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我一听刘叔这话,感觉这梦的顺序虽然跟刚才不太一样了,但是他们的对话倒是差不多。
  院门又响了,传来车轱辘的声音,刘叔又把毛驴车拉到了外面,又是那一套,“妹儿,上车,走亲戚……”刘小凤旋即应了一声。
  我躺在被窝里舔了舔嘴唇,这他娘的到底是咋回事儿,前后做了仨梦,咋几乎一模一样呢,我忍不住又从被窝里起来了。
  开门来到外面,月光清冷,快步走到院门那里,探头朝外面路上一看,一辆毛驴车正在顺着路往东走。
  我没出院门,收回身子扭头朝龛台那里看了一眼,心说,接下来,我是不是该回屋喊傻牛跟强顺了,没喊醒,然后我再回到院里,看见灶王爷在院里站着,前面那俩梦都是这么做的。
  一琢磨,这回,我不按那套路走了,我不进屋喊傻牛跟强顺,就在院里等着,我等着灶王爷出来。
  返到东屋门口,我没进去,一转身,背对着房门,眼睛看着院里,就这么等上了。
  等了好大一会儿,居然没一点儿动静,我一想,看样子我不按刚才那梦的套路走,灶王爷是不会出来的,那我接下来该咋办呢?
  走到院门那里,又探头朝外看了看,毛驴车已经走远了,月光下只剩一个小黑点儿。转念一寻思,前两个梦,灶王爷都跟我说了,我要是出了这个门,就不会来了,我看我还是别出去了,转身回到东屋,摸索到铺盖上,躺下又睡了起来。
  也不知道又睡了多大一会儿,从西屋噼里啪啦传来一阵响动,像是驴扯缰绳的声音,我又惊醒了,他奶奶的,真没完了是不是!
  紧跟着,堂屋的房门又响了,院里又传来脚步声,我一咬牙,从铺盖上站起身,走到窗户边上朝外面一看,还是刘叔……
  第四次了,我都快哭了,算了,我也不看了,直接躺下睡吧,转身回到铺盖那里躺下了。
  没一会儿,就听刘小凤问道:“哥,咱去哪儿呀?”
  “走亲戚……”
  亲娘嘞,我头都大了,伸手在铺盖里抱住了脑袋。
  “妹儿,去看看他们,睡着没有,那个,瘦的,有些道行……”
  又来了!
  没一会儿,刘小凤又进了东屋,我把手慢慢从脑袋上放下,没闭眼睛,躺在被窝里眼睛睁的老大,看着屋里。
  脚步声传来,刘小凤来到了我铺盖跟前,低头朝我看了看,我瞪着眼睛跟她对了一下眼神儿,刘小凤居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,就好像没看见我睁着眼睛似的。
  刘小凤看完,转身朝床那边走去,走到床边,朝床上的傻牛跟强顺看了看,傻牛跟强顺这时候在床上一动不动。
  刘小凤一抬手,朝傻牛虚空抓了一把,又朝强顺虚空抓了一把,就见从俩人身上,分别飞出两个兵乓球大小的白色圆球,刘小凤朝两个白球分别一抓,把俩白球抓进了手心里。
  我把眼睛珠子顿时瞪的更大了,刘小凤从傻牛跟强顺身上,抓出俩啥东西?
  刘小凤转身离开,把房门带上了。
  “没事儿的哥,他们都睡着了……”
  都睡着了?我睡着了吗?刚才明明跟你对眼睛来着,难道你就没发现我眼睛是睁着的吗?
  刘叔又叱喝毛驴一声,“你瞎叫唤啥,叫你拉车不满意吗!”
  没一会儿,两个人又赶着毛驴车离开了。
  我翻身又从铺上站了起来,快步走到床边,喊起了傻牛跟强顺,不过,无论我怎么喊,俩人就是不醒,伸手一拉灯绳,“咔哒”一声,灯还是没亮。
  我快给逼疯了,我想不明白,为啥一直做同样一个梦呢?不过,之前刘小凤进屋,我都是闭着眼睛的,转念一想,前面那三次,刘小凤会不会也从傻牛跟强顺身上抓出白球了呢?这白球到底是啥东西,会不会是人的三魂七魄呢?他们俩喊不醒了,会不会跟被抓出的白球有关系呢?不行,我得追上他们,把那俩白球要回来!
  出了东屋,径直朝院门那里走去,刚要出院门,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,“小兄弟儿,我刚不是告诉你了么,出了这个门,你可就回不来了。”
  灶王爷?
  我猛地一回身,院里居然空荡荡的,连半个人影都没有!
  这个……这亲娘的,我使劲在自己脑袋上拍了起来,不过一点都不觉得疼,这该死的梦,你他娘的赶紧醒来吧!
  冷不丁的打了激灵,眼睛睁开了,眼前一片漆黑,我醒了吗?
  就感觉身上黏糊糊的,居然出了一身的冷汗,应该是醒了吧,我长长松了口气,从铺盖里坐了起来。
  打眼朝屋里看看,黑咕隆咚的,扭头又朝床上一看,床上黑乎乎两团隆起,强顺跟傻牛在床上好像睡的正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