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吃过中午饭,刘小凤留在家里照看着陈辉跟强顺,刘叔赶着毛驴车,跟我们三个一起又来到了大坑这里。
  眼下呢,只剩下善后工作了,有道是,帮人帮到底,送佛送到西,无头鬼跟女鬼生死两别这么多年,已经不能用“可悲可叹”这词儿来形容了,这时候,怎么着也得把他们俩挖出来,让他们能够死能同穴。
  三个人下到古墓里,那些挖坑的工具、包括那柄大锤,还在墓室门口躺着,我让傻牛跟刘叔,拿上这些工具,先到榆树林中间,去挖女鬼的棺材,交代刘叔,就是榆树林最中间,草长的最好的那片地方,照那地方的中间挖,女鬼的棺材肯定在那里。
  等他们俩扛着家伙什儿上去以后,我钻进墓室,找到无头鬼的人头,还是我之前那件衣裳,把人头包进了衣裳里,随后,来到墓道口破棺材那里,从棺材里往外捡无头鬼的骨头。棺材里的无头鬼,其实已经没啥骨头了,全都腐化了,几乎跟腐朽不堪的棺材底混合到了一块儿了。
  我用手把里面的骨头渣拨拉拨拉,跟人头一起包进了衣裳里。
  等我拎着无头鬼的尸骨来到林子中间的时候,刘叔傻牛他们俩已经刨出一个能有一米多的深坑。我估计,从我们脚下,到老鬼墓室的墓顶位置,大概有四米左右,女鬼的棺材,在墓室的正上方,也就是在四米之间,最多往下刨三米多,应该就能见到女鬼的棺材顶了。
  随后,我把无头鬼的尸骨放在旁边,和刘叔傻牛一起刨了起来。
  刨到两米深的时候,下面居然出现了一块石板,把石板整个拨拉开一看,四方形的石板,十来公分厚,一米见方,石板上面,刻着几个古篆字,四周边缘还刻着一圈符文,这些篆字我一个不认识,符文更是见都没见过,或许陈辉能认识,只可惜他不在这里。
  三个人把石板从坑里抬了出来,我又把石板看了看,感觉这东西,应该跟旁边那两根转阴桩差不多,不会是啥东西,我把大锤拿到了手里,幸亏没让刘叔把大锤还给铁件,抡起大锤,几锤下去,把石板砸了个粉碎,这些邪门儿的东西,存在世上的越少越好。
  随后,接着往下再刨,没一会儿,刘叔累了,爬上土坑休息,我跟傻牛继续刨,傻牛拿洋镐松土,我拿铁钎往坑上铲。往下刨了大概能有五十公分,傻牛一洋镐下去,传来“咚”地一声闷响,就好像洋镐砸在了空箱子上似的,紧跟着,我们俩脚下的土一软,稀里哗啦,我们两个同时朝下陷了下去。
  我心里顿时一惊,难道下面是个洞?不过,陷下去不到一米,两个人停了下来,脚下好像踩着实地了,连忙低头一瞧,我们脚下整个地方,塌下去一个长方形,长不到两米,宽不到大概六十公分左右,我立马儿就明白了,这是口棺材,再朝随我们跌落的那些土块一看,并不是土块,像是已经土质化的木头。
  这个,可能很多人都没见过,那些埋进土里年头很久的棺材,慢慢会被土质化,就是那种木头里有土,土里有木头,木头会变的像土一样脆,傻牛刚才那一洋镐下去,其实是把已经土质化的棺材顶砸碎了,棺材里面有空间,就把我们俩掉了下来。
  我打眼朝这些碎裂的木块下面一看,好像有一个黑乎乎的人形,好像又是一具干尸,连忙招呼傻牛,把这棺材里的土块全扔出去,下面那干尸,很可能就是那女鬼,又特意交代傻牛,在棺材里找地方落脚,小心点儿,别踩上尸体踩坏了。
  两个人在棺材里稳住身子,一齐动手,没一会儿,把棺材的木块清理干净了,我打眼朝棺材里一看,确实,又是一具干尸,这干尸身上也没衣裳,从身上的骨头来看,非常纤细,从嘴里裸露出来的牙齿来看,整整齐齐的,是个年轻女人的尸体,绝对就是那女鬼了。只是她这个皮包骨干尸跟老鬼那个不太一样,因为是被剥皮以后钉进棺材里的,整个干尸上面,没有那种像皮革式的黑皮,只有一层透明膜似的东西,透明膜的下面,隐隐约约好像能看见有少量的肌肉纤维,按照这具干尸上面的痕迹,去想象被剥皮后的样子,挺恐怖的。
  老鬼那具干尸可以亵渎,这具干尸绝对不能亵渎了,我连看都没正眼看几眼,毕竟人家生前是个如花似玉的少女。
  我让傻牛把他身上的外套脱下来,给干尸盖在身上,随后,让他把干尸抱到了上面。
  我蹲在棺材里,把棺材仔细看了看,发现除了棺材底板以外,其他棺材板都还在土里埋着,而且早就已经土质化了,我的疑问立马儿就来了,这些棺材板已经土质化了,刘叔家里那块棺材底板,为啥就没有土质化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