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205,真的假的?做了六次同样的梦,拘走我六条魄,那我咋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呢?
  我说道:“您是提醒我了,提醒我好几次,说出了院门就回不来了,可我没出院门呀。”
  灶王爷说道:“你是没出院门,你的魄都出去了。”
  我有点儿闹不明白了,我的魄都出去了,那我算啥呢,再说了,到底是咋出去的呢?
  灶王爷似乎明白我心里的疑惑,说道:“现在的你,是你的三魂,若不是刚才我出手,你其中一魂也要丢在榆树林里了。”
  听灶王爷这么说,我更闹不明白了,问道:“您的意思是说……变成毛驴的那个,是我的魂?”
  灶王爷点了点头。
  我说道:“那我记得……有俩女的,拿钢叉过来扎我,后来我就……我就又醒了。”
  灶王爷说道:“就是在那时,我把你的魂从榆树林拘了回来,要不然,你现在只剩下二魂一魄了。”
  我问道:“那我的第六魄现在在哪儿呢?”
  “已经被绑在榆树林里了。”
  我一愣,要这么说,之前看见的“我”,全都是我的魄了。
  沉默了一会儿,我又问道:“老爷爷,那您说我现在该咋办呢?咋能醒过来?”
  灶王爷轻轻摆了摆手,说道:“天机不可泄露,这场劫数,只能靠你自己,你记住,不能出院门,不能再叫他们拘走你第七条魄。”
  我舔了舔嘴唇,六个魄莫名其妙、不知不觉的就没了,我咋能阻止他们拘走我第七条魄呢?最关键的是,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啥时候给我拘走的。
  灶王爷又说道:“刘家这媳妇儿,就因为做了跟你一样的梦,梦里被人勾去七魄,醒来就疯掉了。今日你给我上香供奉,念你诚心诚意,现身提点你一句,记住,路,已经给你指明了,就看你怎么走了……”话音没落,灶王爷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我面前。
  我怔怔的愣在了那里,前后一思量,咋这么不对劲儿呢,给我指明啥路了?好像也没告诉我啥吧?还有,这灶王爷,事儿办的好像有点儿不地道,他可以早跟我说清楚呀,非得等到我剩下最后一魄了,才跟我说,早跟我说一梦拘我一魄,还至于丢这么多吗?转念又一想,难道,就像他说的,这是劫数,我命里该有的劫数?
  也就在这时候,西屋又传来噼里啪啦的一阵响动,我心里顿时一沉,奶奶的,第七轮好像又开始了,这恐怕也是我最后的机会了,压力挺大的。
  西屋响动声停下以后,堂屋房门吱扭扭又传来声响,我走到窗户边朝外一看,刘叔又从屋里出来了,晃晃悠悠的直奔西屋。
  我莫名其妙的叹了口气,现在,我该咋办呢?出去,还是在屋里呆着,不过,不管出去还是在屋里呆着,好像都没办法阻止这场梦,最主要的,我不知道他们是咋拘走了我的魄。
  随即一咬牙,算了,还是出去看看吧,至少能看着他们,拘我魄的时候,他们总会有啥异常的举动出现,我看看到底是啥时候把我的魄弄走的。
  打开门从屋里出来,朝院里一瞧,刘叔已经牵着毛驴从西屋出来,正在给毛驴身上套车,我走到刘叔跟前,眼睛死死盯着他每一个动作。
  这时候,堂屋那里又传来响动,扭头一瞧,刘小凤又从屋里出来了,还是那句话,哥,咱去哪儿呀。
  刘叔跟刘小凤对完话以后,毛驴一抬头,朝东屋窗户那里看去,我连忙也看了一眼,又一个自己在窗户后面站着,这一个“我”,应该就是我的第七个魄了吧。
  毛驴又喷了下嘴皮子,刘叔又让刘小凤到东屋里查看,也就在这时候,心头灵机一动,我想起来了,刘小凤每次进屋,都要在强顺跟傻牛身上抓一下,她抓出来的那个白球……
  没等我接着往下再想,刘小凤推开东屋房门,迈脚走了进去,我连忙跟上了她。
  先前几次我也跟着刘小凤进过东屋,但是都比刘小凤慢了好几秒钟,这一次,我跟她几乎是同步的,她前脚进去,我后脚就跟着进去了。
  试想,刘小凤既然从强顺跟傻牛身上抓出了白球,会不会也从我身上抓出过白球了呢?那白球,会不会就是“魄”呢?
  就见刘小凤进了东屋以后,连停都没停,走到我铺盖跟前,直接抬手一抓,我连忙朝铺盖上一看,一团隆起,又一个自己在被窝里躺着。与此同时,一个白球倏地从“我”身上冒了出来。果不其然,这白球应该就是“魄”了,原来我的魄是这么给他们拘走的,怪不得我一点儿都没察觉到。
  刘小凤轻轻一抓,把白球抓进了手心,随后,刘小凤盯着铺盖里的“我”看了起来。
  我恨恨咬了咬牙,前两次进屋都比刘小凤稍微迟了一点,并没有看见她从“我”身上抓出白球,这一次总算看清楚了,而且不光是我,强顺跟傻牛的魄,应该也给他们拘去了。
  我顿时又急又气,虽然已经知道七魄丢失的原因,但是,我该咋阻止他们呢?这可是最后一条魄了,要是再给他们拘走,等我从梦里醒过来,可就成傻子了,不光是我,强顺跟傻牛可能也会变成傻子。
  这时候,刘小凤又走到了床边,分别朝强顺跟傻牛一抬手,不过这一回,刘小凤愣了一下,因为啥呢,就见从强顺身上飞出一个白球,傻牛身上啥也没飞出来,刘小凤把强顺的白球抓进手心以后,又朝傻牛身上抓了一把,但是,还是啥也没飞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