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我暗松了口气,把针拔出来,手指搭在她手腕上一把,脉象又弱又乱,内阳不足,外邪阴盛,连忙招呼刚才那俩中年人,绳子给她解开,抬进屋里床上吧。
  院里的众人见状,又纷纷议论起来,都说这孩子是从哪儿来的,还真有两下子。
  两个中年人难以置信地看了我一眼,把刘小凤从地上抱了起来,刘叔很激动的过来了,一把拉住我的手,似乎要说些感谢的话。旁边的众人劝他,既然小凤没事儿了,你就赶紧到村里卫生所看看头上的伤吧,我也劝刘叔,小凤现在已经没事了,你头上的伤要紧,赶紧去看看吧。
  刘叔给两个人扶着,离开了家,剩下的这些村民,全都围住我问长问短,问我是哪儿的人,咋这么小就懂这些。我这时候,没功夫给这些人说那么多,我就问他们,你们谁家有艾草叶跟桃树枝,众人一听,有几应声的,这个说家里有艾草,那个说能找见桃树,我连忙吩咐他们,拿赶紧去找艾草和几根桃树枝吧,刘小凤身上的东西虽然暂时被赶走了,但是不能保证不会再回来,咱得弄个长久的法子。
  大伙一听,赶紧去找了,没一会儿,艾草跟桃枝都拿来了。在众目睽睽之下,我用艾草叶泡水,用桃枝蘸上艾草水,把刘小凤全身撒了一遍,然后,让人爬到刘叔家的房顶,从房顶中央,揭下来一块瓦片,把桃枝放在刘小凤身上,用瓦片压住了。
  身上放桃枝、压瓦片这个,其实是压新死的死者用的,瓦片需要老土瓦房子上面的,房子越老,上面的瓦片接收的日月精华越多,这是怕死者诈尸或者给别的啥东西附上,也就是怕给别的啥鬼魂借尸还魂。
  这里顺便提一句,在我们这行人眼里看来,老瓦片跟那种老青砖,都是宝贝,用处极大,很多时候,它们可以拿来当镇石用。前一阵子,我们村里修路,掀掉了几座老房子,那些掀掉的老土墙、老砖头啥的,都拉到了我们村东头的垃圾场里。我到垃圾场里翻了翻,捡到几块囫囵的、不缺边角棱角的老青砖,把我高兴坏了,只是没见到一块瓦片,可能给人先我一步弄走了。
  看到这段话的朋友呢,谁要是有机缘的话,看见那些老青砖、老瓦片啥的,最好往家里捡几块存放起来,必须是完整的,保不齐啥时候就能用上,而且这些老物件儿,大多都有一定的灵性,房间里只有好处没有坏处。当然了,要是好好的房子,咱尽量不去破坏,除非你遇上了事儿,必须要用,要不然,去揭人家瓦片、扒人家墙砖,那就缺德了。
  等我把刘小凤处理好了,刘叔也回来了,右边额头包了一块大纱布,看样子伤势不是太严重,只是之前的半脸鲜血比较吓人。
  我把刘叔拉到一边儿,对他说,让你们家里这些人都离开吧,我一会儿想给你们家里驱邪,这么多人,我没法儿做法事。
  刘叔一听,好言好语劝起了众人,众人全都惺惺离开了,刘叔随后跟我说,刘小凤用碗砸了他一下以后,就扑过来跟他打了起来,刘小凤变的力大无比,刘叔弄不住她,衣裳都给她撕破了,无奈之下,刘叔在家里大呼小叫起来,左右邻居听见以后,赶了过来,跟他一起把刘小凤摁住捆上了。
  等刘叔家里人走完以后,我把刘叔拉到陈辉跟前,相互给他们简单介绍了一下。
  刘叔见陈辉是个道士,而且这么大岁数了,料想陈辉的本事可能更高,对陈辉十分恭敬。
  几个人交谈了几句,我们陪着刘叔到里屋看了看刘小凤,刘叔问我,小凤是不是已经没事了?我点了点头,刘叔接着又问,那她啥时候能醒过来?
  我走到床边,抓起刘小凤一只手腕,又给刘小凤把了把脉,扭头对刘叔说道:“估计最早也在晚上吃饭的时候了。”刘叔点点头,松了口气。
  随后,我让刘叔陪着我们,一起来到了东屋,这时候的东屋,跟我们之前离开的时候没啥两样儿,只是,我睡的那木板床铺,上面的被子褥子整个儿被掀起了一个角,露着下面的木板,看样子,刘小凤之前打算把铺盖一股脑卷起来,但是,可能还没等她卷起来,就给啥东西附上了。
  我对陈辉说道:“道长,您见多识广,您看看这块木板,像不像是一块棺材板。”
  陈辉闻言,蹲下身子,接着把上面的铺盖一卷,想让下面的木板露出来更多,好看的更全面一点儿,但是,陈辉把铺盖这么一卷,我们打眼一看,几个人顿时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