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老婆婆当即把脸一绷,“你这孩子,今儿个是咋了,咋跟昨儿个一点都不一样呢。”
  我顿时眨巴了两下眼睛,今天一直给强顺说我不对劲儿,现在老婆婆又这么说我,我忍不住问道:“老奶奶,我咋不一样啦?”
  老婆婆把手一摆,“咱别的先不说,你先听我把柏山老爷交代的事儿说完。”
  我又点了点头,“那您接着说。”
  老婆婆接着说道:“后来,这个罗四眼给一个算命先生看上了,收他当了徒弟,他不光学了他们自己家的一身本事,还跟着算命先生学了一套掐指卜算术,能算十步以内的人和事。”
  我一听,忍不住又打断老婆婆,因为老婆婆后面的这几句话,我听的不是太明白,我问道:“啥叫能算十步以内的人和事?”
  老婆婆解释道:“他给人掐算,能算出这人十步以内要发生的事儿,这还不算啥,还能算出这人在十步以内的其他人和事儿。”
  听老婆婆解释完,我眨巴了好几下眼睛,想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,也就是说,罗四眼能掐眼下要发生的事儿,比如说,掐算我,我十步以内的前面,要是有块石头,我走过去要被石头绊一跤摔地上,这个他就能算出来,还有,有什么人在我十步以内,他也能算出来。
  不过,估计我写到这儿,可能没人会相信这是真的,世上哪儿这么神的卜算术,我当时就不相信,就觉得老婆婆这话有点儿天方夜谭,还有那什么“通天彻地”,应该“通天眼”跟“彻地眼”,不过,我长这么大,就没听说过这些,倒是听奶奶说过“通天眼”,但是,这不是凡人能拥有的。
  至于这个掐指术,后来我听说,这世上还真有,这是从南方一种古老的“打竹节”卜算法里面演变出来的,跟传统意义上那种掐指算是两码事儿。
  啥是“打竹节”卜算法呢,这个我也不是太了解,因为南方千奇百怪、五花八门的奇术有很多种,不光有汉人的传统术,还有很多少数民族偏门别类的咒术跟巫术,别看我也是干这行的,但我也不可能啥都知道。
  “打竹节”这个,我也是听别人说的,取四根人腿粗细的竹竿,每根竹竿只要三节,两头架起来,排成一排,用一根木棍在每根竹节上分别敲击,敲击的规矩跟次数,我就不知道了,至于怎么卜算的,我也不知道,可能是从竹节上发出的声音、和敲击竹节后留下的痕迹,来进行判断的,具体的我也说不明白。后来,有人把这种卜算方法,演变成了掐指算,四个手指头,分别代替了四根竹竿,手指节代替了竹节。当然了,这种掐指算肯定又融入了别的东西,因为手指头不可能发出声音或留下痕迹。
  我疑惑地问老婆婆,“老奶奶,您说的这种掐指算法儿,是真的吗?”
  老婆婆笃定地点了点头,“柏山老爷亲口说的,还能有假么?”
  我又问:“那,柏山老爷是咋知道这些的?”
  老婆婆轻轻摇了摇头。我转念一寻思,要依着老婆婆这么说,我好像明白之前大黑蛇为啥一直离我们四五米远了,十步的范围,差不多也就是四五米远,大黑蛇是怕瞎子掐算我的时候,把它也算出来。
  老婆婆又说道:“你们三个,以后要是去做啥事儿,最好分开,那瞎子,主要算的就是你,你们三个要是在一块儿,他们两个也会被他算出来。”
  我还是有点不能相信,又问道:“他又没有我的生辰八字,他是咋算的呢?”
  老婆婆又摇了摇头,“这个柏山老爷也没跟我说。”旋即,老婆婆把话题转移了,“这就是柏山老爷说的第一件事,第二件事……是关于你一个人的。”
  我一个人的?我一个人能有啥事儿?我看着老婆婆没吭声儿。
  老婆婆继续说道:“柏山老爷叫我提醒你,要好好控制自己的心思,不要胡思乱想,记住你要干的事儿!”
  我挠了挠头,感觉这话里似乎有很多含义,这柏山老爷应该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,但是,让老婆婆给我传话的时候,又不想让老婆婆知道是啥事儿,就这么含含蓄蓄的。
  老婆婆问我:“你还记不记得,在小岛上的时候,你拔掉癞蛤蟆头上的角,从癞蛤蟆嘴里吐一股紫烟,钻进了你身体里。”
  我点了点头,“我记得,听强顺说,后来我就疯了,是您跟傻牛哥到东山给我喊的魂儿。”
  老婆婆摆手说道:“其实,你不算丢魂儿咧,那道紫烟,也是一个修行的仙家,被罗四眼他们抓住以后,剥掉肉身,拘出魂魄,封在了癞蛤蟆的身体里,成了一道怨魂,罗四眼把它埋在那里,其实就是为了对付你,那道怨魂钻进你的身体里以后,把你的主魂勾走了,你就疯掉咧……”
  我点了点头,这些强顺已经跟我说过了,我丢魂以后,老婆婆请大黑蛇过来,强顺在外面偷听到的,当然了,老婆婆并不知道这些,她也不知道强顺有阴阳眼,还偷看过他们。
  “后来,柏山老爷把你身上的紫烟吸走了,叫我带着大个子去东山上给你喊魂儿,不过……不过柏山老爷当时并没有发现,你跟那道怨魂,有一个共同点……”
  我忙问:“啥共同点?”
  老婆婆看了我一眼,“回家……”
  “回家?”
  “对,回家。”老婆婆接着说道:“你打心眼儿里想回家,你吃了这么多苦、受这么多罪,你心里的目的,就是想要回家,对不对?”
 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,在心里暗暗叫了一声“对”,我最终的目的,就是想要回家,回到家,就能从这场流浪奔命、食不果腹的噩梦里醒过来。
  “那位修行的仙家,被罗四眼他们抓住以后,他心里想的也是回家,这就是你们的共同点,就因为你们两个的共同点一样,所以有一些东西就纠缠到了一块儿,在你心里生出了一缕执念,柏山老爷虽然吸走了那道怨魂,但是,并没有吸走你心里那一缕执念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