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这时候,我们的家伙什儿,应该就是给墓里的老鬼搬走了,至于搬到了哪儿,这个就不好说了。
  这时候我们喊门,外面没人应,也不知道傻牛跟强顺是不是也出了啥意外,想用家伙什儿破门,家伙什儿也没了。我跟陈辉,似乎有点儿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、黔驴技穷了。
  陈辉冲我招了招手,两个人把我砸碎的石椁块,每人搬上一块当凳子,坐墓室里喘起了气儿,这时候,我们似乎只能盼着外面的傻牛跟强顺没出事儿,然后发现墓室门被关上了,从外面把门给我们打开。
  歇了一会儿,我往身上摸了摸,掏出烟跟火机,想抽根烟,陈辉连忙冲我摆了摆手,墓室里空气本来就不多,我要是再抽烟,呛人不说,还消耗空气,我们会被闷死的更快。
  我见陈辉不同意,也就作罢了,不过,往兜里放回烟跟火机的时候,我又是灵机一动,对陈辉说道:“对了道长,我又想到一个主意。”
  陈辉朝我看了一眼,我把手里的火机冲他晃了晃,从石椁块上站起身,冲着空荡荡的墓室大声说道:“老家伙,你想叫我们给你陪葬是吧,你可别忘了,你的尸身就在棺材里呢。”说着,我把手里的火机扬了扬,“咔”一下打着了,“你看看这是啥,我现在只要把你的尸身烧掉,你立马儿就得魂飞魄散!”
  说完,我朝四周看了看,整个墓室里,居然没一点儿动静儿,我又大声说道:“你现在把石门开开,放我们出去,咱以后就井水不犯河水了。”说完,我又朝周围看了看,还是没一点儿动静儿。
  陈辉冲我摆了摆手,“行了黄河,别费力气了,老鬼知道咱们的目的,不会轻易放咱们出去的,再说了,咱们身边没有引火之物,就凭你手里的火机,能把尸体烧掉吗。”
  我一想也是,别说没有点火的物件儿,就算有,我也不敢真的点火,因为墓室狭小,氧气有限,真把火点着了,恐怕尸体还没烧完,我们就缺氧而死了。
  我问陈辉,“那您说咱咋办呢,就在这里等死呀?”
  陈辉这时候一脸平静,说道:“吉人自有天相,不该死的,自然死不了。”说完,居然闭上了眼睛,看样子他还想在墓室里打坐呢。
  我顿时有点儿着急了,啥叫“吉人自有天相”,难道还要等着老天爷来救我们么。
  我说道:“道长,咱都给关起了,您咋还这么能沉得住气呢,好歹咱一起想想办法呀。”
  陈辉把眼睛又睁开了,看了我一眼,很淡定的说道:“不是没有办法,不过……算了,我看咱们还是再等等吧。”
  我顿时着急地说道:“您别算了呀,啥办法,说出来试试呀。”
  陈辉一摆手,“这办法说出来令人不齿,咱还是再等等吧。”
  我顿时更急了,“啥令人不齿,您只管说,我来动手做。”
  陈辉犹豫起来,最后一摆手,“你别问了,咱还是等着吧。”
  我立马儿有点儿急眼了,说道:“道长,您咋这么急人呢,再等一会儿,咱俩就得闷死了,要不,我现在给您发个誓,您把法子告诉我我照做,以后要是出了啥事儿,跟您没关系。”
  陈辉看看我,叹了口气,“好了好了,你这急脾气得改一改,你也不用发誓,这办法,我要说出来,会污了我几十年的修行,不过,我可以给你个提示。”
  我连忙点了点头,“您说您说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