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我强打起精神朝大树一看,这树还挺有意思,别的地方倒也正常,就是在树身最下面,裸露着树根,树根像中分似的,由两边分开,整棵树居然骑在一个小山洞的洞口上面,我又朝小山洞一看,洞口直径大概有水缸口那么大,不到一米的样子,里面黑漆漆的,似乎还挺深。
  大黑蛇冲洞口吐了吐信子,又朝我吐了吐信子,我这时候脑子虽然混乱,但是还能明白大黑蛇的意思,我小心翼翼地问了它一句:“柏山老爷,您是要我往这个小山洞里面钻吗?”
  大黑蛇点了点头,我也点了点头,又朝小山洞看了一眼,这么小的洞口,真想要钻进去,恐怕只能跪爬着往里面爬,不过……我又冲大黑蛇问道:“柏山老爷,您要我钻这么小的洞里干啥呀?”
  大黑蛇盯着我,也不点头,也不吐舌头,没一点儿动作了,我也盯着它,这位柏山老爷要是不给我个答案,我还真不想往里面钻。
  就在这时候,旁边的强顺低声对大黑蛇说道:“柏山老爷,黄河的身体不舒服,要不……我、我替他钻吧。”强顺这家伙,一向胆小,像这种地方,搁在平常,打死他都不会往跟前凑,不过他也知道轻重缓急,见我不太对劲儿,他会克服掉所有困难,替我去冒险。
  不过,大黑蛇连忙冲强顺摇了摇头,看样子不同意,又冲我吐了吐信子,我蹙起了眉头,“非得我钻吗?”
  大黑蛇点了点头,我跟大黑蛇对视了一眼,虽然我们之间依旧隔着四五米远,虽然我脑子也不太清醒,但是在这一刻,我竟然清晰地看到了大黑蛇眼睛里的焦虑,也不知道它在焦虑啥。我感觉它肯定有要紧的事儿,旋即一咬牙,钻就钻吧,人家怎么说也救过我一次,肯定不会再害我。
  我不再犹豫,走到洞口跟前,把身子跪下来,闷头钻了进去。
  这小山洞里边儿,既狭小又阴暗,所幸并不潮湿,手摁在石头地面上感觉干干的,就是不能直身子,连大幅度的挺身都不敢做,一挺身子后腰就蹭到洞顶上了。
  这时候,我脑袋还是晕乎乎的,就这么跪着往前爬,也不知道朝里面爬了多远,忽然间,我感觉洞里似乎没空气了,任我怎么大口喘气也无济于事,胸腔憋闷的都快炸裂开了,本来头就晕,这么一来更晕了,我一看,这可不行,再呆上一会儿,我非憋死在这里不可,连忙退着往后退。
  退出去没多远,感觉又能吸上气了,不过,我不想再在洞里呆着了,一口气从洞里退了出来。
  这时候,大黑蛇、强顺、傻牛,都在洞外守着。我退出去以后,一屁股坐到洞口,大口大口喘起了气,想想刚才差点儿被憋死,心里莫名其妙的一阵悸动。
  等我把气儿喘匀实以后,发现大黑蛇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我,我又跟它对了一下眼神儿,恍惚间,我似乎又看到了它眼睛里的焦虑,我不明白,它到底在焦虑啥呢?
  过了没一会儿,大黑蛇居然刺溜刺溜滑到了我身边。它从见到我们开始,就一直跟我们保持着四五米远的距离,这时候,它咋靠近我们了呢?
  大黑蛇立起身子,冲强顺跟傻牛吐了吐信子,强顺不解,问了一句,“柏山老爷,您朝俺们俩吐舌头干啥呀,是不是想叫俺们俩往里面钻呀?”
  大黑蛇连忙摇了摇头,又冲他们俩吐了吐舌头,我揉了揉太阳穴,有气无力的对强顺说道:“柏山老爷可能想叫你们俩离开一点儿,你们俩往旁边让让,离我们稍远一点儿……”
  我话音没落,大黑蛇当即点了点头,强顺立马儿会意,一拉傻牛,两个躲到了离洞口五六米远的一棵树底下。
  大黑蛇转回头冲我又吐了吐信子,我一愣,它似乎还想叫我往里面钻,我赶紧冲它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里不能钻,深处没有空气,而且里面地方太小,到里面我就上不来气儿了。”
  大黑蛇点点头,又冲我吐吐信子,意思好像是说,它知道里面的情况,不过,我现在非钻不可。我顿时有点儿不乐意了,这是想叫我钻进去,活活憋死我吗?
  大黑蛇见我不动,居然用脑袋顶起了我的大腿,我本身百邪不侵,敢这么碰我身体的东西没几个,大黑蛇这时候,好像已经豁出去了。
  我旋即干咽了口唾沫,还真是非钻不可么?不过,这里面到底有啥呢?叫我钻进去干啥呢?
  我连忙对大黑蛇说道:“行了行了,柏山老爷,我钻,不过……您得告诉我,叫我钻进去干啥。”
  大黑蛇不再顶我的大腿,连连吐起了舌头,眼神里的焦虑又加深了一层。
  之前我就猜测过,这柏山老爷道行应该不高,眼下看来,真的不高,这要是换做道行高的动物,早就用灵识跟我交流上了,它要是有瞎婆婆身边那只黄鼠狼的道行,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费劲儿了。
  我随即想到了强顺,强顺的阴阳眼开了以后,不是能听见大黑蛇说话么,连忙对不远处的强顺说道:“把你的阴阳眼弄开,看看柏山老爷到底叫我进山洞里干啥。”
  话音一落,大黑蛇居然连忙摇起了头,强顺也没着急抹掉胸口的血,强顺冲我说道:“柏山老爷魂魄出窍以后我才能看见,现在是它的真身,就是用阴阳眼也看不出啥呀。”
  我一想也对呀,大黑蛇这时候越发着急了,虽然它不能跟我交流,但是它的眼神似乎能跟我交流,我能看懂它眼神里的意思,这可能就是修行畜生用的眼神惑人术,不过,它这惑人术也还差着很大一截火候儿。
  最后,我一寻思,算了,是福不是祸、是祸躲不过,再钻它一次,我倒要看看,这小山洞里,到底有些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