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跟前强顺一直朝南,眼看就快走出林子时候,强顺停了下来,扭头朝四下看看,似乎怕被人跟来。见没啥异常,走回到我跟前,沙哑又缓慢地对我说道:“老鬼道行太深,我见你们不是她的对手,才出此下策,若是在墓室里跟你说明缘由,怕那老鬼对我恋人下手。”
  我不怎么明白无头鬼的意思,我皱了皱眉,说道:“你就别解释了,直接说,你把我带到这儿想跟我说啥,你可快点儿,时间长了我朋友的身体受不住。”
  强顺连忙点头,直截了当问我:“那颗珠子,可还在你身上?”
  我看了他一眼,没并答话,一伸手,把兜里的玻璃球子拿了出来。
  强顺脸上旋即一喜,兴奋道:“在你身上就好,昨日夜里,我好不容易逃过那只枭鸟的追杀,把珠子给你放到了身上。”
  听强顺这话,我一怔,问道:“原来这玻璃球子,是你给我放身上的?”
  “正是。”强顺点了点头。
  我问道:“你不是不能碰这珠子吗?”
  强顺回道:“是不能碰,不过,我有别的办法。”
  “啥办法?”
  强顺没吭声儿,我又问:“那你说吧,这颗球子到底有啥用?”
  强顺说道:“或许就是天意吧,老鬼恶毒,不好收服,不知何时,一只枭鸟叼来如此一颗珠子,你只有利用这颗珠子,才能收住老鬼。”
  “真的吗?”
  “岂敢骗你。”
  我忍不住又把珠子看了看,说真的,这珠子怎么看都没啥特别的,就是个普通的玻璃球子。
  强顺又说道:“这颗珠子里面的事物,你也见识过了,应该知道怎么用吧?”
  我点了点头,结合昨天那个梦,我差不多已经猜出这颗珠子该咋用了,不过这时候,心里莫名其妙的一阵跌宕起伏,难道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吗?老鬼不好对付,就出现了这么一颗珠子降服它,而且就在他的老巢边儿上。
  我问道:“你怎么发现这颗珠子的?”
  “这个不能告诉你。”
  我又问:“既然你发现了这颗珠子,难道老鬼就没有发现吗?”
  强顺随即摆了摆手,“小兄弟,你别问了,只管拿上珠子,只要你能收住老鬼,我来世做牛做马,必报大恩。”说完,强顺双手抱拳,冲我作了个揖,紧跟着,浑身一激灵,瘫倒着慢慢躺进了草窝里,这是无头鬼离开了。
  我连忙把玻璃球子放回兜里,蹲下身子给强顺把了把脉,强顺因为给无头鬼上身的时间太长,身上的阳气已然不多了,虽然没啥大碍,但是想醒过来,恐怕要等到晚上了。
  我朝强顺眉心看了一眼,之前在进墓室的时候,我在他们三个眉心各点了一滴指血,这个就是预防鬼上身的,不过,强顺眉心的血这时候居然没了,我心说,谁给他擦掉的,要是指血还在,他绝对不会被无头鬼上身。
  背上强顺,我返回了陈辉他们那里,陈辉他们几个还在原地等着我们。这时候,刘叔脸上的血已经擦掉,一只鼻孔里塞着纸团,看来伤势并不严重,他跟陈辉站在一起,正说着啥。
  几个人见我背着强顺回来了,全都围拢过来问长问短,我把强顺放下,喘了口气儿,对他们说:“没事了,那无头鬼已经走。”
  随后,我转向刘叔,对刘叔说道:“刘叔,您跟小凤先回家吧,把强顺也带上,强顺现在一时半会儿也醒不了,您鼻子也受伤了,把强顺先带回你们家,就别再回来了,我们把这里的事儿办完就回去。”
  刘叔点了点头,眼下他们父女俩在这儿也帮不上啥忙了,待会儿万一给那老鬼狗急跳墙,从墓室里冲出来,他们父女俩肯定首先遭殃。
  刘叔把毛驴车赶到林子外面,傻牛抱着强顺,把强顺放到了毛驴车上,刘叔赶着毛驴车,带着刘小凤跟强顺,返回了他们村子。
  刘叔走后,我们三个在林子边上喘起了气儿。这时候,我一边抽烟,一边问傻牛,到底是咋回事儿,强顺到底是咋给无头鬼上身的,你们又是怎么跑进树林子里的。
  傻牛呢,口齿不伶俐,含含糊糊的,心里知道咋回事儿,就是嘴上说不出来,好在我跟无头鬼离开以后,陈辉把事情问明白了,大多都是刘叔跟他说的,傻牛在旁边时不时吃力的给陈辉补充一句。
  事情是这么回事儿,强顺在墓室里看见老鬼的干尸以后,吐了一口,扭头就往墓室外跑,我怕他出啥事儿,就让傻牛跟着他一起出来了。
  他们俩跑出墓室以后,强顺直接顺着墓道往出口那里跑,不过,出口那里还有一口无头鬼的棺材,强顺跑到棺材跟前,需要侧身从棺材旁边挪出去,这时候,眼睛就不免得看着棺材里边儿,他往棺材里一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