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我揉揉眼睛朝这辆车一看,心里顿时一跳,居然是辆警车。
  “呼啦”一声,车门开了,从车里跳下来好几个青年,都在二十出头,最后,从驾驶室下来一个穿警服的,这人身材壮硕一脸横肉,我心里顿时又是一跳,这人不是别人,男人那小舅子!
  小舅子手里还拿着个手电,走到我们三个跟前,用手电分别朝我们三个脸上照了照,流里流气的笑道:“你们以为,真能跑的了么,也不看看来到哪儿了。”随后,把手电朝那几个青年一晃,“全带回去!”
  陈辉不认识这小舅子,冷声问道:“你们想干什么,我们犯了什么法?”
  小舅子说道:“我不告诉你们了么,我姐跟我姐夫病没好之前,你们三个谁不许离开我们镇子!”
  我小声说道:“你姐跟你姐夫不是已经好了么,你姐夫的胳膊都能抬起来咧。”
  小舅子一听,恶狠狠瞪了我一眼,“好了?好个屁!”随即又朝那几个青年把手电一晃,“你们还愣着干啥呢,全他妈给我带回去!”
  几个青年一拥而上,如狼似虎,要是普通人,我们或许还要反抗反抗,但眼下面对的是警察呀,这要是反抗,那不是真有罪了么。
  各位看过《今日说法》里警察抓犯罪分子吗?现场拍摄的那种,我们当时就是那待遇,给几个人揪着头发,倒剪着双手,拥攘着摁进了面包车里。
  到了车上倒是没打我们,那小舅子一边开车,一边威胁我们,“你们他妈要是敢跑,拉进局子里,先把你们的腿打断!”
  人善被人欺、马善被人骑,人在矮檐下、岂敢不低头,在家千日好、出门一日难呐……

  21,小舅子并没有把我们拉进局子里,把我们又拉到了男人家里,也等于是一群人把我们押到了男人家里。
  这时候,男人家的院门关着,小舅子下了车一推院门,原来院门是虚掩着的,轻轻一推就开了,另外几个人拥拥攘攘把我们押进了院子里。
  院里乌漆嘛黑的,屋里亮着灯,小舅子在院子里喊了一嗓子,“姐夫,我把人带回来了。”
  喊声一落,屋里立马儿有人回应了一声,“来了来了。”是男人的声音,紧跟着,院里的灯也亮了,男人开门从屋里出来了。
  几个人押犯人似的把我们押到了男人跟前,我狠狠瞪了男人一眼,男人赶紧让几个人松开我们,一脸歉意的给我们道歉,不过这时候在我看来,男人的道歉就好像黄鼠狼给鸡拜年、猫哭耗子假慈悲,我身边的强顺哼了一声,更是把嘴一撇,估计他跟我的心思一样,我们两个冷冷的看着男人。
  道歉?不稀罕!
  陈辉这时候微微皱着眉头,也在看着男人,他心里肯定也不痛快,不过人家毕竟这么大岁数了,经的事儿也多,没我们俩这么大火气。
  就听那可恶的小舅子对男人说道:“姐夫,人我已经抓回来了,你看是不是,让我这几个兄弟到镇上饭店坐坐,追了他们一天才追上,都还没吃饭呢。”
  男人闻言,走到了小舅子跟前,两个人交头接耳也不知道嘀咕了点儿啥,最后,男人从身上掏出点儿东西,我看像是一沓子钱,交给了小舅子,小舅子当即冲几个年轻人把手一招,叫道:“走吧兄弟们,我姐夫今天请客,我做东。”旋即,小舅子又看向我们,指向我们三个威胁道:“你们三个都给我老实点儿,要是再敢跑,就没这么便宜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