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陈辉这时候,刚走到他那件道袍跟前,就是刚才包干尸那件,给我放的离石门远了点儿,我连忙招呼他,“道长,您快点儿吧,这是陷阱!”
  话音没落,石门“隆隆隆”又响动起来,我一看,这是要关上了,顿时大急,伸双手去拉石门,但是,拉上跟没拉一样,不但拉不住石门,连石门关闭的速度都没有减慢一点儿。
  我一看这可不行,松开石门从身上掏出针,狠狠在指头上扎了一下,血当即冒了出来。
  我大喊道:“皇天借吾力,厚土护吾身,承启祖师佑,送来‘禁’字诀!”
  喊完,石门中间多了一个被我用指血快速写成的“禁”字,石门“轰隆”一声停下了,我顿时长松了一口气。
  陈辉这时候拿着他的破道袍过来了,惊愕地问我:“黄河,这是怎么回事?”
  我扭头朝地上的干尸看了一眼,干尸这时候已经不再冒烟了,我说道:“这老鬼想坑咱们。”
  陈辉不解,我一拉他,“您跟我先出去,到石门外面看看就明白了。”
  这时候,石门闭合的只剩下一条缝,比人的脑袋稍微宽点儿,我跟陈辉都瘦的要命,侧着身子能从缝里挤出去,不过,我没着急出去,有了刚刚那次教训,我这时格外小心,把扎破的手指又挤了挤,给另一扇石门上也写了个“禁”字。这扇门要是不禁住,等我们从门缝往外挤的时候,它再给老鬼一推,直接就把我们挤扁了。
  陈辉把两扇石门上的“禁”字看了看,疑惑地问我,“你这是写的什么?”
  我顿时一愣,反问道:“我们家的字符呀,您不知道吗?”
  陈辉摇摇了头,我砸了下嘴,“咱还是先出去吧,到外面我再给您慢慢解释。”
  由我打头,首先从门缝里挤了出来,安然无恙,跟着,陈辉也从门缝里挤了出来。
  陈辉出来以后,直接被地上的物件绊了一跤,低头一看,一脸不解,“这些洋镐、铁钎怎么会在这儿呢?”
  地上,正是被老鬼从墓室里移走的那些刨坑的家伙什儿,我一指地上那柄大锤,说道:“老鬼刚才想害咱们呢,她把石门开开不是想放咱们出去,是想砸死咱们,您刚才转身回去拿道袍,这把大锤从我眼前落了下来,往前再走半步就给我砸头上了。”
  陈辉闻言,回头朝石门里看了一眼,“没想到这老鬼如此难对付。”
  我说道:“这墓道里恐怕也不安全,咱还是想上去吧。”
  陈辉一点头,两个人顺着墓道往外走,走了门几步,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串老女人的阴笑声,嘿嘿嘿地,好像在嘲笑我们。我以为自己听错了,回头朝墓室一看,陈辉刚好也回头,我忙问他:“道长,您也听到了吗?”
  陈辉没吭声,拉了我一把,“赶紧出去,到了外面再想办法。”
  两个人顺着墓道,很快来到了大坑这里,顿时一愣,大坑里居然没人,抬头又朝坑上面一看,还是一个人都没有,且不说刘叔跟刘小凤去哪儿了,傻牛跟强顺呢,就算强顺嫌老鬼那干尸恶心,他也不至于躲到土坑上面去吧。
  我跟陈辉对视了一眼,顿时感到事情有点儿不妙,他们会不会出啥事儿了?不过,这晴天白日的,他们能出啥事儿呢。
  两个人没敢停留,从大坑里爬到上面,打眼朝周围一找,除了林子不远处、土路边上的那辆毛驴车,连一个人影都没看见。
  我跟陈辉又对视了一眼,人呢,人都哪儿去了呢?
  就在这时候,榆树林里传来一个急促声音,“黄河哥、黄河哥……”
  我一听,谁喊我呢,两个人同时扭头朝林子里一瞧,就见刘小凤正在林子里一路小跑。
  “黄河哥。”看刘小凤的样子,还挺着急,不过,我对她这称呼有点儿不太适应,之前受她女鬼的影响,总对我横眉冷目的,现在亲切叫我,很不自在。不过,这时候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,我跟陈辉快步朝刘小凤走了过去。
  三个人在林子里碰了头儿,刘小凤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:“黄河哥,你们、你们快去看看吧,你们另外的……那两个朋友,打起来啦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