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刘小凤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,“怎么没了呢?”
  破天荒的,这是七场梦里面,破天荒多出来的一句话。
  刘小凤似乎不甘心,又朝傻牛身上抓了一下,但是还是啥都没飞出来,刘小凤当即愣在了那里,她或许想不明傻牛为啥少了一魄。
  这个,我应该能给她解释解释,因为傻牛本身就是个傻子,或许他生下来就只有三魂六魄,所以才傻,刘小凤就算使出吃奶的劲儿,她也不可能拘出傻牛的第七魄,因为根本就没有。
  这时候,外面的刘叔也破天荒的多出一句话,“妹儿,时候不早了,该走亲戚了。”这是在催促刘小凤。
  我这时候在刘小凤旁边的书桌后面站着,我朝书桌上看了看,在心里一琢磨,之前我拿鞭子能抽驴,这时候能不能拿这些书砸刘小凤呢?
  伸手试着从书桌上拿起一本书,飞起来朝刘小凤肩膀上一扔,“啪”地一下,刘小凤顿时“啊”地惊叫一声。书本砸在刘小凤肩头,又跌落在了地上,我一看,行了,我找到办法了。
  虽然我不明白咋回事儿,但是我明白了一点,我跟刘叔父女俩,虽然身体不能碰到一块儿,但是所接触的物品是同通的,也就是说,他们能碰到的物体,我也能碰到,就像那驴鞭子,刘叔可以用它抽毛驴,我也可以拿着抽毛驴,而且我还有一个优势,那就是,我能看见他们,他们看不见我。
  刘小凤低头朝地上的书看看,又朝书桌上看看,弯腰把书捡了起来,不过,我这下可能把她惊到了,书放到书桌上以后,迈脚就要离开房间。
  我一看,不能叫她出去跟刘叔汇合,又抄起一本书,朝她后背上砸了一下,刘小凤顿时一激灵,朝身后一瞧,地上又是一本书,扭头冲外面喊了一嗓子,“哥,有点不对!”喊完,刘小凤也不再捡书了,撒腿就往外跑。
  见状,我一个箭步提前冲到门口,“哗啦”一下把房门关上了,刘小凤这时刚好冲到门口,猝不及防,加上慌乱、跑的也快,“咣”一下,脑袋重重撞在了门板上,我算是报了一箭之仇了。
  刘小凤身子晃了两晃,朝后退出几步,双手捂住额头,慢慢蹲在了地上,看样子比我之前那下狠多了。
  院里的刘叔沙哑着嗓子喊了一声,“妹儿,怎么了?”
  刘小凤没应声,估计是疼的说不出话了,没一会儿,“哗啦”一声,刘叔推开房门进来了,见刘小凤在地上蹲在,他赶紧过去也蹲到了地上,“妹儿,你怎么了,走,跟哥,走亲戚……”
  我笑了笑,还走亲戚呢?这回你们别走了,绕开他们父女俩,迈脚出了东屋,一转身,面朝屋里。
  就见刘叔把刘小凤从地上扶了起来,刘小凤双手还在捂着额头,身子颤颤巍巍的,刘叔扶着刘小凤就要出门。
  我又冲他们俩一笑,你们就呆在这儿吧,双手拉住两扇房门,“哗啦”一声,把两扇门给带上了。这东屋门上有锁有门闩,第一时间把门闩插住,锁套在了门闩鼻眼儿里,我叫你们走亲戚。
  眼下,只要他们离不开这个院子,就带不走我的魄。
  房门咣咣咣响了起来,屋里传来刘叔沙哑又缓慢的声音,“妹儿,房门,怎么,打不开了?”
  咣咣咣咣……
  我知道,锁住他们不是长久之计,我得想办法叫他们把我们的魄先还出来,然后再慢慢儿审他们,看他们有没有啥法子能叫我醒过来。
  就在这时候,那头毛驴喷了下嘴皮子,顿时一怔,对了,还有头毛驴呢,回头看了一眼,毛驴这时候已经给套好了车,蓄势待发,转身朝毛驴走了过去。
  走到毛驴跟前,我冲它问了一句:“你能不能看见我?”
  毛驴呆呆的盯着地面,没一点儿反应,我又问道:“你是不是我身上的其中一条魂变的?”
  毛驴还是盯着地面没反应。这就奇怪了,这些梦做的,看似一样,其实骨子里是不一样的,不一样的地方主要就是在这头毛驴身上,有时候这毛驴朝窗户看一眼,喷嘴皮子,有时候等刘小凤从东屋出来以后才喷嘴皮,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呢?
  不过,眼下我没工夫计较这些,我得想个办法,让自己跟刘叔父女俩通上话,就算通不上话,也得找个能相互交流的方式,要不然他们看不见我,又听不见我,我没法儿跟他们要魄,也没法儿审问他们。
  我下意识朝堂屋看了一眼,或许我能在堂屋里找见啥东西,能叫我跟他们父女俩通上话,我朝堂屋走了过去。
  在前六场梦里面,我从没进过堂屋,走到屋门口,我又停了下来,不行,不能这么冒冒失失进去,要是这门跟西屋那门一样,突然关上,那我可就麻烦了。
  扭身回到院里找了找,在灶台旁边,我找到一块石头,比砖头稍微大一点儿,走过去把石头拿了起来,在手里掂了掂,石头上有点儿发潮发黑,我立马儿明白这石头是干啥用的了,这是蒸馒头的时候,怕锅漏气,压锅盖儿用的。
  拿着石头又来到堂屋门口,朝里面一瞧,黑漆漆的,我连想都没想,迈脚就进去了。没等看清屋里的情况,迅速一转身,把石头放在了门槛儿后面,这是干啥用的呢,很简单,我怕房门会莫名其妙关上,用块石头抵着,门就关不上了,省得突然给我关堂屋里我再出不去。
  不过,等我放好石头一转身,朝屋里一瞧,猛地倒抽了一口凉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