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毕竟是在人家家里,我也不想跟人家闹僵,冲壮汉喊了一声,“大叔,进屋里吃吧,外面热。”
  壮汉闻言,停下筷子冷冷瞪了我一眼,“我在我自己家里,想在哪儿在哪儿吃,碍着你啥事儿了吗!”
  我当即给噎住了,舔了舔嘴唇,热脸贴凉屁股,真是不可理喻。老婆婆赶忙过来,小声对我说道:“别理他,从小就这样儿,脾气坏,说话不饶人,你回来吃你的吧。”
  还吃啥呀吃,这顿饭吃的,直堵心窝。碗里的面条,被我勉强吃掉一大半的时候,就听外面的壮汉冲屋里喊叫道:“妈,我回我自己家了,我爸那坟,你要是想迁,你就自己找人迁吧,还有,还有屋里这三个外地货,你就对他们好吧,迟早给他们骗死你!”
  一听壮汉这话,我一口都吃不下去了,这话说的咋这么不中听呢,我们骗谁了,又不是我们非要来你们家吃饭的,我们外地人咋了,你们本地人就特别好吗,就你这德性,我看也好不到哪儿去。
  本想把碗筷撂下不吃了,但是,我们家没有在碗里剩饭的习惯,就算吃不下,也得把碗里的饭硬着头皮吃完。我一赌气,三口两口把碗里的饭全拨拉到了嘴里,撑起喉咙生生咽了进肚子里。放下碗筷,直接招呼傻牛强顺,走,咱们赶紧离开这里。
  傻牛倒是没啥,可强顺不傻呀,他听着壮汉的话心里也不痛快,所幸这时候两个人也吃的差不多了,全都放下碗筷,二话不说,背起行李就走。
  三个人出了屋来到外面,壮汉的碗筷在灶台上放着,人已经不见了。老婆婆追了出来,拦下我们,“小兄弟呀,这时候天热,要不你们歇过晌再走吧。”
  我冲老婆婆笑道:“老奶奶,我们还有事儿呢,着急赶路,谢谢您给我们做的饭。”
  老婆婆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那你们临走前,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到底是干啥的,为啥我老是看你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呢。”
  我笑着说道:“我跟别的孩子一模一样,我又没比别人多长一条胳膊一条腿。”
  老婆婆摇摇头,“不对不对,你肯定不一样,我就想听你一句话,你到底是干啥的,你们家里人是干啥的。”
  我看了看老婆婆,这要是不告诉她,是不是要缠着我不让走呢,不过,我这时候也感觉她好像是真看出点儿啥,转念一合计,我们家这个,也没啥好跟人隐瞒的,老婆婆又不是罗家的人,就算告诉她也没啥事儿。
  我说道:“其实我们家祖上,从我爷爷的爷爷那一辈开始,就帮人驱邪驱鬼,一直传到我这一辈。”
  “哦。”老婆婆旋即露出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,“怪不得呢,我说咋看你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呢,原来也是帮人看事儿的呀。”老婆婆又上下打量了我几眼,说道:“只是,你这么小的年龄,说出去恐怕别人都不相信吧?”
  我点了点头,确实很多人都不相信,我随即忍不住回问了老婆婆一句,“老奶奶,听您的口气,你也经常帮人看事儿吗?”
  老婆婆微微点了点头,说道:“自打得了柏山老爷的仙气儿以后,我也能给人看个小病小灾儿的,我看不了的时候,就把柏山老爷请过来,让他亲自给人看。”
  听老婆婆这么说,我的兴趣倒是上来了,我问道:“那您能不能现在把柏山老爷请过来,问问他为啥要让您请我们吃饭呢?”
  老婆婆随即一脸难色的回道:“我今天清早起来就问过咧,柏山老爷啥也没说。”
  我一听,这就奇怪了,这位“柏山老爷”我们又不认识,他不欠我们的,我们也不欠他的,他凭啥要请我们吃饭呢?转念又一寻思,这位不会也像刘叔家里的那位灶王爷似的,也想来我这里讨个香火吧。一般干我们这行的人,那些仙家都喜欢来找我们讨香火,因为我们懂行懂规矩。
  我问老婆婆,“老奶奶,您家里有香吗?”
  老婆婆连忙点头,“有、有,多着呢。”
  我让强顺跟傻牛在外面等我一会儿,我转身又随老婆婆进了屋。老婆婆从里屋给我拿出两捆香,我只拿了其中一捆,用火机把香点着,刚要往牌位前面的香炉里插。这时候,就听老婆婆“咦”了一声,说道:“这取登,咋跑这儿来咧?”
  我拿着香扭头一看,就见老婆婆走到条几跟前,伸手从牌位旁边拿起一盒火柴,在火柴下面,似乎还有东西,我打眼一瞧,是一把钥匙,老婆婆随手把钥匙也拿了起来,放在眼前端详一番,说道:“这不是……俺孩儿锁船的那把钥匙么,咋会在这儿嘞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