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我招呼了傻牛一声,“傻牛哥,你过来抱着小妹妹的后腰。”
  傻牛跟强顺这时候,虽然不明白我想要干啥,不过,两个人这时候都很听话,傻牛过来抱住了老婆婆的后腰,我走到傻牛身后,又抱住了傻牛的后腰,招呼强顺,再来抱住我的后腰,三个人一个抱一个,在老婆婆身后排成一排。
  最后,我对前面的老婆婆说道:“小妹妹,你听我喊一二三,你就跳,你要是能跳过门槛,跳到纸人上面,就算你赢了。”
  随即,我小声吩咐傻牛跟强顺,全都用上吃奶的劲儿,说啥不能叫她跳过去,两个人坚定地点了点头。
  我当即喊号儿:“一二三,跳!”
  老婆婆的身子猛地一震,虽然跳了起来,但是,没能跳过门槛儿,试想,我们三个在后面扯着她一个,她再有蛮力也跳不过去。
  我当即又喊:“一二三,跳!”
  老婆婆的身子又猛地一震,还是没能跳过去,老婆婆顿时叫道:“不跳了不跳了,这游戏不好玩儿。”
  我说道:“咋不好玩了。”
  老婆婆耍撒娇的说道:“我跳不过去。”
  我说道:“不是你跳不过去,是你没用力,用力就能跳过去,你再试试,你要是不用力跳,我们都不跟你玩了。”
  “那好吧。”
  我又喊了声一二三,这一次,我刚喊罢,老婆婆的身子凌空跳起来能有一米多高,把傻牛的双脚都带离地了,所幸还有我跟强顺在后面拉着,要不然真就给老婆婆跳过去了。
  不过,还没等老婆婆落下来,身子一软,瘫在了傻牛怀里,我连忙朝门槛外面的纸人一看,纸人“噗”地抖了一下,就像给风吹上了似的。
  我一笑,小丫头,你总算跳上去了吧,松开傻牛的后腰,过去把纸人拿起来,对折两下,塞进了裤兜里。
  傻牛这时候一脸茫然地抱着老婆婆朝我看了一眼,我冲他一摆手,“快把老婆婆放进里屋床上吧。”
  强顺不解的问道:“那小鬼呢,走了么?”
  我冲他一笑,“没走,给我收住了。”
  强顺还是不解,“这回咋跟以前弄的一点儿也不一样呢?”
  我说道:“这小鬼玩心大,不能跟它来硬的,要是来硬的,不但不会走,可能还会把它惹急了,到时候老婆婆说不定就会有危险,再说了,它就是个小孩子,挺可怜的,我不想跟它动狠的。”
  强顺眨巴了两下眼睛,朝我裤兜看了看,说道:“我明白了,你在骗它。”
  我点了点头,“算是吧,这样和平解决了不好吗。”
  强顺说道:“刘黄河,我今天终于发现啦,你不光会骗人,你还会骗鬼,你骗小鬼从老奶奶身体里跳出来,跳到了纸人上面,对吧?”
  我笑道:“你看你说的,我不管骗人还是骗鬼,不都是为了他们好?”
  强顺顿时撇了撇嘴。(强顺被我骗了一辈子,他癌症晚期躺在病床上的时候,我还在骗他呢。)
  三个人一起来到里屋,傻牛把老婆婆放到了床上,我过去给老婆婆把了把脉,还不错,我让小鬼这么用力地从老婆婆身体里跳出去,几乎把所有阴气也都带了出去,老婆婆并没有啥事儿,估计后半夜就能醒过来了。
  三个人随后离开老婆婆房间,回到外屋,都长长松了口气。经过这么一番长时间的折腾,也都饿了,三个人在屋里一找,在一个篮子里找到几个馒头。硬馒头配着凉水,围坐在桌子旁,就这么吃喝上了。
  这时候,强顺似乎想起了啥,对我说道:“对了黄河,我刚才在门口地上捡了个东西,像是从瞎子衣裳里抖下来的。”
  强顺说着,伸手往他裤兜里一摸,掏出一团东西,我打眼一看,好像就是他刚才在门口弯腰捡的那东西,刚才没看清楚,这时候看着,像是块布片,姜黄色的。我伸手摸了摸,摸上去软乎乎的,还有一定的弹性,好像又不是布,像是啥动物的皮,我旋即明白了,这应该是一张皮纸。
  强顺说道:“你看,这上面还有画呢。”
  我连忙把桌上的蜡烛拿近了一点儿,强顺把皮纸摊开放到桌子上面,三个人一起凑过去看了起来。
  这皮纸是个四方形的,一尺见方,上面算是一张简易的画,好像是用黑墨汁画上的,线条简单明了、忽高忽低,到底画的是啥,一时半会看不明白。
  我把皮纸从桌上拿起来,捧在手里仔细又看了看,就见这些高高低低弯弯曲曲的线条,似乎组成了无数群山跟河流,有山有水,应该是一副山水画。不过,这要是副山水画,未免画的也太不用心了,跟草图似的。
  一想到“草图”俩字,我顿时一愣,不对,这不是一副山水画,这是一副地图,我又仔细一看,确实是地图,除了山水,画里还有许多弯弯曲曲的小路,有一些地方,还用很小的红圈圈着,像是啥标注。
  这些芝麻大小的红圈很快引起了我的注意,就见其中一个小红圈,在一座小岛上,小岛周围是水,水外面又是山,水环山、山抱水。
  我心头当即一动,这地方,不就是老头儿的那座坟地嘛。
  连忙再看别的红圈,地形跟这个红圈圈差不多,也是环水环山,山抱水、水环山。
  奶奶的!我明白了,冲傻牛强顺两个一笑,我激动道:“这是一张地形图,上面红圈标注的,全是能破铜牌的地方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