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强顺一听,问道:“你们还想把这个大石头棺材弄开看看么?”
  我朝他看了一眼,说道:“这里面的老鬼不是个啥好东西,你还记得你做的梦吗,给人抓进大黑门里干活那个梦。”
  “当然记得。”说着,强顺举着蜡烛又朝墓室里打量了一下,说道:“你不说我还不觉得,这个墓室,跟我做梦干活的地方怪像嘞。”
  我说道:“其实那根本就不是梦,你们是被鬼勾魂了。”说着,我抬手朝石椁一指,就是这里面的老鬼,她让别的鬼勾了你们的魂。”
  强顺一听,立刻有点儿毛骨悚然了,“真的?这、这里面真的有鬼呀!”
  我说道:“你别怕,咱只要把棺材里的尸体弄来烧掉就行了。”
  强顺一听,又干咽了口唾沫。
  我跟陈辉把石椁仔细看了看,石椁上面盖的这个盖板,并不是太厚,大概也就十公分左右,不过,盖板跟石椁之间,似乎有啥填充的东西,导致盖板跟石椁严丝合缝,随后,我们四个人一起联手,卯足劲儿推了好几下,居然没能把上面的盖板推开。我心说,这官员为了自己的前途,真是下足功夫了,这石椁弄的,真严实。
  最后没办法,只能先用铁钎把缝隙之间的填充物刮掉,然后用洋镐的鸭嘴那头,伸进缝里,合力往上撬,一旦撬开缝隙以后,再用另一个洋镐倒换一下。
  就这样,两把洋镐倒换着,将石椁撬开了一条缝,我们缝隙里一看,怪不得这盖板推不动呢,原来盖板跟石椁之间,是凹槽咬合的,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止扣,盖板里面是凸的,石椁里面是凹的,盖板放到石椁上面以后,刚好咬合住,像这种情况,只能往上撬,不能平着推,要是平着推,累死你都推不开。
  盖板其实没多大分量,发现奥秘以后,两个人掀着就掀开了,之前主要是让凹凸槽坑了一道。
  盖板被我跟傻牛两个人合力掀开了,“噗通”一声,尘埃溅起,盖板跌在地上,碎成了四五瓣。
  等尘埃落尽以后,几个人走到石椁近前,打眼朝里面一看,跟陈辉说的一样,这个石头窖果然是个石椁,里面还有口大棺材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面棺材罩,黄灿灿的黄锦缎,遮头遮尾,整个儿罩着下面的棺材,在锦缎上面,清晰可见斑斑点点的红色血迹,这应该是无头鬼的血了。
  我一看,这官员野心挺大呀,就冲这棺材上面的黄锦缎棺材罩来看,他不是想官复原职,他是想当皇帝呀,在过去,黄布、黄缎,都是皇室专用的,尤其是在大清朝,只有立了功的大功臣,才会被赐一件黄马褂,普通人用黄色的布匹、绸子,那就等于是造反。
  不过,还没等我们看清楚上面的花鸟刺绣,黄锦缎居然开始变黑发皱,就像干掉的老皮似的、慢慢缩在了一块儿,没一会儿,变成了一块邹巴巴的黑布,虽然还在棺材上罩着,但是再没有刚才那种光彩了,就跟一块被火烧过的黑絮似的,我把洋镐伸进去轻轻一碰,黑絮立马儿像草灰似的散碎开了。陈辉说,这些东西因为年头儿太久,早就该烂了,只是石椁里空气不流通,让它保存到了现在,这时一见空气,自然就烂去了。
  拨拉掉棺材板上面的烂锦缎,几个人看着棺材发起了愁,因为啥呢,因为棺材跟石椁之间,没啥间隙,而且,棺材在石椁里面放着,石椁的边沿,比棺材高出去好多,我们没办法把家伙什儿下进去撬棺材板。
  最后没办法,我返回了墓道口,刘叔跟刘小凤还在墓道口等我们。我问刘叔,家里有没有大锤,就是用双手抡、长把儿的那种,刘叔愣了愣说,他们家里没有,不过,可以到村里借一把,他们村里有个铁匠,铁匠家里有。我连忙催促他,那就赶紧回去借吧。
  刘叔带着刘小凤回了村,我招呼陈辉他们三个,先出来透透气,墓室里空气不流通,气味儿也不好,太憋得慌。
  临出来的时候,我又让强顺把墓室里看了一遍,还是啥都没有,我心说,那老鬼不会是跑了吧,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只要把棺材给她弄开,尸体一烧,她的日子也就到头儿了。
  在墓道口歇了好一会儿,我跟强顺一连抽了好几根烟,刘叔终于带着刘小凤返回了,刘叔给我们拿来一把大铁锤,我把铁锤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,还行,挺顺手的,份量也刚刚好。在末代1里我已经写过,我在上小学的时候,就开始给我爸帮下手打铁,对于抡大锤砸东西的这个,我特别在行。
  扛着大锤,四个人又返回了墓室,我让他们三个在门口停下,我自己走到石椁跟前,给手上吐了两口唾沫,二话不说,直接抡起大锤朝石椁上砸了过去。
  像这种石椁,是用整块的青石板打磨而成的,厚度也就十几公分,虽然结实耐磨,但是不抗打击,青石板各位应该都知道,特别的脆,古时候那胸口碎大石,多数都是青石板,青石板搁胸口,其实不用拿大锤可劲儿砸,只要瞅准了石板上的着力点,用锤头轻轻一磕就两瓣儿了。
  这时候,几锤下去,石椁一面跟玻璃似的裂出了细缝,再几锤下去,几里咕咚碎成了好几瓣。歇了口气儿,我又转到另一面,又是几锤下去,另一面的石板也砸碎了,这时候只剩下棺材两头的石板,不过,这两块石板已经不用再管它们了。
  随即招呼傻牛跟强顺,拿过洋镐铁钎,撬棺材,三个人顺着棺材盖那条缝,一点点把棺材板撬开了。
  等我们把棺材板揭开掫到一边儿,几个人探着脑袋打眼往棺材里面一看,顿时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