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老婆婆这时候追了出来,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,“小兄弟,今天说啥你们也得在俺们家里吃顿饭,不许走。”
  壮汉也追了出来,冲老婆婆叫道:“妈,这些外地人,没一个好东西,你忘了前几天那个瞎子跟那个哑巴了么,你还把咱家的船借给了他们,俺爹的坟,就是他们俩刨的!”
  这时候我本想甩开老婆婆,一听壮汉这话,连忙看向了壮汉,问道:“大叔,你说的那个瞎子跟那个哑巴,是不是都是四十多岁,那哑巴半张脸上还全是疤?”
  壮汉一听,眼睛立马儿瞪圆了,质问道:“你们认识?”
  我连忙摇头,“我们不认识,不过,在路上碰见了。”
  壮汉连忙问:“在哪个路上碰见的?”
  我朝东北方向一指,“就在、就在东北边那条穿山公路上。”
  壮汉顿时大骂一声,撇开我们几个,离开房子这里,顺着路撒腿跑了起来。
  老婆婆颤颤巍巍撵到路上,冲壮汉的背影大叫:“孩儿呀,快回来吧,别去追啦。”
  壮汉就像没听见似的,头也不会,一会儿就在山路上跑没影儿了,老婆婆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  这时候,我也不想离开了,眼下可以断定,这老婆婆跟罗家人没一点儿关系,严格来说,不但没关系,他们之间还有仇,瞎子跟疤脸缺德的刨了他们家的坟。
  老婆婆转身回来,一把又拉住了我,“小兄弟呀,你们跟我进屋吧,吃顿饭再走。”
  我问道:“老奶奶,那瞎子跟哑巴是咋回事儿呀?”
  老婆婆一边叹气,一边拉着我往屋里走,刚走到屋门口,强顺叫了一声,“水烧开咧。”
  老婆婆连忙松开我,进屋端出一个面盆,面盆里满满一盆面条,把面条一点点放进锅里。我在后头一直跟着她,这时候问道:“您能跟我说说那瞎子跟疤脸的事儿吗?”
  老婆婆回头看了我一眼,又叹了口气,说道:“就在几天前,俺们家来了一个瞎子跟一个哑巴,那瞎子一嘴的南方口音,说啥,他们俩在路上给人下了毒咒,瞎子受了伤,问我附近有没有啥能躲起来养伤的地方,我见他们俩一身黑气,特别是那个瞎子,身上的黑气特别重……”
  老婆婆说到这儿,让我想起了之前的瞎婆婆,瞎婆婆当时就能看见罗五身上的黑气,我忍不住问了一句,“您也能看见呀?”
  老婆婆点了点头,说道:“前些年,俺们家老头子,把柏山老爷请回了家,后来,我得了柏山老爷一些仙气儿,要不然,我咋能看出你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呢。”老婆婆接着说道:“我看那瞎子浑身黑气,那瞎子就跟我说,那是因为别人给他下毒咒,把他害成这样儿的,说得怪可怜的,我就相信了他们,让他们在俺们家里住下了。”
  “那瞎子会掐算,掐的特别准,后来,瞎子就跟我说,说我们这里水中间那个岛上,有一种草药,能破他们身上的毒咒,想找条船到那岛上去,我就叫儿子  那岛上去,我就叫儿子把船借给了他们,还借给了他们一把锄头。”
  “我也不知道他们从岛上弄来些啥草药,过了没几天,他们又要去,我就叫儿子把船又借给了他们,那次他们是晚上去的,一去就没再回来,早上的时候,我叫儿子到水边看了看,船在水边停着,瞎子跟那哑巴都不见咧。”
  “瞎子跟哑巴不见了以后,我当天夜里就做了个梦,梦见我家老头子回来了,老头子跟我说,他的坟让人给刨了,我们家老头子的坟,就在那座岛上,那是他临死前指的地方,说那地方风水好。我儿子就上岛看了看,他爹的坟还真叫人给刨开咧,那刨开的土堆上边儿,还放着俺们家的那把锄头,你说,这不就是他们俩刨的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