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刘小凤朝我看了一眼,这时候虽然黑,但是我能看得出来,刘小凤的脸色当即一变,似乎对我越发厌恶了,冲我低叫了一声,“离我远点!”
  我顿时一愣,我也没说啥吧,咋这态度呢,刘叔可能怕我尴尬,连忙对刘小凤说道:“小凤,你这是干啥呀,这小兄弟叫你看看,你就回头看看吧。”
  刘小凤冷冷瞪了我一眼,我心说,我到底犯啥错了,至于对我这么横眉冷目吗?
  刘小凤轻哼了一声,极不情愿的扭头朝身后的强顺看了一眼,我心里着急呀,连忙问她:“看见啥了吗?”
  刘小凤没说话,冷冷地又瞪了我一眼,就好像跟我有深仇大恨似的。我抽了下鼻子,心里有点儿不痛快了,心说,你至于吗,我不就白天多看了你两眼,多大个事儿呀,说真的,要不是你长得像胡慧慧,我还懒得看你呢!
  刘小凤没理会我,转脸冲刘叔摇了摇头,对刘叔说道:“他朋友身边啥也没有。”
  “真的吗?”我连忙问道。
  刘小凤又瞪了我一眼,似乎已经对我厌恶至极了,“我骗你干啥!”
  我干咽了口唾沫,这时候真有点儿尴尬了,她不会误会我没事儿找事儿,想跟她搭茬儿说话吧?我赶紧对刘叔说道:“没有就算了,我总感觉有东西跟着咱们,没有最好了。”
  刘叔显得也挺不自然,冲点了点头,连连说了两个“好”字。
  我灰溜溜的把脚步放慢,又跟强顺走在了一起,强顺这时候,还是会时不时扭头朝身后看一眼,看他这样儿,我心里又着急又郁闷,琢磨着,想个啥法儿把强顺治过来,最好不明着来。
  几个人又走出很长一段路,刘叔他们那个村子,出现在了前方的夜色之下,这时候,时间大概在九点钟左右,从村子里星星点点的传来灯光。
  扭头又朝强顺看了一眼,强顺还是老样子,我咬了咬牙,刘小凤的话,不能相信,得相信我自己的直觉,强顺身边肯定是有东西跟着,眼看马上就要进村,不能叫它再跟着我们进村了。
  因为手头儿啥都没有,倒是想到几个法子,但是手里没东西,我从身上把烟盒掏了出来,从里面掏出两根烟,不动声色的把之前扎破的那根手指使劲儿挤了挤,血出来了。
  把血抹到其中一根香烟上,递给了强顺,强顺除了不自觉的朝身后扭头以外,其他的一切正常,接住我递过去的烟,掏火机点着了,我也把自己的烟点着了,陪着他一边抽一边看着他。
  很快的,诡异的事儿出现了,就见强顺稍一有扭头的动作,浑身就一激灵,导致他没办法再扭头。我在心里笑了起来,这是我的血起了作用,不是强顺在打激灵,而是那东西在打激灵,我叫你跟我朋友玩恶作剧,我也玩你一回。
  强顺打了几次激灵以后,似乎回过了神儿,扭头对我说道:“黄河,我、我咋觉得这么冷嘞,我刚才……是不是打哆嗦咧?”
  这时候,几个人已经进了村,我没回答他,对他说道:“你看看咱身边,是不是有个啥东西跟着。”
  强顺倒是挺听话,眨巴两下眼睛,朝周围看了看,说道:“啥也没有哇,不过……黄河,我、我咋觉得这么怪怪嘞?”
  “咋怪了?”我问道。
  强顺又眨巴两下眼睛,说道:“我咋感觉我刚才好像……好像……我说不出来啥感觉。”
  我笑了,说道:“人有时候会出现奇怪的感觉,不稀罕,没事儿,啥事儿都没有。”
  强顺嘟囔了一句,“我咋感觉这么不对嘞,好像少了点儿啥。”
  我说道:“有我在你能少啥,啥都不会少,你别疑神疑鬼了。”说完,我没再理他。
  一会儿的功夫,我们这就来到了刘叔家门口,院门锁着,几个人停在院门前,刘叔让刘小凤拿钥匙开门,刘小凤扭头朝我看了一眼,居然冷冷说了句:“他不许进门!”
  “啥?”我跟刘叔都是一愣,刘叔说道:“小凤,这是咱请来的风水师傅,大半夜的不让他进门,你叫他上哪儿去呀?”
  刘小凤冷冷说道:“爱上哪儿去上哪儿去,反正晚上不许他住在咱们家里!”
  我皱起了眉头,这刘小凤一天都不怎么说话,这时候咋来劲儿了呢?而且看她这架势跟身上发出来的气场,好像变了个人,跟白天一点儿都不一样,白天一副柔柔弱弱的,这时候咋盛气凌人的呢。
  我可不傻,转念一寻思,强顺刚才跟我走在一起,都给啥东西捉弄了,刘小凤这时候,突然大变样儿,不会是给啥东西上身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