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抱着刘小凤进了堂屋,不过,猛然间就感觉堂屋里有点儿不对劲儿,低头朝地上一看,脑袋“嗡”了一声,就感觉自己的承受能力已经快要突破极限了,就见刚才被我从房梁上救下来的刘叔跟刘小凤,还在地上躺着,亲娘呀,仨刘叔,仨刘小凤!
  我连忙给自己压了压心神,在心里狠狠地告诫自己,不要乱、别激动,别怕,这是你做的梦、这是你做的梦……
  狠狠喘了几口粗气,我把怀里的刘小凤放下了,谁成想,刚一放下,刘小凤迈脚就往门外走,两条胳膊伸着,还保持着拉门闩的姿势,看样子,还要去开东屋的门。
  这哪儿行呀,我可劲儿推了她一把,她朝后蹬蹬蹬倒退出好几步,我趁势从堂屋窜了出来,转回身拉住堂屋的两扇房门,我想把这个刘小凤关在堂屋里,谁成想,双手一拉两扇房门,“咣当”一声,其中一扇房门关上了,另一扇并没有关上,低头一瞧,奶奶的,给自己刚才放门槛后面的石头绊住了。
  弯腰把石头抱起来扔到院里,再去关房门,不过,这时候刘小凤已经来到了门口,又要朝东屋去,慌乱之下,我抬起一只脚,蹬在了她小肚子上。
  这一脚蹬的比较仓促,力道没把握好,用的劲儿大了,刘小凤朝后一矮身子,踉踉跄跄倒退出好几步,仰面朝天躺了下去,在她身下地面上,正是被我从房梁上救下来的那个刘小凤。
  刹那间,两个刘小凤跌在了一块儿,被我一脚蹬翻的这个刘小凤,在触碰到地上那个刘小凤的瞬间,倏一下消失不见了。
  我顿时怔愣住了,与此同时,地上这个刘小凤像触了电似的,浑身一哆嗦,我连忙又回了神儿,这是个啥意思,难道她过来醒了么?
  推开两扇房门,大步冲进屋里,拉过刘小凤的手腕一把,心里忍不住一阵欣喜,刘小凤这时候居然有了一丝轻微的脉搏,伸手又在她鼻子下面探了探,也有了一丝微弱的呼吸。
  我忍不住长松了口气,从地上站起身,前思后想一琢磨,明白了,我都有这么多魂魄、这么多自己,刘叔跟刘小凤当然也有,刚才给我踢中的那个刘小凤,应该是刘小凤的其中一魂或者一魄,我一脚把她们俩踢到了一块儿。
  转身来到堂屋门口,朝院子里看了一眼,院子里这位刘叔,还在毛驴车跟前傻站着,我知道,他是在等刘小凤从东屋出来,然后跟他说一句没事,他好牵着毛驴出院门,只可惜,刘小凤不可能再从东屋出来,这梦里的剧情,卡在这里走不下去了。
  迈脚从堂屋出来,走到刘叔跟前,我伸手拉了他一把,“刘叔,您闺女……不是,你妹妹不会回来了,跟我回堂屋吧。”
  刘叔并不理我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跟个木雕泥塑似的,我又拉了他一把,“刘叔,你妹儿在堂屋里呢。”
  刘叔还是不理我,没办法,我双手拉住他的一条胳膊,使了使劲儿,居然纹丝不动,感觉刘叔脚下像生了根似的。我一看这咋办呢,又扯了几下,还是纹丝不动,一寻思,算了,弄不动这个,我去弄堂屋里那个。
  转身回到堂屋,抱起地上那个刘叔的上半身,使出吃奶的劲儿朝外拖了起来。
 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把屋里的刘叔拖到了驴车旁边,这时候,我扶着刘叔,把他的上半身,朝驴车旁的刘叔腿上一推,刹那间,驴车旁的刘叔消失不见了,刘叔顿时跟刘小凤刚才一样,浑身打了个激灵,我连忙抓住他的手腕一把脉,又松了口气,也有脉了,与此同时,我好像从他们俩身上,找到让自己醒过来的方法了,不过,在醒来之前,我丢的那几条魄,必须弄回来。
  我又拖着刘叔,把刘叔拖回了堂屋,在堂屋找见电灯开关,试着拉了一下,“咔哒”一声,灯居然亮了,整个屋里亮堂堂的,我心里跟着也透亮了不少。
  这时候,我已经分不清这是自己的梦,还是真实的,朝地上的刘叔跟刘小凤看看,心说,他们现在虽然活了过来,但是身子很虚弱,这大冷天的,在地上躺着可不行,得给他们弄床上去。
  在这座堂屋里,左右两边还有两个套间,右边是刘叔的卧室,左边是刘小凤的卧室,我分别把两个套间里的电灯打开,首先从地上把刘小凤抱起来,走进她的卧室,把她放到了床上。
  刘小凤这间卧室呢,等于是刘小凤的闺房,收拾的还挺干净,在对着床的那面墙边,放着一张小桌子,离开刘小凤卧室的时候,我朝小桌子上瞅了一眼。
  就见上面放着一面小镜子一个梳子,在镜子旁边还放着几本书,在几本书上面,放着一只粉红色的圆珠笔。看见圆珠笔我心头顿时一动,有主意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