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给红脸!给红脸!给红脸!给红脸! 什么时候出书呀,期待 哇哦,要翻页啦,!顶贴..给红脸!给红脸!给红脸!给红脸! 什么时候出书呀,期待 哇哦,要翻页啦,!顶贴..给红脸!给红脸!给红脸!给红脸! 什么时候出书呀,期待 哇哦,要翻页啦,!顶贴..给红脸!给红脸!给红脸!给红脸! 什么时候出书呀,期待 哇哦,要翻页啦,!顶贴..
  陈辉在庙里,给他们做了一场祈福仪式,祈求上苍保佑他们镇子上的人安康长寿。之后,跟庙里的老婆婆,还有之前那位老头儿,道了个别,收拾收拾行李,我们离开了镇子,继续朝南走了起来。
  一转眼的,半个月过去了,依着陈辉之前说的,破铜牌那地方,要走半个多月,我估摸着时间,这都半个月了,也该到了吧。陈辉这时候,除了每天敦促我们俩念《道德经》,几乎跟我们再没二话,一门心思传傻牛道家的那些东西,而且,教傻牛的时候,我们俩还得回避。陈辉的意思,我们俩要是想听,也得入他们道门,陈辉那句原话咋说来着,讳法不传俗人耳。我们俩都是俗人。
  当时,也不知道是走到哪儿,有这么一天上午,往前走着走着,远远地看见前边有座大山,我们脚下的水泥路,笔直地通向那大山座的山脚。
  等走进些一看,这山不算险峻,不过看着巍峨挺拔,似乎很有灵性,比我们家乡那里的山,不知道强了多少倍。
  在山脚下,有个镇子,镇子并不大,不过,走进镇子里一看,路边的商铺一家挨一家,十分的繁华,很多店铺门口都写着大牌子,出售野山茶、山货等等,看样子他们这座山上可能产茶叶。
  陈辉朝那座山上一指,说上山有几条瀑布,还有水潭,刚好应了破铜牌的“山水之间”,要是在夏日,爬到山腰,有凉风吹过,叫人感觉不到丝毫的暑意,说明这山上有阴阳交接之气,应了破铜牌的“阴阳之地”。
  听陈辉这么说,我觉得好像有点儿道理,之前老蛇也没给我说清楚啥是个山水之间、阴阳之地,应该就是陈辉说的这种吧。
  穿过镇子,等我们到了近前一看,山脚下整个给围墙拦住了,想上山只有一个入口,进门还得买门票。这时候,我们所带的食物早就吃完了,一直靠着陈辉身上那么一点钱维持着。眼下我们都快吃不上饭了,哪儿有钱买门票呀。
  陈辉就带着我们,顺着山脚下的围墙,一路往西走。从上午一直绕到中午,也不知道走了多远,后来出现一条河,围墙没了,但是河又拦住了上山的去路,又顺着河不知道走了多远,终于出现了一座木桥,像是人工临时搭建的。
  从桥上过去,这才来到了山脚下,只是,山体陡峭,没办法攀爬,接着又往西走,这时候,周围显得十分荒凉,也不见个人影,有种荒无人烟的感觉。
  又朝前走了没多远,山体上出现了一条不怎么明显的小路,非常陡峭,看样子似乎能通到山上。
  这时候也就晌午刚过,几个人又累又饿,在山脚下把最后几个馒头吃完,歇了一会儿,陈辉领着我们开始上山,可以说,这小路根本就不是路,几乎都是四脚朝地,揪着山体上那些灌木跟小树往上爬的,非常艰辛,用现在的话说,这就是“逃票”的下场,不过,别有一番滋味儿。
  这时候,虽然已经过了十五十六元宵节,但是,天气还是冷的要命,这里的山不比之前要门票的那地方,那里有四季长青的树木,这里整个光秃秃的,也不能说啥都没有,全是些没叶子的灌木,除了灌木就是枯草小树。附近山上,好像还有很一大片树林,到底啥树我也不知道,反正这座山上的植被,比我们山上的要丰富的多。
  跟着陈辉朝山上爬了能有一个多小时,来到了一个山坳处,这里似乎没啥人来过,看着很原始,周围枯草啥的十分茂盛,并没有给人踩踏的痕迹。陈辉说,前几年这里还没有被人拦住收门票,山上有座三清观,他在那里住过几天,后来在山上找清净地方做功课的时候,发现了这里。
  陈辉领着我们走进山坳,山坳里有个水潭,直径也就四五米的样子,从头顶山梁上落下一道小瀑布,直接跌进水潭里。水潭里的水不见多,也不见少,就好像潭底有个无底洞,导致潭水一直不能从坑里溢出来。我朝山坳周围看了看,这时候天气还没变暖,要是等到春暖花开,有山有水,这里景色一定很不错。
  陈辉朝水潭旁边一指,旁边有块空地,问我,看那里适不适合做法。我朝那地方一看,地方不大,两米见方,眼前是水,背后是山,真是应了“山水之间”,而且,太阳在正中天的时候,这里照不到阳光,是一片阴凉地,似乎又暗合了“阴阳之地”。我当时估摸着,山水之间、阴阳之地,应该就是这里了。
  把地方确定下来以后,接着就该等三月三“初阳”的到来了。
  几个人原路返回,又回到了镇子上,跟镇子上的人打听,看他们附近有没有道观啥的,这时候距离三月三还早,我们必须找地方先暂住下来。
  这位当地人一看我们几个的打扮,白了我们几个一眼,说话也是阴阳怪气儿的,他对我们说,你们就是把头发剃了,装成和尚,人家卖票的也不叫你们上山,想上山一个人出十块钱,我找人从小路把你们领上去。
  我们一听,这是啥意思,我们不就是问个道观嘛,陈辉阅历多,连忙朝我们一摆手,我们不再跟这人说啥了。
  之后,在他们镇子上一连又问了几个人,那些人不是不耐烦的对我们说不知道,就是刚才那套路,出钱,领你们进山。我们说,我们不进山,人家就反问我们,不进山看风景儿,你们来这里干啥,别看你们装成道士,进山照样得收钱。
  这话说的,我们至于装道士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