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267,脑子里这时候虽然“嗡嗡”乱响,但是陈辉的话,我听得是清清楚楚,居然在第二次破铜牌的时候,我就已经被瞎子的邪术迷失了心智。
  也就是说,我在岛上破铜牌的时候,已经中了招儿,铜牌能破掉才怪呢,所幸当时的症状还比较轻,我还记得破铜牌所需要的时辰跟地点,等到第三次破牌的时候,居然连时辰都忘了,不敢想象,陈辉要是没出现,我到最后会不会连地点也忘记了呢,前老婆婆就说过,我这个会越来越严重,到最后我可能会……
  摇了摇头,不想这些了,铜牌没能破掉,才是我最大的遗恨。
  强顺跟傻牛见我瘫倒在地上,连忙过来了,把我从地上扶了起来,这时候,我就感觉自己两条腿是软的,站都站不起来了,似乎真的是越来越严重了,眼前发黑、四肢无力,仅剩下大脑还有一些思维。
  我苦笑了一下,给自己定了定神儿,心里是懊恼不已、又急又气,忍不住把手抬起来,使劲儿在头顶上拍了一下,“刘黄河呀,你真是个猪脑子,咋把啥事儿都忘了呢,怪不得强顺老说你不对劲儿,你真是傻了呀你!”
  陈辉见状,连忙劝我,“黄河呀,你别这样,这不怪你,要怪就怪那罗四眼,心太狠、手太毒呀!”
  陈辉说话的时候,似乎都有点儿咬牙切齿了,看样子,这位倔强老道士面对罗四眼那种人,也失去了应有的风度。
  我强打起精神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道长,您是咋知道这些的?您是咋知道我中了瞎子的邪术呢?”
  陈辉并没有着急回答我,朝我们之前来时的路一指,“走吧,一边走我一边告诉你们……”几个人顺着山路走了起来。
  原来,陈辉跟我们分开以后,又用罗家的邪器做了一次法事,他当时并没有走远,他就发现,罗家人不但没朝他追过来,反而又回去了,他一寻思,我们三个是朝南走的,罗家人是朝北过来的,罗家人会不会在路上遇上了我们三个呢,罗家人遇上我们以后,不再追着他,返回头跟上了我们。
  陈辉当时是这样猜测的,不过,他猜测的没错,事实就是这样儿,瞎子跟疤脸在公路上发现我们以后,就不再用邪器追踪陈辉,调回头跟上了我们,之后,才有了我们跟他们在老婆婆家里遭遇的一幕。
  陈辉当时一看罗家人返回,他跟着就过来了,利用罗家人的邪器,最后找到了瞎子跟疤脸。
  罗瞎子他不认识,不过,他认识疤脸,能跟疤脸在一块儿的人,那肯定跟罗家人有关系,再者,陈辉发现,罗家人用的那邪器,就在瞎子身上。接下来,陈辉就把他自己的邪器藏了起来,悄悄跟上了瞎子和疤脸,他当时跟上他们的目的,就是想暗中监视瞎子疤脸,保护我们。
  瞎子跟疤脸那时候,一门心思在我们后面跟着我们,他们并没有发现他们自己也被人跟上了。
  陈辉每次都躲在暗处,偷听他们的谈话,偷听了几次以后,从他们的谈话当中得知了瞎子的名字,罗四眼,并且还得到了很多其他信息,比如,瞎子有一段话是这么说的,瞎子说,他在老头儿坟里下的那个咒,足能够要了我的命,在老婆婆家的时候,他试了试,也就是对我说“回家”俩字,我立马儿就懵了,执念横生。
  他对疤脸说,那咒已经深种在我身上,以后不用再跟我们正面冲突,只要在后面悄悄跟着我们就行了,到时候等我一死,就没人能把铜牌破掉了,剩下的那两个,也就是强顺跟傻牛,他稍微下个咒就能收拾掉了。
  陈辉之所以说瞎子心狠手毒,因为瞎子给我下的咒,是一个双重咒,这个咒能叫我有两种死法,不管是那一种,最后我都得死。
  第一种,他知道我着急把铜牌破掉,就让我心里生出回家的执念,想回家,就得尽早破掉铜牌,但是,破铜牌需要应时辰、应日子,着急不来,不在特定的时辰或是日子破铜牌,就会遭到天罚的,但是,我被执念缠住心智以后,已经忽略掉这些了,不管它三七二十一,逮着地方就破。
  有道是,事不过三,第一次老天爷给你警告,第二次还给你警告,并且原谅你,第三次还能再容忍你一次,可等到了第四次……
  我在山洞里破铜牌那次,就是第四次了,头顶上的天雷不再是警告,直接劈了下来,就是要想我的命。依着瞎子预先的计划,这第四次,我就应该被天雷劈死,不过,傻牛鬼使神差地把我领进了一个山洞里,山洞上面的石头替我挡下了一次天罚,这在冥冥之中,似乎都有天定,用我奶奶的话说,你以后的事儿还多着呢,没那么容易死掉。
  在我第四次破铜牌的时候,那天晚上,陈辉刚好又在偷听瞎子跟疤脸的谈话,他们三个人当时就在山下,陈辉躲在暗处,我们三个当时就在山腰的山洞里面。
  一道惊雷落下来以后,瞎子顿时哈哈大笑,对他身边的疤脸说,那小伢子第四次逆天破牌,老天爷都不容他了,这道天雷,肯定已经把他劈成了焦灰,今天晚上,咱们睡个踏实觉,明天上山,给那小伢子收尸。
  陈辉听瞎子这么说,心里顿时大急、百爪挠肠,不敢再跟着瞎子疤脸,连夜朝我们赶了过来。不过,等他赶到山上的时候,我们已经下了山,他又连夜追赶我们,直到现在,在我再次破铜牌的时候,他终于追上了我们,跟强顺傻牛打了声招呼以后,问我在哪儿,强顺就给他一指,说我正在破铜牌,陈辉暗松了口气,我第四次破牌并没有被天雷劈死,不过一听我又要破铜牌,心又揪了起来,连忙朝我赶了过来。所幸他赶来的及时,要不然,我可能会被第五道天雷劈死。
  听陈辉说完,我心里顿时透亮了许多,不过,我有点儿纳闷儿,瞎子为啥不直接对我下咒,直接弄死我,为啥要大费周章这么折腾我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