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强顺说道:“我、我的阴阳眼没咧!我说咱回来的路上咋这么不对劲儿咧,现在想起来咧,路上一个鬼都没见着,平时弄开阴阳眼,白天也能看见,今天回来的路上,一个也没看见!”
  一听强顺这话,我心里顿时一沉,强顺的阴阳眼没了,对我来说可不是啥好事儿,忙问:“你咋知道自己阴阳眼没了?”
  强顺抬手朝外一指,说道:“刚才……就刚才,我跟傻牛哥在灶台那里,我用火机点柴禾生火,火机打着就灭打着就灭,也没有风,我用手拢着火机也不中,傻牛哥跟我说,我旁边蹲着个老头儿,他给我吹灭的,可……可我却啥都没看不见。”
  我顿时皱起了眉,“走,咱出去看看。”
  两个人出了东屋,我打眼朝灶台那里一看,灶台里的火已经点了起来,傻牛正在往灶台里添柴禾。灶台上面,架着一口大锅,刘叔没在旁边,估计在屋里准备下锅的食物。
  来到灶台跟前,傻牛抬头朝我看了一眼,傻傻一笑,说道:“暖和,气气烤火,可暖和捏。”
  我把身子蹲了下来,问傻牛,“傻牛哥,你刚才看见个老头儿吗?”
  “看见捏。”傻牛傻笑着冲我点了点头。
  我又问:“现在你还能看见吗?”
  “看不见捏,老爷爷走捏。”
  “老爷爷往哪儿走了?”
  傻牛抬手朝灶台旁边的墙上一指,我跟强顺同时顺着他手指的地方一看。
  就见这墙上面好像有个龛台,悬空一米多高,在墙里嵌着,我扶着傻牛的肩膀从地上站起了身。白天的时候,也没太注意,没想到刘叔家院子里还有这么一个玩意儿,龛台里供的啥仙家呢?
  我跟强顺来到龛台跟前,因为龛台里面很黑,看不清供的啥,我从身上掏出火机打着,举着火机往龛台一照,我跟强顺都愣住了。
  就见龛台里放着一个小号香炉,在香炉后面,贴着一张绿纸。绿纸上,黑墨笔画着一幅仙家神像,这仙家我跟强顺都认识,再熟悉不过了,别说我们两家,我们村几乎每户人家里都有——灶王爷!怪不得龛台在灶台旁边呢。
  我回头朝傻牛看了一眼,心说,难道傻牛哥刚才看见的,是灶王爷?
  一拉强顺,两个人又回到了傻牛身边,我蹲在傻牛左边,强顺蹲在傻牛右边,我问傻牛,“傻牛哥,你刚才看见的那个老爷爷,就是墙上那幅画里的吗?”
  傻牛扭过头看了我一眼,傻傻问道:“画?”他好像不知道那龛台里供的是灶王爷,更不知道里面贴着一张灶王爷的画像,抬手又一指龛台,“老爷爷就钻那里面捏。”
  我当即跟强顺对视了一眼,老头儿绝对是灶王爷了。不过,这灶王爷跟强顺开啥玩笑呢?强顺开了阴阳眼以后,有时候也能看见仙家,难道说,这灶王爷现身,就是为了提醒强顺,他的阴阳眼没了?
  就在这时候,刘叔端着一个大瓦盆过来了,瓦盆里是一盆面条,像是手擀的,不过,这时候锅里的水还没开,刘叔把瓦盆放到了灶台旁边。
  我就问刘叔,墙上那个龛台里,供的是不是灶王爷?刘叔就是一愣,停了一会儿才回神儿,说道:“你要是不问,我都忘了咧,这是前几年,小凤她妈吵着要弄的,那时候小凤她妈已经得了疯病,非要弄,我就给她弄了一个,小凤她妈一走,我就没管过。”
  我点了点头,这时候看来,刚才灶王爷现身,是想来找我们讨供奉,同时也可能是想提醒我们,强顺的阴阳眼没了。
  锅里的水很快开了,刘叔把面条下进了锅里,端着盆又回屋了,说是再弄点儿菜过来。
  我也转身回了东屋,从我们包袱里拿出三个香,给灶王爷上了柱香。
  这时候,刘叔又从堂屋出来了,端着半盆菠菜,还拿着盐跟酱油啥的,我对刘叔说,你们家里这个灶王爷,很有灵性,刚才我给他上了柱香,等一会儿饭做好了,先给他盛上一碗,以后呢,您就天天供着吧。
  刘叔一边给锅里放菜,一边点头称是,不过,他看点头的样子好像在敷衍我。家里没神位也就算了,有神位的,不去供奉,那是要遭仙家遗弃的,要是再遇上小心眼儿的,家里没事儿也要给你整点儿事出来,算是惩戒,也算是提醒。
  没一会儿,饭好了,菠菜汤面条,等刘叔把碗拿过来以后,我先盛上少半碗,给灶王爷供上了,并且,冲着龛台嘀咕了几句,保佑刘叔他们家里平平安安的,我让他以后天天给您上供。
  刘小凤这时候也从屋里出来的,但是等她快走到灶台这里的时候,身子猛地一顿,好像给啥吓着了似的,扭身又退了回去。
  我警惕地朝她背影看了一眼,既然强顺的阴阳眼没了,那说明我看的就没错了。先不说强顺是阴阳眼是咋没的,眼下这个刘小凤,绝对是给啥东西上身了,灶台这里有灶王爷坐镇,她不敢过来,所以又退了回去,不过,今天晚上,刘叔家里应该不会太平了。
  这东西,肯定是从榆树林那边跟过来的,到底个啥东西跟过来了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