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一听陈辉这话,说的也是呀,就算强顺看见了,又有啥用呢,弄不好还会把强顺吓到,以后更不敢开阴阳眼了。
  强顺并不知道咋回事儿,几步走过来,见我手里拿个玻璃球子,顿时笑了,“黄河,你还想玩儿这个么,是不是在刘叔家里捡到的。”说着,伸手就要把玻璃球子拿过去,我连忙把玻璃球子塞回了裤兜里,“你别看了,不是啥好玩意儿。”
  从身上掏出烟,递给强顺一根,这时候,我以为还是梦里那种抽烟的感觉呢,点着烟使劲儿一抽,一股子浓烈的烟草味儿瞬间冲上脑门儿,呛得我两眼通红,直咳嗽。
  陈辉打眼朝榆树林中央位置看了看,问我:“那老鬼的坟,在榆树林中间吗?”
  一连咳嗽好几声,终于缓过了劲儿,我点了点头,说道:“要不咱现在,去找无头鬼的坟吧,他那个坟,在林子外面的小土堆下面,对了,好像就在那个塌下去的黑窟窿后面。”
  陈辉点了点头。
  几个人扛着家伙什儿,走出林子,来到了刘婶过去的墓坑那里。墓坑里,那个黑窟窿还在,紧挨着小土堆,如果小土堆下面,埋的真是无头鬼,那这个窟窿的位置,应该就是无头鬼的坟头儿,几个人把场地打开,拿上家伙什儿刨了起来。
  刨无头鬼的坟,其实没多大意义,就算刨开了,也不能怎么样,谁知道都多少年了,无头鬼的骨头渣子恐怕都化没了。我们几个这时候刨,是因为这个黑窟窿,我们怀疑这下面可能有啥东西,要不然它咋三番五次的塌方呢。
  刨了没一会儿,刘叔带着刘小凤回来了,刘叔过来,替换下陈辉,我也趁机直了直腰,朝刘小凤看了一眼,就见刘小凤手腕上,带着瞎婆婆的那串念珠,见我看她,她连忙低下了头,跟之前简直判若两人,还是换做之前,她指定会狠狠瞪上我一眼。
  快刨到晌午的时候,土堆左右两侧,居然出现了墙砖,就是那种很古老的大青砖,再往下刨,居然出现了青砖铺成的地面。
  陈辉连忙招呼我们停下,这是刨着墓冢的地面。这时候,我们已经往下刨了将近四米,要不是在坑里提前铺了条斜坡,我们这时候恐怕都爬不上去了。
  陈辉把两侧的墓砖看了看说,这好像是一条墓道,随后招呼我们,顺着墓砖朝林子方向刨。
  刨了大概能有两米远,出现了一口腐烂不堪的棺材,棺材板看不出是啥木头的,几乎都快烂没了。
  这口棺材里面,估计就是那个无头鬼了,招呼傻牛强顺一声,三个人把烂的不成样子棺材盖,用铁钎撬了起来,一股子陈旧腐朽的怪味儿,从里面飘了出来。
  等怪味儿散尽,我走过去打眼往里面一看,首先看见的,是一些烂衣裳片子,我把铁钎伸进棺材里,把衣裳片子拨拉开,衣裳下面,露出一副都快要化成尘土的骨骸,把骨骸一打量,只有身子,没有脑袋,无疑是无头鬼的遗骸了。
  陈辉也过来了,看完以后叹了口气,说道:“棺材放到墓道口,是让棺材里的人守门,这叫守门奴。”
  陈辉的意思,官员把无头鬼砍了以后,不但用他的血,祭了棺木,又把他的尸体用棺材成殓了,放在墓道口,让他给老鬼看门,真是令人发指的做到了“物尽其用”。
  随后,我们把墓道打量了一下,墓道能有一人多高,两米多宽,角度是朝下缓慢倾斜的,我们把棺材挖出来的同时,墓道跟着也出来了,不过由于塌方,里面填埋了少量黄土。
  陈辉的意思,暂时别动无头鬼的棺材,先顺着墓道往里看看,里面应该就是老鬼的墓室,这也不用再到林子中间刨坑了,通过墓道,能够直达墓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