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我大概估摸了一下,我们这时候已经走了能有三个多小时了,之前无头鬼说过,到那地方需要两个时辰,也就是四个小时,眼下,应该也快到吧?
  又往前走了一会儿,我忍不住跟强顺说道:“你问问无头鬼,还得走多远,咱具体到底要去哪儿?”
  强顺扭头身边问了两句,问完以后跟我说道:“无头鬼说,快到地方了,等到了地方以后,咱就知道了。”
  “啥咱就知道了?”
  强顺回道:“知道那地方是哪儿了呗。”说完,他侧起耳朵往旁边听了起来,好像无头鬼这时候正在给他说着啥。
  顺着小土路朝南大概又走了有半个小时,小土路也不见了,眼前成了一片杂乱无章的野草地,因为没了路,傻牛想把毛驴车带住,强顺却让傻牛赶着车继续往野草地里直走,我一看,这到底是要去哪儿呀,不过,忍不住话没问强顺。
  在野草地里走了没多远,我发现前面似乎出现了一个小村落,因为黑,也看不大清楚,勉强能看见星星点点有那么几座房子。
  然而,等我们把毛驴车赶进村子里一看,这根本就不算是个村子,只有十来间废弃的老土房子,周围满是荒草,也不知道都荒废了多少年了。
  强顺这时候似乎胸有成竹,让傻牛把毛驴车停在了几座破房子的中央,招呼我们下车。
  下了车以后,我终于忍不住问他,“这到底是哪儿,无头鬼说的地方就是这儿吗?”
  强顺摇了摇头,回道:“不是这儿,不过,无头鬼想叫咱先过来这里看看。”
  我朝这几座破旧的不能再破旧的土房子看了看,说道:“这里有啥好看的,就这里的房子,当厕所都没人敢往里面进。”
  强顺没啃声儿,侧着耳朵好像又在听啥,停了一会儿,强顺对我说道:“无头鬼说咧,这里就是害他们那道士死的地方。”
  我一愣,忙问:“难道那道士的鬼魂也成气候了,无头鬼想叫我把那道士的鬼魂也抓住?”
  强顺说道:“不是,无头鬼说,那道士给官员弄好墓以后,那官员就派人把他乱刀砍死在了这里。”
  “是吗?”我一听就笑了,道士当年恐怕想用邪术巴结官员,将来也好混个荣华富贵啥的,没想到干完活儿以后,给官员卸磨杀驴灭口了,这算不算是咎由自取、作孽不可活呢。
  强顺又说道:“黄河,刚才在路上,无头鬼给我讲了一个故事,你想不想听?”
  我看了他一眼,“你告诉无头鬼,赶紧带咱们去找那地方,深更半夜的,谁有心情听故事。”
  强顺说道:“你最好还是听听吧,这故事是那咕咕喵讲给无头鬼的,可有意思咧。”说着,强顺居然诡异的笑了起来。
  这时候呢,一路过来,给板车颠的屁股生疼,转一寻思,在这里歇一会儿也行。
  强顺清了清嗓子,长篇大论讲了起来:“这里在很早以前,是一片林子,林子里有座破道观,那道士就住在这座破道观里,后来,道士帮官员修好墓回到这里,晚上,就是官员派来的人乱刀砍死了,那些人,把道士的尸体埋在了道观后面。过了很多年以后,一群人过来把这里的树砍了,在这里盖起了房子,挖地基的时候,把道士的尸体挖了出来,等他们把房子盖好,道士的鬼魂就开始闹咧,闹得这里的人死的死、跑的跑,房子就空下了,再没人敢过来这里住,后来,来了一伙盗墓贼,他们不知道这里闹鬼,就在这里住下了,那道士鬼魂就闹他们,谁知道,这伙盗墓贼里边儿,有个家传驱邪驱鬼术的人,把那道士鬼给收住了,那人说,道士生前作恶多端,一定要叫他永不超生。”
  听强顺说到这儿,我眨巴了两下眼睛,小声嘀咕了一句,“我咋感觉好像在哪儿听过呢。”
  强顺笑了,连忙补充了一句,“那人号称‘屠龙大侠’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