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等他们父女两磕完头以后,我过去也磕了一个。其实按照我们家乡的规矩,这是不允许的,自己家里的灶王爷,只有自己家里人才能祭,而且,这天晚上祭完灶以后,就不能再出门了,也不能随随便便到人家家里串门,这个是因为啥,我就不知道了,反正每到腊月二十三那天晚上,我们那里的人几乎都是这么做的,晚上到大街上一看,整个儿冷冷清清的,都在自己家里猫着呢。当然了,现在的人,啥都无所谓了,趁着过年放假,天天扎堆喝酒打麻将,管它二十三还是二十四呢。
  我磕完以后,强顺跟傻牛也过去磕了个头。陈辉没磕头,陈辉说,他们出家人不祭灶,因为已经不在“俗家”了,何来的“俗灶”?当然了,灶王爷也属于道家的仙,还是要敬的,只是不在腊月二十三这天祭灶而已。
  等香炉里的香烧完以后,我让刘叔把龛台里的灶王爷画像请下来,在院里烧掉,等画像烧完以后,把供桌上的茶水泼到纸灰上,纸灰撒到院门口,这个,就等于是把灶王爷送走了,等到年三十中午,再把他老人家迎回来。
  祭完灶以后,把方桌抬进屋里,刘叔拿出两瓶酒,几个人坐在一起吃吃喝喝。
  第二天,也就是腊月二十四,我们一大早离开了刘叔的家。记得那天天气不怎么好,大清早就阴沉沉的,就跟我的心情一样。刘叔虽然对我们一再挽留,但是我们真的不能再继续住下去了。
  临走时,我交代刘小凤,那串念珠,你要好好保管,将来传给你的后世子孙,让它一直流传下去,这是念珠主人的心愿,也是我的心愿。
  自那离开以后,我不记得自己回去过,我甚至现在都不记得那地方具体在哪儿。
  破掉铜牌,不但要应时日,还需要一个山水之间、阴阳之地。
  之前,陈辉跟我说过,他知道一个地方,很像我说的这个“山水之间阴阳之地”。这时候,离三月三“初阳”,还有一段日子,陈辉的意思,领我先到那里看看,如果那地方行的话,就在附近找地方停下,等来年三月三,如果不行的话,就赶紧另找地方。
  离开刘叔他们家,陈辉领着我们一直朝东走,走过榆树林以后,还是继续朝东,感觉有点儿漫无目的,我就忍不住就陈辉,那地方具体在哪儿呢?
  陈辉说,还远的很,步行的话,至少要走大半个月,这还是在我们不迷路的前提下。这时候,陈辉也没弄明白我们现在具体在哪儿呢。
  也就是在这时候,我才知道,原来陈辉所到之处,从来不记地名,只记方向,也从来不会张嘴问路,从不会问当地人你们这里是哪儿,是啥地方、叫个啥名字。陈辉说,只有俗家人才会这么问,出家人放下一切、忘断一切,只知有天、有地、有四方。
  用陈辉的原话说:“四方云游,何须问路,清晨早起,随心而动,心欲往西、便往西,心欲往东、便往东。”
  后来我才弄明白,陈辉这句话,原来有很多种含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