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也就在这时候,堂屋门口那里有了动静儿,我扭头一瞧,就见人影一闪,刘小凤居然从堂屋出来了。刘小凤跟这时候的刘叔相比,显得很自然,看上去很正常。不过,她见刘叔在套驴车,显得好像并不意外,走到刘叔跟前,轻声问了句:“哥,咱去哪儿呀?”
  哥?我就是一怔愣,这差着辈儿了吧?亲闺女喊自己亲爹叫“哥”?看来这刘小凤也有问题!
  刘叔僵硬地把脸扭向刘小凤,托着长音,沙哑地说了句,“走——亲——戚。”
  刘叔这时候不光身子、声音都变了,说难听点儿,就好像一具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僵尸。
  我站在屋里,把呼吸放轻了,没打算直接冲出去。刘叔说走亲戚,谁家大半夜去走亲戚呢,只有鬼才半夜走亲戚,我想看看这对父女想上哪儿去,附在他们身上的东西到底要干啥。
  毛驴车给刘叔折腾了好一会儿,总算套好了,不过说来也奇怪,在家的时候听奶奶说过,这些牲口都能看见那些东西,眼下这头驴,应该也能出刘叔跟刘小凤是被啥东西附身了,那它咋不反抗呢?
  刚想到这儿,这头驴居然朝我站的窗户这里看了一眼,旋即“噗”地喷了一下嘴唇,刘叔跟刘小凤顿时跟惊弓之鸟似的,“刷”一下,同时看向了窗户这里,我心里一跳,连忙朝窗户旁边一躲,奶奶的,这驴好像跟他们是一伙儿的!
  就听刘叔沙哑着声音慢吞吞说道:“妹儿,去看看他们,睡着没有,那个,瘦的,有些道行……”
  瘦的,应该就是在说我,傻牛跟强顺两个长的都结实,只有我身子瘦弱。
  一听刘小凤要进屋里看,我赶紧轻手轻脚回到木板那里,就在我刚躺到木板上,房门“吱扭”一声打开了。因为知道今天夜里可能要出事儿,房门我没插上。
  赶紧把眼睛一闭,屋里顿时传来一串轻微的脚步声,我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,均匀呼吸,就像睡着了似的。脚步声在屋里响动一阵以后,朝门口回去了,紧跟着,“吱扭”一声,房门又关上了。
  院里传来刘小凤的声音,“没事的哥,他们都睡着了。”
  刘叔顿时叱喝起了那头驴,“没事,你瞎叫唤啥,叫你拉车不满意吗!”
  毛驴“噗”地喷了一下嘴皮子,似乎真的不太满意。眼下看来,它们还真是一伙儿的,也或者,就连这头驴给给啥附上了,要不然,之前西屋为啥会有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动呢。
  躺在被窝里我没再起来,等了一会儿,院门响了,紧跟着,稀里哗啦一阵车轱辘的声音,刘叔好像拉着毛驴车出了院子,随后又传来刘叔沙哑的声音:“妹儿,上车,走亲戚……”刘小凤应了一声。
  我从被窝里爬了起来,又走到窗户边上,往外一看,院里已经没人了,院门大开着,毛驴车在外面停着,就见刘小凤已经坐在了毛驴车上。
  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传来,刘叔赶着毛驴车离开了。
  我这时候赶紧离开窗户,开门来到了院里,院里静悄悄的,月光清冷清冷,整个气氛显得十分诡异。几步走到院门口,探头朝外面路上一看,月光之下,一辆黑漆漆的毛驴车,正在往东走。
  我转身又回了东屋,没开灯,从我们的包袱里,摸出几张黄纸一捆香。随后来到床边,推着强顺跟傻牛喊了几声,我想让他们俩跟我一起过去。刘叔跟刘小凤这时候显然都给啥东西上了身,还有那头驴,弄不好也给啥东西上身了,我要是一个人跟过去,恐怕弄不过他们三个。
  不过,推了强顺跟傻牛几下以后,俩人居然没一丁点儿反应,连忙走到电灯灯绳那里,一拉灯绳,“咔哒”一声,电灯开关响了,灯却没亮,我一愣,难道停电了?又回到床边喊了几声,两个人还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。
  我心里随即一沉,心说,他们俩不会也出啥事儿了吧?在床上摸索着摸到两个人的手腕,在他们手腕上一把,脉象正常,又探了探两个人鼻息,呼吸也正常,不过我就纳了闷儿了,啥都正常,他们俩咋就喊不醒呢?
  转念一寻思,算了,别喊他们了,我一个人过去吧,再耽误上一会儿,刘叔父女俩就走远了。
  转身出了东屋,把房门关上,身刚要迈脚往院门那里走,突然,眼角余光里好像看见个人,猛地扭头朝院子中央一看,顿时道抽了口凉气,院里真的凭空出现了一个人!
  连忙给自己稳了稳神儿,就见这人一身看不出颜色的长袍,头上还带着大帽子,身材不算高,不过,任凭我这么看,只能看见这人的帽子跟衣裳,看不清脸。
  我又给自己稳了稳神儿,轻声问了句,“你是谁?”
  话音没落,这人嘿嘿一笑,“别管我是谁,我来问你,小兄弟,你要去哪儿呀?”
  听声音,像是个老头儿,我又上下打量了这人几眼,还是只能看清衣裳,看不清脸,不过,从他这身扮相来看,很像是龛台里那位灶王爷,尤其是他头上的大帽子,跟画像里灶王爷带的帽子一模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