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我站在山的最高点,朝山的两侧看了看,反问强顺:“你说咱们爬这山都这么费劲儿,瞎子跟疤脸能爬上来吗?”
  强顺一愣,随即会意我的意思了,我又说道:“从今天晚上开始,咱们得轮流守夜,罗家的人不好惹,别等咱们半夜睡着了,他们给咱再下啥邪术。”我又朝山的两侧看看,又说道:“这山上没啥树,咱睡在山顶,往两边一看,只要有人爬山咱就能发现。”
  前半夜,是傻牛守的夜,后半夜是我。强顺体力不如我们俩,白天把他累的不轻,就没叫他守。
  前半夜好守,后半夜难熬,所幸这一夜没出啥事儿,就在天色蒙蒙亮的时候,我来了困意,连忙给自己点着一根烟,走到山的最高点,一边抽烟吹凉风,一边朝西南方向远眺。
  我发现西南方向那里,似乎有条大河,昨天晚上因为黑,没发现,这时候居高临下看上去水光粼粼的,我估计离我们这里能有十来里地,当即心头一动,之前陈辉用罗家人那邪器做法的时候,那小珠子动得很慢,按照小珠子动得那距离来看,破铜牌的地方,应该在千里之外,不过现在看来,那地方离我们并不是太远。
  为啥我这么想呢,因为瞎子跟疤脸走的速度很慢,比我们的速度慢了好几倍,当时是按照我们行走的速度推算的,要是按照他们俩的行走速度推算的话,破铜牌那地方,应该在百里之外,不远处的那条大河,似乎刚好对上号儿。
  我连忙把强顺跟傻牛喊了起来,“都起来别睡了,收拾行李,马上出发。”
  三个人下了山以后,不再顺着公路走,直接朝西南方向那条大河走了起来。
  有道是望山跑死马,我看见的那条河,在群山环绕之间,之前看着能有十来里地,这一走起来,那可就不止了,主要是没有路,群山倒是都不高,只是翻过一座又一座。
  快到晌午的时候,我们三个穿过一片乱七八糟的山林,从山下下来终于走到了河边。
  我打眼朝这河一看,河面也不是太宽,二三十米的样子,不过,不远处是一大片水域,看着很像条湖,之前我在山上看到的,应该就是这条湖。在湖水中间,居然还有个不大的小岛,锥形的,其实这岛还是山,只是它高出了水面,看着就像是座岛了,上面郁郁葱葱的全是植物跟灌木。
  我们顺着河走到那一大片水域跟前,发现水边还有条路,也就一辆车的宽度。从早上到现在,走了一上午,这是我们见的第一条路。
  在路尽头的水边,还漂这一条很简陋的船,是用汽车的内胎并排捆绑而成的,内胎上面铺着木板,这要是载上两三个人,显然是没问题的,只是船上面没有竹篙跟船桨,连接着岸上还锁着一条固定的铁链。
  我们看着这船都挺新奇的,见周围也没有人,强顺跟傻牛首先跑到船边爬了上去,我一看,我也过去吧。
  三个人坐在船上一边歇脚,一边吃东西,就在这时候,忽然听远处有人喊了一嗓子,“你们三个在干什么呢!”
  我们三个顿时吓得一激灵,扭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