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说着,我朝刘小凤的房间看了一眼,对刘叔说,把刘小凤也叫出来一起吃吧,我顺便再给她看看。我说这个的时候,心里真没别的啥意思,就是怕她晚上再出啥事儿,万一那女鬼再回来咋办呢。
  刘叔犹豫起来,在我们农村,尤其是过去,家里有客人,孩子是不能上桌的,尤其是女孩子,更不能跟客人坐在一起吃饭,会被认为是没教养、不矜持,还要等到客人吃过以后再吃。
  陈辉这时候,也对刘叔说道,不碍事的,叫她出来一起吃吧,孩子刚被鬼魅附体,需要吃多些东西,补补身子。
  刘叔听陈辉这么说,这才把刘小凤从屋里叫了出来,刘小凤怯生生地坐在了刘叔身边。我又朝她看了看,之前身上那股子戾气跟那种横眉冷对的神情彻底没了,嫣然成了一副小女孩的可爱模样儿。
  吃过饭,我问陈辉,包袱里有没有啥辟邪的物件儿,陈辉问我干啥,我解释说,我怕那女鬼今天晚上还会过来,弄个辟邪的物件儿,给刘小凤带身上。陈辉摇了摇头,说自己包袱里面全是法器,倒也能辟邪,但是,不能给人带身上当辟邪物件儿用。我知道,有一些法器,灵气很足,一旦给人带身上当辟邪物件儿,会沾上人的浊气,浊气会把上面的灵气污掉。
  我一想,这咋办呢?这时候,刘小凤正在屋里帮着刘叔洗碗,我走了过去,父女俩同时看向了我,我冲他们一笑,从身上掏出针,给自己手指头上可劲儿扎了一下,父女俩顿时愕然。
  我对他们说道:“你们别怕,没事儿的,送你们一个礼物,保你们今天晚上睡个好觉。”说着,我把指血先在刘叔额头点了一下,随后,又在刘小凤额头点了一下,交代他们,血不能擦掉,也不能被啥东西蹭掉,至少要维持到明天早上。
  随后,我一寻思,反正也扎了,不如给陈辉他们三个也点上吧。三个人也没反对,连陈辉也没反对,不过,强顺问我,你自己不用点呀。我说道,血都是我的,我还用点么。
  其实呢,当时我并不知道,即便血是我自己的,我自己也要点上,因为血在我身体里面、和在我身体外面,表现出来的形式是不一样的。也就是说,血在我身体里,是不辟邪的,辟邪还需要靠我身上的阳气,这个原理跟鸡狗是一样的,虽然公鸡跟黑狗都能辟邪,但是,不如它们的血能辟邪。
  点完血以后,我还有点儿担心,因为不光有女鬼,还有个男鬼呢,女鬼不一定会来,那男鬼保不齐晚上真能再来,又一琢磨,我们几个人里面,就属刘小凤阳气最弱,而且,她还刚刚从鬼附身的状态中醒过来,很容易再给别的啥东西附上,要是那男鬼真来了,肯定回先找她。我的血能挡住好还,要是挡不住呢,不如再找个啥辟邪的物件儿,让她带上来个双保险。
  思来想去,陈辉的那些法器不能动,我手边儿呢……对了,我还有一串念珠呢,这是瞎婆婆让黄鼠狼叼给我的,瞎婆婆师父的遗物,瞎婆婆不想带进棺材里,希望有人能把它一直传下去。
  陈辉也看过这串念珠,连陈辉都说是个老物件儿,我估计,这念珠已经师传徒传了好几代了,每一代人应该都不俗,念珠经过数代人的摩挲,上面应该沾了不少道行,要是带在人身上,恐怕比我的血还管用。
  刘小凤这时候已经帮刘叔把锅碗洗好了,正要回她自己屋里,我连忙叫住她,从我自己的书包里,把那串念珠拿出来递给了她,刘小凤一看,居然一脸羞涩的问我,给她这个干啥。
  我连忙给她解释,这上面有法力,带上以后,可以驱灾辟邪,这是有人托我找个有缘人,把念珠送给她,我看你就挺有缘的,你就带上吧。
  刘小凤的脸顿时红了,低头接过念珠,转过身快速跑进了她自己屋里。
  这时候,我腰眼儿上又被捅了一下,不用说,还是强顺这熊孩子,扭头朝他一看,强顺讪笑着小声说道:“刘黄河,都送起定情信物啦?我现在总是看出来咧,你是见一个喜欢一个,朝三暮四,早把胡慧慧给忘了吧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