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随即,无头鬼蹲在身子写道:“妇人魂魄,被我恋人勾至榆树林。”
  我点了下头,说道:“也就是说,是你恋人把刘婶害死的,对吧?”
  无头鬼写道:“事出无奈,情非得已。”接着,他又写出一大行字,大概意思是说,他们对不起刘家人,女鬼逃走以后,无头鬼被老鬼抓住,要挟女鬼,女鬼这才勾了刘婶的魂魄,后来,还导致刘婶疯癫死掉。
  我看了以后,更想不明白了,于是又问无头鬼:“老鬼为啥要你恋人勾刘婶的魂魄,刘婶得罪它了吗?”
  无头鬼写道:“是,只因数年前,妇人路过树林,在林中小解,污了老鬼宅邸。”
  哦,我顿时明白了,果然是有因果的,不过,这老鬼也太狠了点儿,人家不过在她坟地里撒了泡尿,至于要了人家的命吗。
  转念一寻思,要依着无头鬼这么说,那这块棺材板,恐怕就是老鬼故意放在林子边儿上的,目的就是让刘叔把棺材板捡回家,无头鬼说女鬼是逃出去的,看来应该不是,而是老鬼故意把她和棺材板一起放出去,然后捉住无头鬼,要挟女鬼,勾刘婶的魂魄。
  鬼勾人魂魄、附身害人这个,也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,因为天道循环,世间万物都是公平、公正的,无论是人是鬼,作恶者必会被罚,行善者必会被赏,人作恶有刑法,鬼作恶有天道。
  写到这儿或许有人会说,当今这世上,很多作恶的人,并没有见他们得到刑法的惩罚,个个都在逍遥法外,其实不然,在人类刑法失去作用的情况下,这些人,自然会得到天道的惩罚。就跟鬼一样,一些连我们驱鬼人都拿不住的恶鬼,一连害死好几个人,到最后,它很有可能会遭到一道天雷,也可能会被一些神神秘秘的高人收去,用我们的土话说就是,“作”到头儿了。很多情况下,因为他还没“作”到头儿,所以就还没收他,不是不报,时辰未到。
  老鬼应该也知道有天道的存在,所以就驱使别人违背天道,它在背后坐享其成。
  我咬了咬牙,问道:“那老鬼到底是谁?”
  无头鬼写道:“官员的母亲。”
  我顿时点了点头,其实不用问我也早就猜到了,看来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,官员的母亲生前应该也不是啥好东西,龙生龙凤生凤,啥样儿的父母,养出啥样儿孩子。
  我长长舒了口气,心里的几个疑惑,基本上算是解开了,伸手在无头鬼肩膀上拍了一下,从地上站起身对他说道:“咱再接着走吧,等到了地方,我想法子先把那老鬼给治了。”
  无头鬼连忙从地上站起身,双手作揖,深深给我施了一礼。
  两个人不再说啥,一转眼的功夫,这就来到了榆树林,这时候,榆树林里黑漆漆、阴森森的,看上去分外恐怖。
  无头鬼来到树林边上停了下来,我扭头问了他一句,“咋不走了?”
  话音没落,他猛地抬起胳膊,朝榆树林里指了过去,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看,指的好像是榆树林中间位置,我说道:“你不用指了,我知道那老鬼的坟在哪儿。”
  不过,无头鬼好像没听见我的话似的,胳膊依旧指着榆树林中间,紧跟着,无头鬼挣扎起来,跟前两次一样,又跟自己的胳膊较上劲儿了。不过这一次,任凭他怎么挣扎,胳膊就是落不下来,我想过去帮忙,谁知道他连忙冲我摆了摆手,身子朝前一冲,被自己的胳膊拖着,跌跌撞撞朝树林中间冲去。这是个啥意思?我连忙跟了上去,无头鬼这条胳膊,指定又是给那个看不见的玩意拉上的,这玩意儿,到底想干啥?
  无头鬼跌跌撞撞跑在前面,我一边警惕着,一边快速跟着后面,眼看着,快到榆树林中间的时候,无头鬼突然停了下来,不过,胳膊还是抬的直直的,我追上去之后,顺着他的胳膊一看,居然指向了我们右前方的一棵老榆树。
  我朝着这棵榆树一看,树干能有成人一搂粗细,就是两条胳膊搂住那么粗,抬头又朝树上一看,上面枝枝杈杈,像伞蓬一样散开着,特别的茂密,这是在冬天,要是在夏天,肯定是枝繁叶茂郁郁葱葱。
  我看着老榆树愣起了神儿,难道这个看不见的家伙,要我来榆树林这里,就是为了这棵老榆树?我看这棵老榆树好像也没啥特别的呀。
  无头鬼这时候又挣扎起来,我扭头朝他看了一眼,冲着他那条胳膊说了一句,“你是想叫我过来看这棵老榆树吗?如果是,就放开他吧。”
  我话音一落,无头鬼的胳膊跟着也落了下来,我抿了抿嘴唇,看来这个看不见的家伙,还真是想叫我看这棵老榆树。
  我走过去围着老榆林转了一圈,把整棵树上下打量了一遍,可能是我肉眼凡胎吧,真没看出有啥特别的地方,随即一琢磨,难道,这是一棵成了精的老榆树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