道:“我是……我是看风水的,这次……专门过来看看你的家。”
  说完,停了一会儿,强顺说道:“刘婶说,风水不用看了,就是刚才给傻牛哥打跑的那群人,在刘婶的房子下面住着,她的房子堵住了人家的大门,只要把她的房子牵走就中咧。”
  我顿时一皱眉,她的房子堵了人家的大门,啥意思?难道说,刘婶的坟后面,还有一座坟?
  强顺又说道:“刘婶又说话咧,她说,要是再不迁坟,人家就要把她的皮扒了,捆到榆树上让雷劈。”
  我把眉头皱的更紧了,这里到底还住着啥东西,这么狠,我又问道:“您知道他们是啥人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