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三个人朝东大概走了能有一里地的光景,我停了下来,我感觉这一带地方不错,虽然还是杂草丛生的,但是站在这些杂草丛里,感觉很舒服。不过,找穴地绝对一门大学问,不是让人胡来的,我对风水一窍不通,万一找的地方不对,刘叔家里可就倒霉了。
  我寻思了一下,把带来的香拿出来一根,香点着以后,挖坑插进了土里,对着香小声嘀咕,“各位仙家,给位神明,你们要是在天有灵,就帮我找块地方,让我把刘婶的坟迁了。”
  一连念叨了两边,原本无风无浪的,我念叨完,突然起了风,风倒是不大,不过,把香头上冒出来的烟,吹的一直往南飘,还不是那种断断续续的,烟是连贯的,就像一条线,我顺着烟一看,大概飘去出能有七八米远,走过去一看,烟在一个固定的位置消失了。
  这里呢,也是一片荒草地,感觉跟别处没啥两样儿,我转着身子把周围看了一遍,北高南低,在这片草地的后面,隐隐约约有一个隆起的小土坡,正南是一片空旷,再往南是一道沟,听刘叔说,要是逢着雨季,沟里会有积水,这个倒是不错,东西两边视野开阔,虽然我不懂风水,但是这算是我求仙家帮忙来的地方,应该错不了。
  我让强顺跟傻牛找了根树枝,把树枝扎在地里,做下记号,随后,三个人又返回了刘婶坟地那里。
  在坟地里等了大概一个多小时,刘叔赶着毛驴车回来了,车上除了刘小凤,还带着两个跟刘叔年龄差不多了中年男人,刘叔给我们简单介绍了一下,说这两个是的他好朋友,刘叔又给两个中年男人介绍,说我是他找来的风水先生,两个中年人顿时很惊讶的把我打量的一遍,可能觉得我太年轻了吧。
  几个人也没多说啥话,刘叔车上带着不少刨坑的家伙什儿,给我三个每人也发了一个。因为比较仓促,再说迁坟也是刘婶自己的鬼魂提出的,所以不会有啥怨气,也不会出啥意外,所以,啥准备措施都没做,直接就挖上了。
  几个人齐动手,约莫又一个多小时以后,坟挖开了,不过,刘婶坟尾这个黑窟窿,并没有到底,看着还是挺深的,这时候几个人也都没在意,既然坟都要迁了,还管它啥窟窿不窟窿的呢。
  坟刨开,这就要下去给棺材拴上绳子,起棺了,我朝刘叔他们几个看看,都挺发憷的,看来,只能是我跳进墓坑里拴了。
  刘婶这口棺材呢,不是太大,看样子,是按照刘婶的身高定做的,当时那时候,农村的棺材,多数是按照死者的身高,找木工定做的,那种现成的大棺材,当时就刘叔他们家那条件,他们也买不起。
  我跳进墓坑里看了看,这棺材还是梧桐木的,梧桐木棺材,最不结实,埋地下几年就沤烂了,好在这上面先用桐油抹了几遍,又用黑漆刷了几遍,还算可以,棺材还没烂。

  我招呼了傻牛一声,傻牛也跳进了墓坑里,我们两个一边一个,站在棺材的小头,俩人掏着棺材底一使劲儿,把棺材抬了起来。梧桐木本来就轻,加上这都三年了,里面的尸体也早就化了,总共没多大分量了。
  绳子从棺材小头穿过去,招呼上面的人拉绳子,棺材小头拉起来以后,我们又把棺材大头下面穿过一根绳子,随后爬上墓坑,几个人一起往上拉。
  没一会儿的功夫,棺材从墓坑里拉了出来,我连忙又招呼几个人,把棺材抬到了我刚找的那块穴地里,棺材放下,又招呼几个人开始挖墓坑。刘叔那两个朋友一看,疑惑的问刘叔,就这么埋了吗,也不用摆个供品啥的?刘叔听他朋友这么说,看向了我。
  我连忙对他们说道:“等埋下再摆供烧纸啥的也不迟,现在是非常时期,得非常对待。”
  刘叔闻言点了点头,说道:“小时候听我爷爷说,过去天天打仗,死了人都是用草席裹了,随便挖个坑埋下,现在日子好了,这才讲究起来,刘兄弟说的没错,现在俺们家里……唉,不说咧,非常时期,就非常对待吧。”
  刘叔那两个朋友听刘叔这么说,也就不再说啥了,几个人又是齐动手,一直挖到吃晌午饭的时候,把墓坑挖好了,用绳子又把刘婶的棺材放进了墓坑里,把土回填。随后,我让刘叔在坟头烧纸,又烧了一捆香,让他跟刘小凤分别念叨一番,给你找了新地方了,以后就好好在这里住,有啥不满意的,托梦说,不要再回家里了。
  做完这些以后,我想回榆树林那里挖那俩石头柱子,不过,刘叔死活拉着我们,非要我们先回家里吃饭。没办法,几个人坐上毛驴车,返回了刘叔家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