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陈辉随即有点儿无奈的把蜡烛吹灭了,我朝他看了一眼,问道:“道长,咱现在咋办呢,要不要拿家伙把这洞口挖大,看看底下都有啥。”
  陈辉说道:“这洞看来不浅,挖起来恐怕要费上不少功夫,先别管它了,到榆树林里看看那两根石柱子再说吧。”
  几个人爬出墓坑,又拿上所有物件儿,很快来到了榆树林中央位置,走到其中一根石柱子跟前,我给陈辉一指,“道长您看,就是这个。”
  陈辉蹲下身子,分别把两根柱子看了看,看完以后,陈辉脸色一变,扭头对我说道:“这确实是通阴用的,这个叫‘转阴桩’,我过去在南方山里见过一次,非常凶险,一到午夜,两根石柱中间就会出现两扇黑门,从黑门里会出来一些冤魂,勾人魂魄,当地人叫它鬼门,其实,就是一些懂邪术的人埋下的,这东西必须马上破掉。”
  我问道:“那按照您说的,男鬼跟女鬼,会不会也是从这里的出来的呢?”
  陈辉一点头,“很有可能。”
  四个人分了分工,两个人刨一根柱子,我跟强顺刨右边这根,陈辉跟傻牛刨左边那根。
  时间一晃,我跟强顺这根,已经往下刨了能有一米来深,我感觉差不多了,招呼强顺,两个人合力抱上柱子晃了晃,谁知道,柱子居然纹丝不动,我心说,这柱子该又多长呢。
  继续往下刨,大概刨到一米五深的时候,我跟强顺又晃了晃,随即相互对视了一眼,这都用上全力了,咋还是纹丝不动呢,到底还有多深呀。
  这时候,以柱子为中心,给我们刨出一个直径快有两米的大坑,都快跟陈辉他们两个刨的坑通上气儿了。
  我让强顺停下,两个人喘口气儿,强顺掏出一根烟递给我,我接过烟抬头朝天上看了看,不知不觉的,太阳居然已经偏西了,估计再过上一会儿,天色就要暗下来了。
  我忍不住从坑里爬了出来,走到陈辉跟傻牛刨的那坑边儿上。他们这根柱子,看着刨出来也有一米五六了,跟我们的差不多,我就问陈辉:“道长,这柱子还有多长呀?”
  陈辉停下手里的家伙什儿,摇了摇头,我顿时一皱眉,“您过去不是见过吗?”
  陈辉说道:“我见过的没有这么长,那两根只有六尺左右。”
  我说道:“咱这个,恐怕不止六尺吧,六尺不是两米吗,咱都刨出一米五六了,还连晃都晃不动呢。您说,这要刨到啥时候呀?”
  陈辉没吭声儿,我又说道:“我看咱还是别刨这个了,先去刨那洞吧。”
  陈辉说道:“你们年轻人干啥就是没耐性,都刨成这样了,要放弃么,再往下刨一米,若是还不见动,再想别的办法。”
  我顿时一咧嘴,再往下刨一米,那就两米五了,那得刨多大一个坑呀。
  回到我们那坑里,强顺问我,“跟陈道长商量的咋样儿呀,还刨不刨咧?”
  我叹了口气,“接着刨!”
  不知不觉的,又往下刨了一米,这时候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到了吃晚饭的点儿,我又招呼强顺,俩人抱上柱子一使劲儿,顿时看着彼此苦笑起来。强顺小声骂了一句,这他娘咧,到底还有多深呀。
  不过就在这时候,就听陈辉那个坑里,傻牛突然“喝”地低吼一声,紧跟着,“噗通”一声闷响,好像有啥重物摔翻在了坑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