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我笑了,说道:“不用谢,只要你不利用这座古墓害人就行了。”
  强顺立马儿说道:“它说他从没害过人,在你梦里推你的那个就是它。”
  “啥?”我又是一愣,感情在梦里推我的那玩意就是它,要这么说,它应该是故意让我拿到珠子的,那它的目的,难道是让我用珠子收住老鬼,然后,它再来个雀占鸠巢?
  它们的世界,或许也充满了明争暗斗,就像之前的黄山奶奶跟大黑仙一样,只是我们这些凡人不了解罢了。
  我没再说啥,从棺材里拿出女鬼干尸跟无头鬼遗骸,招呼强顺傻牛离开,三个人很快离开古墓,来到了上边儿。
  强顺这时候一脸的不痛快,问我:“黄河,财宝呢?你不是说,古墓里有财宝么。”
  我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骗你的话你也信呀。”
  强顺立马儿急眼了,“我就知道,刘黄河,从小到大,你骗了我多少回咧!”
  我没说话,强顺刚要发作,似乎想起了啥,说道:“对咧,刚才你拿的那个玻璃球子,我听咕咕喵说,那是个宝贝,你拿给我看看。”
  我连忙说道:“你之前不是已经看过了么。”
  强顺叫道:“我现在还想看!”
  我说道:“这时候不能再给你看了。”
  “为啥?”
  “看了你会后悔。”
  强顺当即把嘴一撇,“又想骗我是不是,赶紧给我拿过来!”
  我把玻璃球子从身上拿了出来,这时候,其实我也想让强顺用阴阳眼看看玻璃球子里面的情况,我对他说道:“这可是你自己要看的,把你吓着了可别怪我。”
  强顺一把夺了过去,“少来吓唬我,我是吓大么。”
  他还真是从小吓大的,我又说道:“你要是真敢看,你把玻璃球子放眼睛跟前,往里面看。”
  强顺一撇嘴,“看就看……”说着,把玻璃球子放到一只眼睛跟前,闭上另一只眼,往玻璃球子里面一看……
  哎呀妈呀!强顺顿时大叫一声,甩手把玻璃球子扔了出去,浑身颤抖。
  我一脸平静地弯腰把玻璃球子捡了起来,强顺这时候满脸惊恐,眼睛珠子瞪的老大,就好像给吓傻了似的,从小到大,我都没见他被吓成这样儿过。这个可以理解,试想,我胆子这么大,都给我吓了一跳,又何况他这个从小被吓大的人呢,一般人看见这个,都会吓得受不了。
  我从身上掏出一根烟,点着以后一边抽,一边等强顺回神儿。过了能有十几分钟,强顺终于呼哧呼哧大口大口喘起了气,“唉呀我的妈呀,吓死我咧……”
  我连忙从身上掏出一根烟递给了他,他哆嗦着手接了过去,我问道:“你还看不看了?”
  强顺顿时一脸惊悚,瞥了我一眼,似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哆哆嗦嗦从身上掏出火机,咔咔打好了几下,愣是没打着,我从身上掏出火机,把烟给他点着了。
  强顺哆哆嗦嗦夹着烟,狠狠抽了一大口,算是稳住神儿了,看看我,惊悚地问道:“黄河,这、这球子,到底是个啥东西?”
  我说道:“你在里面看见了啥东西,它就是个啥东西。”
  “这、这里面咋会……太、太可怕咧。”
  我说道:“这里面的东西是天机,你跟我知道就行了,最好不要再跟人说。”不过,后来呢,强顺有一次喝多了,把珠子里的事儿跟陈辉说了,当时傻牛也在一旁听着,陈辉听完以后,一脸惊悚,说了句,这是天机,知道的人,恐怕都活不长呀……
  我站在大坑边儿上,朝四下看了看,四下里黑漆漆的,当即又犯了难,古墓让给了咕咕喵,上哪儿再给这对苦命鸳鸯找块地方呢?
  强顺这时候,已经彻底恢复了过来,不过,他警告我,再也不能叫他看见那颗玻璃球子,要不然,他就再也不跟我玩儿了。
  强顺拉了拉我的袖子,对我说道:“黄河,无头鬼从墓里出来了,他跟我说,想带咱们去个地方,说把他们俩埋在那地方最合适。”
  我忙问:“带咱们去哪儿?”
  强顺回道:“他没说,就说那地方有点儿远,叫咱跟着他走。”
  我当下一寻思,这个挺好,他们自己找的地方,最合他们心意,点头就答应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