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我说道:“我们几个在您这里,那瞎子说不定还会再回来,我们不能再连累您了。”
  老婆婆说道:“小兄弟,你咋说这样儿的话呢,你们是柏山老爷的客人,说啥连累不连累的。”
  傻牛跟强顺这时候,睡的还挺死,喊了几声居然不见动静儿,估计都累坏了。
  不过,听老婆婆这么说,我心里的疑问又来了,连忙趁热打铁问老婆婆:“对了老奶奶,您这次问过柏山老爷了没有,他为啥要这么帮我们,我们跟他到底有啥关系?”
  我这话一出口,老婆婆就是一愣,说道:“这个倒是忘记问咧。”随即,老婆婆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,“小兄弟呀,今天晚上,无论如何你们也得再住一夜,你们是柏山老爷的客人,也是我老婆子的客人,哪儿有让客人半夜走路的。”旋即,老婆婆拉着我的胳膊死活不再撒手,最后我没办法,把我们的行李又打开了,铺盖铺到地上,躺下睡了起来。
  老婆婆这时候呢,可能因为昏迷了这么久,一点儿都不困了,在屋里摸摸索索的,弄出了一点儿动静儿,我躺在铺盖里一时间也睡不着,打铺盖上抬起身子一看,老婆婆居然正在和面。
  我忍不住问了她一句,“老奶奶,大半夜的和面,您是饿了吗?”老婆婆冲我笑了笑,没吭声儿。
  一会儿的功夫,面和好了,老婆婆端着面出去了,似乎是去外面做饭了。
  我一骨碌身儿,躺回了被窝里,不过,依旧还是睡不着,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儿,身体又累又困,就是怎么也睡不着,这心里边儿呢,乱糟糟的,就好像一团乱麻似的,要说自己在想啥吧,天地良心,可真的啥都没想呀。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外面传来秸秆燃烧的哔剥声,好像是老婆婆把火点着,开始烧火做饭,没一会热,从外面飘进一股子香味儿,我一闻,好像不是在做饭,是在炕烙馍。
  我闻着久违的烙馍香味儿,迷迷糊糊的,就感觉这脑子好像睡着了,不过,鼻子里还能清晰的闻到烙馍的香味儿,这种感觉,恐怕很多人都有过,鬼压床的前兆。
  忽然间,我发现自己好像醒了,打眼一看,自己居然在一条小路上站在。在小路的不远处,有一条白色的人影,看身形,像是个女的,正背对着我。恍惚间,我感觉这人影好像有点儿眼熟,不由自主走了过去。
  眼看就要走到跟前的时候,人影似乎察觉到了我,慢慢朝我转过了身子,我连忙朝她脸上一看,心里顿时一跳,是个女孩,一身白色连衣裙,这女孩不是别人,正是之前石头殿里那个。我一怔,这女孩,不是已经给大黑蛇吞进肚子里了么?
  女孩这时候一张满带阳光的笑脸,眼睛忽闪忽闪看看我,看了我几眼以后,调皮地说道:“刘黄河,你终于回来啦!”
  我看看女孩,又看看身边,整个只有这条小路,弯弯曲曲的通向远方,看不到尽头,小路两边,全是绿油油的野草,看上去一望无际。
  我问道:“怎么又是你,这又是哪里?”
  女孩笑着说道:“这里是回家的路呀,你忘了?”
  我冷瞥了女孩一眼,又问:“你不是让大黑蛇吃了吗?”
  女孩把嘴轻轻一撇,“它怎么可能吃掉我呢。”说着,冲我一抬手,“来,跟我回家吧……”
  我站着没动,冷冷地又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  女孩脸上表情变的真快,立马儿露出一脸委屈,“你不是已经问过了嘛,又忘啦,我是你的丫鬟呀。”
  我一皱眉,又是丫鬟,现在都啥时代了,哪儿还有丫鬟,我说道:“你别跟我开玩笑了,我没有丫鬟,你赶紧走吧,还不然那条大黑蛇一会儿还来吃你。”
  女孩闻言,咯咯咯笑了起来,笑完以后,阴测测说道:“它这次想吃掉我,就得先把你吃掉!”
  我脸色顿时一变,我这时候,脑子异常清醒,连忙问道:“你难道就是留在我心里的那缕执念?”
  女孩没回答,看着我咯咯咯笑了起来,我两只耳朵里顿时全成了女孩的笑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