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我们几个一听,相互看了一眼,说真的,我们是打镇子北边过来的,镇子南边并没有去过,并不知镇子南边还有座庙。
  老头儿把钢精锅里的饭菜给我们倒进碗里,催促我们跟他走,我朝陈辉看了一眼,陈辉没吭声儿,几个人收拾收拾行李,跟着老头儿来到了镇子最南边。
  大老远的,我们就看见路东有座大院子,看院墙跟里面的房子,像是有些年头儿了,土墙、灰瓦房子。
  陈辉这时候有点儿犹豫,他怕是座佛家的庙,他一个道家的,不可能进佛家的庙。不过,等我们到了跟前一看,是座道家的娘娘庙,地方还挺大,大院子里边五六间殿房,供着很多道家的祖师,正首位供的是几位娘娘,具体是那几位,我记不清楚了,好像是十二家老母里面的其中几位吧。
  跟着老头儿进到里面,这时候是中午,也就刚吃过饭的样子,很多已经吃过饭的人,正在里面烧香磕头,人还不少。
  庙里有看庙的庙祝,老头儿似乎跟庙祝还挺熟,跟庙祝说了一声。这庙祝是个老婆婆,看年龄比陈辉还大,拄着个拐棍,挺慈祥的,她把我们领到了主殿后面,后面有两座小土瓦房,看样子年头儿比这前面几座大殿还要久,老婆婆说,这是过去的旧殿,当年破四旧的时候,里面的神像都被砸了,后来就没再往里面供神像,在前边又重新盖的殿房,要是你们不嫌弃,就住在里面吧。我们一看,咋能嫌弃呢,怎么也比大树底下四面吹冷风强。
  四个人住进了一间旧殿里,等我们放好行李摆置好铺盖,忙活完了,把刘小凤之前给我们洗好的干净衣裳换上,跟着陈辉来到前面几座大殿里,给殿里的仙家们挨个儿上了香磕了头,陈辉还被看庙的老婆婆拉住聊了几句,初一的下午,也就这么过去了。
  一转眼,来到了晚上,之前那位老头儿又来了,又给我们带来一些饭菜,没一会儿,又有很多人给我们送来吃的,有些人见我们衣裳穿的单薄,就问我们要不要旧棉袄、旧大衣啥的。这大冷的天儿,我们不但需要吃的,更需要厚衣裳,求之不得。有些人就返自己回家里,给我们拿来一些厚衣物,虽然都是旧的,穿身上照样儿暖和,在那一刻呢,我感觉人间还是有温暖的、世上还是有好人的。
  大年初一的晚上,不比年三十的晚上,不过也挺热闹的,尤其是庙里,人来人往,烧香的人特别多,同时呢,大街上噼里啪啦的,哪儿都是孩子或者大人放鞭炮的声音。
  我领着傻牛强顺、到街上转了一圈,看镇子里的人放烟花放炮,闻着街上炮仗炸出来的硝烟味儿,我终于感觉到一丝过年的味道了。
  陈辉这天呢,很晚才做功课,可能是香客们的喧哗跟炮仗声,让他不能静心吧。
  等他做完功课,我们三个也从街上意犹未尽的回来了。陈辉把我们三个叫到跟前,破天荒微笑着对我们说,今天是大年初一,我们道家不兴给压岁钱,不过,我给我们三个准备了一份礼物。
  我们三个一听,既意外又高兴,没想到,这倔老头儿大过年的,还能想着给我们准备礼物。
  陈辉一边说着,一边把手伸进怀里摸索起来,摸索一会儿,从怀里掏出一个物件儿,我跟强顺满脸笑容,很兴奋地朝那物件儿一看,顿时把笑容凝固住了……
  这、这是啥礼物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