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傻牛背上陈辉,我把墓里老鬼干尸的零碎儿拾掇拾掇,用我之前的外套一包,两个人一起出了墓室。
  来到上边,我让傻牛把陈辉放下,我蹲下身子给陈辉把了把脉,顿时一皱眉,这可恶的老鬼身上阴气太重,陈辉这时候身上几乎没了阳气,又阴又喊,连忙又给陈辉把了把另一只手,还算不错,陈辉的三魂七魄并没有给老鬼挤出去,要不然会更麻烦。末代1和这本书里,一直没写过,其实我把脉,是把两只手的,两只手是不一样的,具体是咋回事儿,我就不写那么多了。记得,过来找我的读者里面,有几个人知道,因为我把过他们的脉,这是我们家的一个秘传术,知道的人最好别跟其他人说了。
  随后,我又吩咐傻牛,找点儿柴禾跟枯草过来,越多越好。写到这儿或许有人会问,你咋老是把傻牛当佣人使唤呢,啥出力的活儿都是他干,你自己咋不去找柴禾呢?我得守着陈辉呀,陈辉现在阳气极弱,万一再有啥东西过来,再给他上了身咋办呢,这大白天的太阳底下,鬼是不敢过来,不过,这荒郊野岭的,万一冒出个啥修行的畜生,那就不好办了。再说了,我跟老鬼在墓室里折腾了那么久,我这时候也是筋疲力尽,身上虽然没受伤,但是整个人都快散架了。
  傻牛走进林子找柴禾去了,我一屁股坐到陈辉身边,点着一根烟,一边歇劲儿一边抽烟。
  我们这时候就在林子边儿上,傻牛走进林子没一会儿,抱出一大堆干柴,反复又进了林子几次以后,柴禾已经堆的像座小山了。
  我把老鬼的干尸抱起来,放到了柴禾垛上,随后又对傻牛说:“傻牛哥,麻烦你再跑一趟,到刘叔家里,让刘叔把毛驴车赶过来,把陈道长拉回去。”
  傻牛一听,点了点头,撒腿朝刘叔他们村子方向跑了起来,我一看,我这傻哥哥真傻呀,我叫他“跑”一趟,不是叫他跑着去的。
  我又给自己点了一根烟,同时,把柴禾垛点着了。
  之前,陈辉跟我商量用他的身子引出老鬼的时候,我知道他是想效仿他的祖师青石道人,舍身取义,随后我一想,老鬼存在的年头长,应该很狡猾,而且,她多多少少也知道我比较厉害,肯定会防着我,我就算手里有玻璃球子,也不见得能顺利收住她,万一我把玻璃球子一拿出来,她一看玻璃球子厉害,转身跑了呢?
  一琢磨,陈辉能舍身取义,那我也来一回吧,他用身子引出老鬼,那我就用身子吸引住老鬼。于是,我把珠子交给了傻牛,特别交代他,啥时候见我把手往怀里一伸,就赶紧过来,把这颗珠子给陈辉摁到眉心。
  当时陈辉问我跟傻牛说了点儿啥,我没跟他说,我要是说了,他肯定不会同意,他能让他自己冒险,决计不会让我冒险。
  一个小时后,刘叔赶着毛驴车,带着傻牛回来了,这时候,老鬼的干尸也烧得差不多了,这种干尸不比湿尸,干尸的黑皮跟骨头都像枯木似的,早就腐朽了,见火就化。
  我让他们在路边等了一会儿,等干尸彻底烧完,招呼他们俩过来,刘叔来到跟前一看,咋又昏倒一个呢,张嘴想跟我说点儿啥,我连忙冲他摆了摆手。
  两个人一起把陈辉抬到了毛驴车上,刘叔招呼我一起坐车回家吃饭,我这才发现,已经到了吃晌午饭的时候了,不过,我这时候心里灵机一动,把刘叔喊到了大坑边儿上。
  上下看了看刘叔,问道:“刘叔,您想不想让小凤接着上学呀?”
  刘叔顿时一愣,“啥?”似乎不明白我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啥意思,我舔了舔嘴唇说道:“我知道您不让小凤上学,是因为家里没钱,省下钱想供他哥哥上大学。”
  刘叔脸色顿时一暗,没说话,叹了口气,我把脸色一正说道:“我就很后悔没在家上学,现在最不愿意看见跟我一样年龄的孩子,也不上学,这么小就辍学,滋味不好受。”说着,我朝大坑的墓道里一指,“这里面有口棺材,棺材里放着几样儿陪葬品,到底是啥我也没看,应该值点儿钱,您要是有胆量,就下去把那些东西拿出来,只要您拿出来,就是您的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