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我这时候心里急迫,他不能再睡了,得用他的阴阳眼了,伸手在他人中上可劲儿掐了一下,强顺顿时痛哼一声,打了激灵,把眼睛睁开了。
  我舒了口气,把手从他人中上拿下来,问道:“你睡好了吧?”
  强顺看看我眨巴两下眼睛,反问我:“我咋在床上躺着咧?”
  我说道:“咱一起下进古墓以后,你偷懒想睡觉,就从上午一直睡到了现在。”
  强顺脑子似乎还不太清楚,听我这么说,也没说话,迷迷糊糊从床上坐起了身,旋即发现陈辉也在床上躺着,疑惑地问我:“陈道长也是在偷懒睡觉么?”
  我伸手一拉他,“你起来吧,咋那么多话呢。”
  强顺穿好鞋子下床了,又疑惑地问我,“咱下到古墓里以后,是不是发生过啥事儿?”
  我答非所问:“啥事儿都没发生,你饿不饿?”
  强顺摇摇头。
  “不饿就别吃饭了,跟我到林子里再走去一趟。”
  “去干啥呀?”
  我没理他,径直到门外走,强顺这时候似乎还有点儿迷糊,迷迷糊糊跟我出了东屋的房门,这时候,傻牛刚好要从外面进门,俩人面对面碰个正着,傻牛冲强顺傻傻一笑,“强顺气气醒捏?”
  强顺看看傻牛,愣了愣,狐疑地问道:“傻牛哥,我咋记得……咱俩好像打过架嘞?”
  傻牛傻笑着摇了摇头,“没有,是你打我,我没打你。”
  强顺一听,立马儿看向了我,“黄河,到底咋回事儿,咱在古墓里的时候,是不是发生过啥事儿?”
  我冲强顺摆了摆手,说道:“没啥事儿,你别问那么多了,白天的时候,你给无头鬼上了身,一直打傻牛哥,后来我把无头鬼赶跑了,现在,我叫你跟我去树林子,就是想找见那无头鬼,给你报仇。”
  强顺一脸难以置信,“我给无头鬼上了身?他不是跟咱们一伙儿的么?”
  我没理他,转脸交代傻牛,在家里看着陈辉,我跟强顺再去林子一趟,傻牛一听,不想留下,非要跟着我们一起去,最后没办吧,只好把他也带上了。
  刘叔这时候,去他们村里铁匠家还铁锤了,我跟刘小凤说,晚上给我们留一下门,我们几个再到榆树林去一趟,很快就回来了。刘小凤满口答应。
  三个人也没赶毛驴车,就这么步行去了。走了将近一个小时,来到了大坑这里,我首先跳进大坑,招呼他们两个也下来,傻牛跳了下来,强顺这时候似乎完全清醒了过来,一脸狐疑,问我,夜里来这里到底要干啥,咋感觉不像是来找无头鬼报仇的呢,因为找鬼报仇,不是我的作风。
  我笑着对他说道:“确实不是来找无头鬼报仇的,我听无头鬼说,这墓里有几样宝贝,只有用你的阴阳眼才能看见,咱下到墓里以后,你把阴阳眼弄开看看。”
  强顺一听,立马儿不乐意了,叫道:“亏你想的出来,墓里阴气重,还是夜里,开阴阳眼你想吓死我么。”
  我就知道,要是告诉强顺实话,强顺肯定不会开阴阳眼,尤其是那女鬼,被剥了皮、浑身上下血淋淋的,强顺更不会开了,还有那男鬼,没脑袋,也够吓人的。
  我对他说道:“你要是不下来,等我跟傻牛哥找见宝贝以后,一点都不会给你。”说着,我一拉傻牛,“傻牛哥,咱进去,别管他了。”
  强顺叫道:“没有我的阴阳眼,你们能找见么?”
  我拉着傻牛没回头,一边往墓道里走,一边说:“没有阴阳眼我有别的办法。”
  走进墓道一半的时候,身后传来了响动,我回头一瞧,强顺跟着下来了,我在心里暗笑,这家伙胆子虽然小,但是一旦在有啥好处的情况下,胆子就变大了。
  我冲他问了一句,“你不是不下来么?”
  强顺不服气道:“你管我呢,我想下来就下来。”
  在墓道里等了他一下,三个人一起走进了墓室。
  我点着一根蜡烛,放到了棺材帮上,朝墓室里看看,说道:“无头鬼大哥,把你们葬在这里还行吗,我把我朋友带来了,要是不行、或者有啥话想说,你就跟我朋友直接说吧,对了,你一个人出来就行了,你恋人就别出来了。”
  我感觉这时候,无头鬼跟女鬼应该就在墓室里。说完,我转身给强顺递了个眼色,示意他把阴阳眼弄开,强顺又是一脸疑惑,问道:“咱不是来找宝贝的么?”
  我一点头,“是呀,你把阴阳眼弄开,让那无头鬼告诉你宝贝在哪儿,对了,你要有心里准备,无头鬼没头,别吓着你。”
  强顺砸了砸嘴,嘀咕了一句,“无头鬼有啥可怕嘞,又不是没见过。”说着,吐口唾沫,把胸口血擦掉了。
  我见他打眼往墓室里一瞧,浑身顿时一激灵,以为他又给啥附身了呢,谁知道他扭过头冲我惊叫道:“这是啥鬼,人身鸟头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