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女鬼的棺材呢,就在榆树林的中间埋着,也就是草长的最好的那片地方,刘叔之前跟我说过,他们村里放羊的人,都喜欢去那里放羊,羊也特别喜欢吃那里的草,就连这时候,枯草都被人割干净了。那里草为啥长的好呢,就因为女鬼在那里埋着,兴旺了坟地里的风水。
  我好像在前面章节里说过,坟墓上的草,别轻易拔掉,草长的越好越旺,就预示着这家里人的日子又好又旺,道士拿女子镇坟的目的,一方面应该也是为了这个,至于,为啥要把女子的皮剥掉,用棺材盛上埋在官员母亲棺椁的正上方,这个我就说不清楚了。
  等我看完无头鬼的长篇大论以后,心情十分沉重,又气又愤,这世上居然有这么恶毒的人、这么恶毒的邪术。学着奶奶的样子,我长长叹了口气,世间万法,皆是双刃剑,好人拿去,可以匡扶正道,恶人得去,只能毒流天下。
  无头鬼又给我作起了揖,我连忙冲他一摆手,“行了,别给我作揖了,你也怪可怜的。”我问道:“你想要我跟你去榆树林,就是为了刨你恋人的尸体吗?”
  无头鬼“啪啪”拍了两下手掌,我又说道:“咱们是人鬼殊途,现在是晚上,是你们的世界,我是活人,真要刨尸体,得等到明天天亮。”
  无头鬼站着不动了,可能是在思考我这句话吧,不过就在这时候,我后背给人轻轻推了一下,我回头一瞧,身后啥都没有,旋即想了起来,对了,眼下不止我跟无头鬼两个,还有一个我看不见的家伙呢,连忙问无头鬼,“你们到底来了几个人?”
  无头鬼似乎不明白我这话啥意思,冲我摆了摆手,我又问道:“我身后是不是还站着一个人,他是不是跟你一起过来的?”
  停了一下,无头鬼又摆了摆手,蹲下身子写道:“只我一个,再无旁人。”
  我一看,这不可能呀,又朝身后看看,还是啥都没有,我心说,难道这无头鬼也看不见那玩意儿?问道:“你没骗我吧?”
  无头鬼写道:“不敢。”
  我顿时咬了咬嘴唇,不过就在这时候,背后又给人推了一下,我身子朝前一冲,居然撞到了无头鬼身上,一下子把无头鬼撞翻在了地上,我稳住身子以后,连忙对他说道:“不是我故意要撞你,是有人在推我。”
  无头鬼从地上爬了起来,一抬手,又指向了东边,与此同时,无头鬼挣扎起来,我一看,他居然可劲儿扯起了自己抬起来的这条胳膊,这是个啥意思,自己跟自己的胳膊过不去了?
  扯了几下以后,无头鬼身子猛地朝后一仰,胳膊落了下来,随即蹲下身子快速写道:“此间非你我二人。”
  我一看就明白他这话的意思,意思是说,这里并不是只有我们两个,刚才他那条胳膊,是有人给他扯起来指向东边的,并不是他自己的本意。
  我问道:“你是不是也看不见那东西?”
  无头鬼“啪啪”拍了两下手掌,我顿时纳了闷了,难道还要鬼看不见的东西吗?我抬头朝东边看了看,难道说,今天晚上,非得再往榆树林里去一趟?
  刚想到这儿,后背又被人轻轻推了一下,这人似乎明白我的心思,推我的意思,好像就是说,必须去一趟。
  我一咬牙,是福不是祸、是祸躲不过,推我这人,好像对我也没啥恶意,再说了,我要是不到榆树林里走一趟,今天这场诡异的梦,恐怕也很难醒过来。
  寻思了一下,我对无头鬼说道:“你等我一会儿,我到院里拿件工具,要是可以的话,到那里我就把你恋人的尸体刨出来。”
  无头鬼连忙拍了两下手掌,似乎显得挺高兴,我一转身,朝院门走去,谁知道,刚走到院门跟前,还没等迈脚进院,两扇大门“呼”地一下拍了过来,所幸我反应灵敏,连忙朝后一退,两扇大门“咣当”一声合上了,我心里一沉,赶忙冲上去用手一推,两扇院门居然纹丝不动,心里顿时暗叫一声不好,难道真跟灶王爷之前说的,我出了这门就回不去了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