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262,霎时间,就感觉自己整个儿心烦意乱,猛地把眼睛睁开了,屋里,黑漆漆的,原来是一场梦,不过,这梦做的,也未免太真实了,就算这时候已经醒了过来,耳朵眼儿里依旧回荡着女孩刺耳的笑声。
  只是,我心里有点儿纳闷儿,老婆婆不是一直在外面炕烙馍嘛,这时候咋没动静儿了呢,连烙馍的香味儿都闻不见了,还有屋里的蜡烛,我躺进铺盖里睡觉的时候,蜡烛是亮着的,这时候,整个屋里咋都黑了呢?难道说,老婆婆炕完烙馍,把蜡烛熄灭回屋睡觉了?恐怕不可能吧,因为我感觉自己好像只睡着几分钟而已,老婆婆和的面挺多的,不可能这么快就把烙馍炕完。
  我想试着从铺盖里爬起来看看,但是,试了几次自己都还在铺盖上躺着,大脑给四肢发出了爬起来的指令,四肢好像并没有动,我旋即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儿了,又试了试,四肢确实没动,心里顿时一沉,不好,来鬼压床了!
  我长这么大,这还是第一次遇上鬼压床,在此之前,一直都是听别人说的。我再次试了试身子,依旧没动,紧跟着,就感觉身上好像给人压上了,别说四肢,整个身子都是沉甸甸的,一动不能再动,胸口还十分憋闷,就像要窒息了似的。我张开嘴大叫了一声,耳朵里却听不见自己的喊叫声,似乎连嗓子眼儿都给我压住了。
  怎么办?我一咬牙,还能怎么办?豁出去吧。顿时,浑身上下全部用力,竭力抵抗,这抵抗的滋味儿很难受,不过,这也是最快摆脱鬼压床的办法,而且,还能让压在你身上的东西下次不敢再过来。
  大概坚持了能有两三秒钟,感觉身体猛地一轻,瞬间能动了,紧跟着,眼皮上有了光亮,原来自己还在闭着眼睛呢。把眼睛睁开一看,阳光打门口和窗户射进来,整个屋里明晃晃的,我顿时一愣,居然已经天光大亮啦,感觉自己好像也没睡几分钟呀。
  与此同时,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虽然能动弹了,但是浑身上下又酸又疼,就好像干了一夜重活似的。
  我试着用胳膊强撑着身子想坐起来,不过居然试了两次,这才勉强从铺盖上坐起了身。
  打眼朝屋里一看,屋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,扭头又朝强顺跟傻牛躺的那床上一看,床上也是空空如也。
  这时候,脑子跟身子一样孱弱,浑浑噩噩的不是太清晰,我心说,这人都哪儿去了呢?
  勉强穿上鞋子,我从铺盖上站起了身,不过,等我把身子彻底挺直以后,眼前一黑一白的,脑子里“轰轰”乱响,还没等迈脚离开铺盖,又一头栽了回去,所幸是栽在了铺盖上面,没啥大碍,要是直接栽在地面上,非把额头磕个大包不可。
  也就在这时候,门口传来强顺的声音,“黄河,你醒啦!”
  我用胳膊勉强撑起身子,在铺盖上翻了个身,抬头朝门口一看,强顺拿着一把野菜迈脚进了屋,我大喘了两口气,冲他说道:“快……快过来把我扶起来……”
  “你咋啦?”强顺一听,连忙丢掉手里的野菜,紧张地快步走了过来,“黄河,你咋了?”
  我有气无力的回道:“不知道,扶、扶我起来,我、我站不起来了……”
  强顺顿时着急起来,架着我的胳膊,把我从铺盖上架了起来,着急地又问:“黄河,你脸色咋又这么差呢,是不是晚上又没睡好呀?”
  这时候,就感觉自己的身子一摇一晃的,要不是给强顺扶着,还的往铺盖上栽。
  我冲强顺惨淡一笑,嘴硬道:“昨天夜里……睡的挺好,我没事儿……”
  “没事儿咋成这样儿啦?”强顺大叫道。
  我又冲他笑笑,没理他这句话,反问道:“傻牛哥跟老奶奶呢?”
  强顺一脸难过的扶着我坐到了中堂的椅子上,这才回道:“傻牛哥跟老奶奶还没回来呢,老奶奶叫我回来先看看你醒了没有。”
  我又问:“他们去哪儿了?”
  强顺回道:“挖野菜了呀,老奶奶说,今天咱们就要走了,要给咱们做顿好吃的送行。”
  “哦”我点了点头,又问道:“咱……咱昨天拿的那木棍放哪儿了?”
  强顺一听,反问我:“你问木棍干啥呀?”
  我朝屋外看了看,说道:“我觉得屋里有点儿闷得慌,想出去到外面透透气。”
  强顺二话没说,转身出了屋,没一会儿,把木棍给我找来了,我一看,还是我昨天拿的那根。
  拄着木棍,我勉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强顺想扶着我,我推开了他,“不用你扶,我自己能走。”其实我心里当时很纳闷儿,为什么睡一夜起来又成了这样儿呢,昨天就是这样儿,今天还这样儿,难道,真的是我心里那缕执念在作怪么?
  我试着拄上木棍走了两步,还行,虽然浑身乏力、头晕眼花的,不过路还是能走的。
  强顺在旁边陪着我,两个人一起出了屋子,眼前顿时敞亮了。老婆婆这座小房子,地处的位置很好,前边是水,左边是山,右边是树林子,往门口一站,俨然身处于山水之间,就像置身于一幅油墨画当中,随即叫我心旷神怡,精神都跟着清亮了许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