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陈辉脸色一正,“不是我又会是谁?”
  我说道:“我、我不是在做梦吧?”
  陈辉叹了口气,把手轻轻一摆,“不是在做梦,我其实根本就没走远,一路都在后面跟着你们呢。”
  我抽了下鼻子,怪不得我们一直觉得有人跟着我们呢,我问道:“那、那您咋不早点儿跟我们见面呢?”
  陈辉没回答我,侧头朝我身后的坟堆看了过来,我当即意识到,铜牌跟破铜牌的物件儿都在坟堆上放着呢,铜牌没啥事儿,破铜牌的物件儿绝对谁也不能看见,连忙用身子一挡。
  陈辉的眼神被我挡住了,转过来看向我问道:“我刚才过来,听强顺说,你在破铜牌?”
  我连忙点了点头,“是,不过,我破铜牌的时候,不能给别人看见,道长,您、您要不先回避一下吧,等我把铜牌破掉以后,我们就能回家了!”
  陈辉顿时一皱眉,上下又打量了我几眼,一脸痛心道:“你真的中那瞎子的邪术?”
  一听陈辉这话,我有点儿闹不明白了,问道:“道长,您、您也见过那瞎子了吗?”
  陈辉点了点头,“我就是跟着他们才找到你们的。”
  我更不明白了,问道:“您跟着他们?您怎么会跟着他们呢?”
  陈辉一摆手,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那瞎子好像有些本事,他们现在……恐怕已经知道你还没死……”
  “啥?啥我还没死?”
  陈辉没给我解释,催促道:“你跟我走,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。”
  我回头朝坟堆上看了一眼,说道:“道长,您等我把铜牌破掉再走吧。”
  陈辉顿时把眉头皱的更紧了,看了我一眼,问道:“难道你真的忘了吗?”
  我一怔,反问道:“我忘啥了道长?我……我好像啥也没忘吧?”
  陈辉又叹了口气,催促道:“破铜牌事先放一放,你现在赶紧跟我离开这里。”
  说着,陈辉要过来拉我的胳膊,我连忙朝身后一躲,说道:“跟您走可以,您先回避一下,我把坟堆上的东西收了。”
  陈辉点点头,把身子转过去背对向了我,我也一转身,迅速把坟堆的两样物件儿收进了衣兜里,在心里暗松了一口气,还好刚才我用身子挡住了,要不然,破铜牌的物件给陈辉看见就麻烦了。
  我又把之前的木棍从地上捡起来,知会了陈辉一声,“道长,我好了,咱可以走了。”
  陈辉并没有转身,闻言直接朝不远处的强顺跟傻牛走了过去,强顺跟傻牛这时候,已经从草窝里站了起来,正在朝我们这里张望着,他们好像先见过一面了。
  四个人汇合到一块儿,陈辉二话不说,带着我们就下山,这时候还没等我问,强顺先问上了,“道长,您带着俺们要去哪儿呀?”
  陈辉回头看了强顺一眼,“下了山再说。”
  我一听,也不敢再问啥了,四个人很快下了山。来到山下,陈辉朝四下看了起来,我们这时候身处在群山包围之中,在我们前面,就是那条小溪,陈辉看完,居然领着我们直接原路返回,也就是我们刚才来时的路。
  我这时候也忍不住了,拄着木棍吃力地追上陈辉问道:“道长,您到底要带我们去哪儿呀?”
  陈辉看了我一眼,并没有回答,反问我:“你刚才在做什么?”
  我回道:“破铜牌呀?”
  陈辉又问:“破铜牌需要什么条件?”
  我连想都没想,“山水之间,阴阳之地呀。”
  “还有呢?”
  “还有吗?”我眨巴了两下眼睛,看着陈辉坚定的眼神,我想了想,不确定地回道:“好像……没、没有了吧?”
  “有。”强顺从后面追了上来,“你过去说过,还要正午时分,还要啥……应啥日子……”
  陈辉看了强顺一眼,似乎把矛头转向了强顺,陈辉说道:“你既然知道,为什么不提醒黄河一声呢?”
  强顺顿时一噎,委屈道:“黄河说……说要我听他的,等破了铜牌就能回家,我、我就听他的呗,他说啥就是啥……”
  “糊涂!”陈辉喝斥了强顺一声,强顺顿时把头一低放慢脚步,不敢再跟我们并行,和后面的傻牛走在了一起。
  陈辉随即又看向了我,问道:“你听见了吗?破铜牌不但需要山水之间、阴阳之地,还需要正午时分,这些话,还是你亲口说的,你忘了吗,一年只有四天能破铜牌,你是这么做的吗?”
  我一听,脑子里“嗡”了一声,紧跟着眼前一黑,差点儿没一头栽地上,连忙停下脚步,脑子里嗡嗡乱响的厉害,我忍不住扶着手里的木棍,瘫坐在了地上。
  就听这时候陈辉继续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中了罗四眼的邪术,不过,从你第二次破铜牌的时候,你已经被他的邪术迷失了心智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