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260,还是啥都没有,我愣住了,难道说,真的是我看眼花了么,从桌旁站起身,再次拿上蜡烛,准备再到老婆婆卧室里看看,不过就在这时候,从老婆婆卧室传来几个咳嗽声。
  我一听,心里顿时大喜,这是老奶奶醒了,拿着蜡烛赶紧走了过去,刚走到卧室门口,还没等我伸手掀门帘,门帘自己动了,老婆婆从里面把门帘掀开了。
  我们俩当即来了个脸对脸,全都是一愣,我先回了神儿,连忙问道:“老奶奶,您醒啦,您觉得怎么样呀?”
  老婆婆冲我笑了笑,很有深意地说了一句,“我能怎么样呀,别担心,没事儿了没事儿了……”
  老婆婆这话,叫我觉得挺意外的,好像她知道自己之前被附身了似的。
  老婆婆眼神一转,顺着窗户朝外看了一眼,“哟,这天都黑了呀。”
  我说道:“早就黑了,这时候都是深夜了。”随即,我试探着问了她一句:“老奶奶,您还记不记得今天都发生过啥事儿呀?”
  老婆婆又冲我一笑,“记得记得,咋会不记得呢,你们中午走了以后,那瞎子跟哑巴就过来咧,他们刨了我们家老头子的坟,我当然要跟他们拼命,谁知道,那瞎子不知道从身上拿出个啥东西,朝我眼前一晃,我就啥也不知道咧,就像睡着了,这一觉醒过来,就这时候咧。”
  我点了点头,不过,老婆婆跟我说上面这些话的时候,脸上一直带着笑,这叫我觉得有种诡异感。
  我说道:“老奶奶,只要您没事儿就行了,那瞎子以后要是再过来,您可别再跟他们硬干了,您都这么大数岁了,您可干不过他们。”
  老婆婆依旧笑着,“这个我知道,以后呀……他们恐怕也不会来咧。”说着,老婆婆整个朝屋里看了看,吩咐我,“小兄弟呀,你先到那凳子上坐一会儿,待会儿呀,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。”
  我眨巴了两下眼睛,说真的,我感觉老婆婆这时候有点儿反常,因为啥呢,一般给鬼上身以后、刚刚醒过来的人,头脑都没那么清楚,就好像大病初愈似的,都要迷糊或者虚弱上一阵子。这老婆婆不但不迷糊虚弱,反而看着比之前更精神了,就好像被鬼上身等于是给她醍醐灌顶,叫她明白了很多之前不明白的事儿似的,不过像这种情况,我还是第一次遇见。
  老婆婆这时候,转身又回了卧室,我转身回到桌旁,悄悄把桌上的地图收起来,老老实实坐到了凳子上。我倒是想听听老婆婆待会儿能跟我说些啥。
  一会儿的功夫,老婆婆从卧室里出来了,手里拿着一捆香,走到中堂方桌那里,把香点着,插进了香炉里,随后,冲着“柏山神灵位”非常恭敬的磕了三个头,磕完头,老婆婆起身走到我身边,坐在了我身边的一条小凳子上。
  我冲她一笑,问道:“老奶奶,您有啥话要跟我说呀?”
  老婆婆把脸色一正,对我说道:“小兄弟呀,刚才柏山老爷过来咧,跟我说了很多话,有几件事儿呢,它想叫我转告给你。”
  我点了点头,与此同时,心里泛起了嘀咕,老婆婆说,柏山老爷刚才过来了,那我自己刚才眼花看见的那东西,会不会就是柏山老爷呢?虽然我没有阴阳眼,但是,我今天一天身子都很虚弱,就这么个半死不活的状态,看见一些平常看不见的东西,一点儿都不奇怪。
  就听老婆婆接着说道:“柏山老爷要我跟你说两件事,一呢,你们得罪的那个瞎子,不好惹,以后你们要多小心点儿。”
  我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个我知道,不过,不好惹我们也惹过了,我看他除了会算卦,也没多大本事,他们跟我们碰过两次面了,每次都是被我们打跑的。”
  老婆婆一听,赶忙劝我:“你可不能这么说呀,瞎子的本事可大着呢,你知道他们当地人管他叫啥吗?”
  我摇了摇头,老婆婆接着说道:“他们家姓罗,他在家排行老四,在他们当地,认识他的人,都管他叫‘罗四眼’。”
  “啥,罗四眼儿?”我一听,差点儿没笑出声儿,忍俊不禁道:“老奶奶,他那两只眼睛瞎了一对儿,还敢叫四眼儿呀?”
  老婆婆一脸正色,不苟言笑,“你可别笑,我在跟你说正经的呢,这些都是我睡着的时候,柏山老爷告诉我的。”
  我当即收了收笑容,一点头,“那您接着说吧。”
  老婆婆接着又说道:“柏山老爷要我告诉你们,可得小心这个罗四眼,他过去呀,并不是个瞎子,后来才瞎的,他不光有一双肉眼,还有一只天眼、一只地眼,四只眼睛能看人神鬼妖、通天彻地……”
  老婆婆说到这儿,我又笑了,打断她道:“老奶奶,您不会是在跟我说西游记吧,通天彻地,就算是孙悟空的火眼金睛,也不可能通天彻地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