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这家伙连忙把双手拍了两下,似乎被我猜中了,我又问:“你想叫我跟你去哪儿?”
  这家伙不动了,似乎没办法表达了,停了一会儿,又冲我招了招手,还是想让我跟他走。
  我轻轻蹙了下眉,我不可能跟一个来历不明的、还没有脑袋的怪家伙走,不过,我又怕身后看不见的那玩意儿再撞我,敷衍的朝前走了两步,随即,扭头朝路两边看了看,有主意了。
  我问道:“你会写字吗?”因为我看见路边有根小木棍儿,这家伙迅即拍了两下手掌。
  我转身走到小木棍跟前,一弯腰把木棍捡了起来,紧走几步,来到这家伙跟前把木棍递向了他,我说道:“你看这样好不好,我问,你写,你只要把我的问题全都回答清楚了,我就跟你走。”
  这家伙顿时欢快地拍了两下手掌,似乎对我这法子很满意,伸手把木棍接了过去。
  我扭头又在路边找到一块平坦的地方,走过去招呼这家伙蹲下,又从土路其它地方,拨拉过来一些浮土。这时候虽然黑,不过在浮土上写字,勉强还是能看清楚的。
  我也把身子蹲了下去,也不废话,直接问道:“你想让我跟你去哪儿?”
  这家伙一听,把木棍握了起来,我一看,心里顿时悠了一下,就见这家伙握木棍的手势,居然是握毛笔的手势,他这一身长袍就叫我觉得好像不是当代人,这时候加上握毛笔的手势,应该真不是当代人,我心说,这是个死了多少年的无头老鬼呀。
  就见这家伙握着木棍写道:“榆树林。”
  我赶忙问道:“去榆树林干啥?”
  这家伙又写道:“救命。”
  我问:“救谁的命?”
  “恋人。”
  “谁的恋人,你的吗?”
  “是,求求你了。”
  我扭头看了他一眼,又问:“那你是谁?”
  “苦命人,求你救命。”这家伙写完,擦掉以后,接着又写道:“先前只怪小生有眼无珠,多有得罪,还望海涵。”
  我蹙了下眉头问道:“你这话啥意思,你啥时候得罪我了?”
  这家伙写道:“前日被恶人所迫,情非得已,曾携恋人合拘你等魂魄。”
  一看这几个字,我心头猛地一震,“难道你、你就是那个,一直说……‘走亲戚’的那个?”
  “正是。”
  我“腾”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,好哇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当时折腾我一夜,勾走我六条魄,现在还敢来求我!
  这家伙拿着木棍也从地上站了起来,可能察觉出我要发火,双手抱拳头,不停冲我作起了揖。本来快要冒出来的火儿,给他这么一作揖,慢慢的又落了下去。我们家里的人都是这毛病,吃软不吃硬,不光我高祖我太爷,就连我奶奶也有几分这种性格,要不然文革的时候,我奶奶也不会被批斗的那么狠了。
  我长长舒了口气,给自己缓解的一下脾气,冲这家伙一摆手,“行了行了,别作了,你妹妹……不是,你恋人现在在哪儿呢?”
  这家伙又把身子蹲了下去,用木棍在浮土上写道:“榆树林地下。”
  我皱了下眉头,脱口问了一句,“那树林下面真有座古墓呀?”
  “有。”
  我又打量了这没脑袋的家伙几眼,转念一寻思,他这不会是给我下的套儿吧,等我跟他到了榆树林以后,再窜出俩拿钢叉的,再给我捆树上?
  想了想,我又问道:“你是咋死的,头咋没了呢?”
  这家伙拿着木棍顿在了那里,停了好一会儿,擦掉浮土上的字,给我长篇大论写了起来。
  这没脑袋的家伙,写的这些字呢,从头到尾都是老字,也就是笔画特别多的繁体字,我当时看起来特别的吃力,不过,还是把他和他妹妹,也就是和他恋人的事儿,大概看了个明白。
  看完以后,我感觉有点儿触目惊心,狠狠吸了口凉气,这世上,居然还有人能做出这么恶毒的事儿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