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246,我见老婆婆盯着钥匙盯的出神儿,我这里没注意,给香头上落下来的香灰烫了一下,手一哆嗦,连忙把香头上所有的香灰磕掉,香身贴额头,冲着牌位恭恭敬敬拜了三拜。
  等我把香插进沙碗里以后,老婆婆这才回了神儿,朝牌位看看,老婆婆说了一句:“一定是柏山老爷从我儿子身上拿回来的。”老婆婆转而又对我说道:“这钥匙一直都在我儿子身上放着,他爸的坟给瞎子和哑巴刨了以后,他就没再把钥匙往我这里搁过。”
  我眨巴了两下眼睛,没说话,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该说啥。老婆婆接着说道:“这肯定是柏山老爷给我的指示,想叫我把我们家老头儿的坟迁到别处去。”
  听老婆婆这么水哦,我点了点头,顺着她的话说道:“那您就去山外找几个人,把老爷爷的坟迁出去吧。”
  老婆婆旋即露出一脸难色,叹着气说道:“这里离山外几十里地,就凭我一个老婆子……”老婆婆摇了摇头,“恐怕走不出去呀,你看我家里这些吃的、用的,都是儿子从山外给我带进来的,要是叫我自己出去,恐怕走到半路就走不动咧。”旋即,老婆婆一怔,像是想起了啥,问我:“小兄弟呀,你们不是来我们这里找亲戚,迷路才来到我们这里的么?”
  我点了点头,老婆婆又说道:“那你们能不能带上我,我认的路,我能给你们带路,把你们领出去。”
  我一听,干咽了口唾沫,心说,这撒谎还真没啥好处,别人一认真我这里露馅儿。眼下看来,不得不跟老婆婆说实话了。
  我尴尬地冲老婆婆笑了笑,说道:“老奶奶,真对不起呀,之前其实……我对您撒谎了,其实……其实我们并不是迷路才来到你们这里的,我们是专门来你们这里看看的。”
  老婆婆顿时露出一脸迷惑,问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来我们这里看啥呀?”
  我回道:“这个,就不能再告诉您了,您也是干这行的,有些事儿您也知道,天机不可泄露。”
  “是是是……”老婆婆随即点了点头,一脸若有所思的。
  这时候呢,其实已经没我啥事儿了,老婆婆家这位柏山老爷,要是真的是来找我讨香火的,我已经给他上过了,也不欠他啥了。
  我对老婆婆说道:“老奶奶,要不您忙您的事儿吧,我们先走了昂。”
  老婆婆闻言,连忙又拦下了我,“先等等,小兄弟,你先等等,你们是不是不出山呀?”
  我点了点头,老婆婆又问:“那你们打算在这里呆几天呀?”
  我回道:“我要在这里找一个地方,也不知道要呆几天,要是今天能找见,今天可能就会出去,要是找不见,可能要多呆上几天。”
  老婆婆闻言,眼神里顿时闪过一丝喜色,说道:“那、那你们能不能多呆上几天呢,你放心,就住在我家里,我管你们吃喝。”
  我朝老婆婆狐疑地看了一眼,别看我当时小,我可不傻,冲老婆婆笑了起来,开玩笑似的问了一句:“老奶奶,您不会是想让我们三个帮着您迁坟吧?”
  老婆婆立马儿也笑了,一把拉住了我的手,“对对对,我就是这心思,你这孩子,真是懂事儿。”
  我懂事儿?我苦笑了起来,老婆婆赶紧又说道:“你放心,不白让你们干活,不光管你们吃管你们住,我还给你们发工钱。”老婆婆话音刚落,门口那里光线一暗,我们俩同时朝门口看了过去。
  强顺跟傻牛出现在了门口,强顺朝我看看,催促道:“黄河,俺们俩等你半天咧,咱还走不走啦。”
  我刚要张嘴说“走”,老婆婆抢着说道:“不走了不走了,你们朋友要帮我干点活儿,我管你们吃管你们住,还给你们工钱。”
  强顺顿时一脸困惑,看向我问道:“黄河,咱不是要去找……”
  我连忙冲强顺一瞪眼,强顺也不傻,立马儿会意,把下面要说的话咽了回去,说道:“地方咱还没找见嘞,你咋找上活儿干啦。”
  我没理强顺,扭头对老婆婆说道:“老奶奶,就凭我们三个,恐怕也帮您迁不了坟,您还是到山外找人吧,您想想,光老爷爷的棺材,我们三个恐怕都抬不动,我们就算能把坟刨开,棺材也弄不出来。”
  老婆婆轻轻摆了摆手,“哪儿棺材呀,光身儿埋的。”
  “啥?”我就是一愣,“光身儿”的意思,就是不但没棺材,身上还一丝不挂,看他们家这样子,就算再穷,也不至于不给死者穿衣裳吧。
  老婆婆解释道:“这是俺们家老头儿子临死前交代的,光身下葬,谁也不知道他是个啥意思,这算算,埋下也有五六年了吧,人恐怕就剩下一把骨头了……小兄弟呀,我找你帮忙,也是因为你们家是干这个的,肯定不会怕那一堆烂骨头,要是找别人,还不知道他们敢不敢捡俺们家老头子的骨头呢。”
  我一听,原来老婆婆叫我帮忙,还有这么一层心思,还别说,一般人还真没有跳到墓坑里捡骨头的勇气,老婆婆找上我,好像是找对人了。不过,我忽然间感觉,这好像给是柏山老爷安排好的,之前老婆婆做饭,火柴没了,我不明就里的过来帮她点火,然后她留我们吃饭,最后火柴出现了,火柴下面还压了一把钥匙,这钥匙啥意思,不用想也能明白了。
  我心里旋即一阵不痛快,自打从家里出来,我就没好过过,走到哪儿都他娘的一屁股事儿,尤其是这些仙家们,好像我很好支派似的,个个都想把我当驴使唤一回,这一回,又该着这位所谓的“柏山老爷”了。
  我咬了咬牙,对老婆婆说道:“老奶奶,工钱就算了,不就是老爷爷的一堆骨头嘛,您给我们找几样儿刨坑的家伙,咱现在就过去。”
  老婆婆听我这么说,显得非常高兴,说道:“不着急不着急,现在热,等歇过晌了咱再去。”
  老婆婆住的这个房子,就一个里间屋,一个外间屋,里间屋是老婆婆的卧室,外间屋还有一张床,那是给她儿子准备的,有时候她儿子过来看她,在外间屋的床上休息两天,之前那个瞎子,就在这床上睡过几夜。
  我怕这床上有啥问题,让傻牛跟强顺睡地上,我先在床上躺一次,真有啥问题,我先顶上。
  在老婆婆家午休了一个多小时,下午,老婆婆给我们找来一把锄头一把铁钎,她家里没啥工具,这是她山上挖野菜用的家伙什儿。之后,老婆婆又从灶台旁边的柴禾垛上,拿给我们一支木浆,这是让我们划船用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