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喊过之后,又停了一会儿,从房子一扇窗户那里,传来一阵冷笑,我一听,就是瞎子的笑声,像夜枭一样的怪笑声,听一次就叫人记住他了。
  屋里黑漆漆的,我看不到窗户里面的情况,不过,我敢肯定瞎子跟疤脸都在窗户里边站着,瞎子看不见我,疤脸肯定正隔着窗户打量我呢。
  很快的,窗户那里传来了瞎子的声音:“小伢子,你们是不是去岛上刨过坟了?”
  我一愣,这死瞎子问这个干啥,叫道:“你少废话,你们不是要找我吗,我就在这里呢,有本事你们就出来!”
  瞎子“咯咯咯”又笑了起来,不紧不慢说道:“坟里那东西,好玩儿吧?”
  瞎子这话,叫我想起了那只头上长角的癞蛤蟆,随后咬了咬后槽牙,果然是他们埋的,我回道:“好玩儿,好玩儿的狠,你还有吗,有就再拿两个过来,我还想玩儿呢!”
  瞎子“嘿嘿嘿”奸笑起来,“那东西我哪儿有那么多呀,给你玩儿一个足够啦……”从瞎子的笑声跟话语里,我隐隐约约听出了别的含义。
  不过,这时候我来不及想那么多,不能叫瞎子的几句话,把我的计划打乱掉,我又冲着窗户叫道:“老瞎子,你也是罗家的人吧,你们是个邪术世家,对吧,就你们家那些小孩儿玩把戏,我也会,有本事你就从房子里出来,咱俩比试比试。”
  瞎子当即回道:“小伢子,就你那点小心眼儿,也想哄我出去,难道我不知道你身边还躲着两个呀,等我一出去,你们三个一起上。”瞎子顿了顿,又说道:“我听说……你们家好像也是个世家,祖上几代个个算的上英雄豪杰,不过,咋到了你这一辈儿,就这么窝囊呢。”
  我顿时一皱眉,从瞎子后面这几句话来看,我们家里的情况好像已经给他们摸的差不多了,我叫道:“我不是啥世家,我就是个要饭的,从小没爹没娘,更没有家!”
  瞎子“嘿嘿嘿”又笑了起来,“你放心,规矩,我们还是懂的,只对人对事儿,不相干的人,我们不会去动他们。”
  听瞎子这么说,我心里暗松了口气,不过,不知道他这句话可信度有多少。
  瞎子又说道:“小伢子,你不是想跟我比试吗,那就进来吧,你们家里人个个都了不起,你别那么窝囊,给你们家里丢人。”
  我一听,我想引他出来,他想激我进去,欺负我年龄小是不是,我小我也没那么傻,我叫道:“我咋窝囊了,我再窝囊,也比你躲在房子里不敢出来强,你都那么大数岁了,怕我一个小孩子,你才给你们家里丢人呢!”
  我喊罢,停了好一会儿,窗户那里传来瞎子一个“好”字,听上去他好像有点儿挂不住了,瞎子说道:“我不跟你一个小孩子斗嘴,你只要把铜牌交给我,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  我说道:“已经晚了,我已经把铜牌破掉了。”
  瞎子立马儿说道:“对,我算出来了,你是把铜牌破掉了,现在那牌子已经成了一块废牌,对谁来说都没用了,你就算送瞎子我一个人情,把它交给我,我拿回去也好给家里人一个交代。”
  我一听,心里顿时一悸动,铜牌破没破掉,我现在还不知道,不过,瞎子却说已经破掉了,他说的,是不是真的?要是真的,那我们很快就能回家了是不是?一想到回家,我心里顿时就按捺不住了,回家的渴望,瞬间充满了整个身心,这是我从离开家以后,从来都没有过的强烈感觉。
  就听瞎子又说道:“铜牌给我,你就能回家了,总比现在要饭强。”
  瞎子话音一落,我脑袋里当即“嗡”了一声,眼前一黑,也不知道咋回事儿,心里啥都不再想了,就剩下“回家”俩字了,强烈的欲望支配我想要回家。
  所幸我还剩下点儿克制能力,我一伸手,把铜牌从怀里掏了出来,举起来朝窗户那里晃了晃,“你们看到了没有,铜牌就在这里,自己出来拿吧。”说完,我把铜牌放到了脚下的路边上。
  窗户里立刻传来瞎子的声音,“你给我送过来吧,送过来就能回家了,你家里的人,都在等着你回去呢……”
  我一听,脑袋里又是“嗡”地一声,就好像有无数个回家的声音,在我脑袋里此起彼伏喊叫着,整个人都快崩溃了。
  一弯腰,我又把铜牌拿了起来,一手拄木棍,一手拿铜牌,这时候,我就跟中了魔咒似的,只想把铜牌送到瞎子手里。
  一步一步的,我朝房子那里走了过去,不过,眼看快要走到房子跟前的时候,脚下不知道给啥东西绊了一跤,我这时候身子本来就虚,一个踉跄栽地上了。
  硬邦邦的山石地面,摔的我浑身都快散架了,不过,脑子旋即清醒了过来,心说,我咋这么傻呢,拿着铜牌给他送过去,不是去自投罗网吗?旋即一咬牙,刘黄河呀刘黄河,你到底是咋了,真的病了吗,你咋成这样儿啦?
  强撑着身子从地上爬了起来,拄着木棍一转身,又回到了原来的路上,给自己稳稳神儿,我把铜牌又放到了路边,冲窗户那里叫道:“想要铜牌,你就自己过来拿吧!”
  窗户那里,旋即传来几句叽里呱啦的南方话,我虽然听不懂,不过感觉瞎子好像是在骂粗口。
  过了一会儿,瞎子喊道:“你退远一点儿,我这就出去,只要我拿到铜牌,咱们就两清了,以后咱们两家,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  “好!”
  我答应一声,拄着木棍朝后退出去好几米远,随即,紧闭着的房门,慢慢打开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