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后来,流浪四年回到家里,我认识了我老婆的大也,他是我们当地给人看风水的先生,我听他提起过,像这种情况,就是有人想要破坟地里的风水,而且这做法儿,是最恶毒、最损人的。
  像这种埋死人的阴地,死者埋下去以后,会慢慢跟周围的风水融为一体,等过上几年,死者就会完全融入周围的风水里,这个一般快的三年,慢的在六到十年。融入之后,死者就会成为坟墓风水的一部分,这时候,死者的家里人就会开始受益,如果这时候把坟刨开,破坏掉墓冢里的死者遗骸,或者人为的造成死者遗骸的缺失,就会导致周围风水跟着一起缺失。风水气场,也像一个平台,在这座平台的下面,很多个支撑点,突然失去一个支撑点,平台就会不稳或者倾斜。
  风水学上所说的藏风聚水,一旦墓里的气场缺失了一部分,就成了漏风跑水,轻则整个风水脉路完全失去作用,重则好冢变恶坟,死者家里人也会跟着时运不济、灾祸连绵。
  眼下老头儿的头骨不见了,就等于是把这里的风水宝地给打出了一个缺口,也等于是给破掉了,瞎子他们破掉这里的风水,肯定是有目的的。当然了,我当时并不知道毁坏死者遗骸,会破掉整个墓地里的风水。
  我安慰了老婆婆几句以后,我招呼傻牛跟强顺,在墓地周围找找,看是不是瞎子跟疤脸把头骨刨出来以后,扔到附近草窝里了。三个人随即一起找了起来,不过,找了半天啥也没找见。
  老婆婆见状冲我们摆了摆手,“你们别找咧,就把这些带回去算了。”老婆婆这时候显得很沮丧,她似乎也知道,不管现在再做什么,都已经于事无补了,不如早早把老头儿的遗骸迁出来,换个太平的地方安葬。
  我随即跳到墓坑里,把老头儿的骨头一根根往上递,傻牛在墓坑边上接着,老婆婆从身上拿出打家里带来的一面床单,平铺在坟地旁边的草地里,从傻牛手里接过骨头,一根根在床单上放好。
  等我拿起最后一根骨头的时候,冷不丁的就感觉脚下给啥东西扎了一下,所幸这时候我还穿着冬天的鞋子,鞋底比较厚,只给那东西硌了一下,脚没扎伤。
  我连忙把最后一块骨头递给傻牛,蹲下身子朝自己脚下查看,因为脚下是虚土,给我踩出一个深脚印,就见脚印的前脚掌那里,有一截黑黑的东西,能有圆珠笔的笔芯粗细,上面尖尖的,在土里立着,露出土面不到一公分,要不是我把这里的土踩陷下去,这东西还露出来呢。
  我觉着有点儿奇怪,这里的山石、植物,都不是黑的,这黑东西是个啥呢,难道是根黑色的木刺?我鬼使神差的伸手捏住这东西,往上拔了拔,居然没能拔出来,又使劲儿一拔,居然纹丝不动,这小东西,埋的好像还挺深的。我好奇心上来了,就像弄清楚这到底是个啥,招呼上面的傻牛,把铁钎递给我。
  傻牛递来铁钎,我拿着铁钎顺着这玩意的旁边,往下刨了刨,谁知道,这玩意上面细,下面粗,上面只有笔芯粗细,刨了二三十公分以后,下面变成了铅笔粗细,黑乎乎的,看着并不像是啥植物的木刺。又刨了能有十几公分,成了拇指粗细,再往下刨,木刺没了,尽头连着一个黑疙瘩,能有拳头大小。
  我停下铁钎,蹲下身子朝黑疙瘩一看,心里顿时一跳,这不是个黑疙瘩,是一只蜷缩着身子的黑色癞蛤蟆,癞蛤蟆的脑袋低着,前后四肢都在圆圆的肚皮上贴着,像个球似的,这根长长的木刺,似乎是从癞蛤蟆的头顶上长出来的。
  这是个啥玩意儿?一只长着独角的癞蛤蟆?这都叫我觉得不可思议了,接着往下再刨,癞蛤蟆下面啥也没有了。我用铁钎铲起癞蛤蟆,整个把它从土里端了出来,癞蛤蟆似乎已经死了,一动不动。
  强顺跟傻牛这时候都在墓坑边上看着,强顺见状冲我问了一声,“黄河,你拿铁钎端了个啥玩意儿呀?”
  老婆婆这时候已经把老头儿的遗骸用床单包裹好了,听见强顺的话,走过来探头朝墓坑里一瞧,我这时候刚好把铁钎往上一端,想让傻牛跟强顺把癞蛤蟆拿上去,老婆婆顿时“哎哟”一声,我连忙停下动作,朝老婆婆看了一眼,就见老婆婆脸色大变,我连忙问她:“老奶奶,您认识这个东西呀?”
  老婆婆一脸震惊,摇了摇头,“不认识,不过,这东西上边儿全是黑气,跟那瞎子身上的黑气一模一样!”
  我顿时皱起了眉头,这玩意儿,不会是瞎子埋在这里的啥邪物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