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摔翻以后,这人闷哼一声,紧跟着回手一拨拉,直接把我从他背上掀了下去,还没等我稳住身子,他从地上爬起来接着再跑。
  我一咬牙,也从地上爬起来,撒开腿接着就追。
  这时候我发现,这人确实摔得不轻,比刚才跑的慢多了,左腿还有点儿瘸,我也不太着急了,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冲他喊:“你别跑了,我们没有恶意,我们道长只想跟你谈谈。”
  这人也不回头,恶狠狠回了我一句,像是普通话,不过听着舌头像短了一节似的:“鬼依掰气。”
  鬼依掰气?啥意思?我没能听明白,那人见我紧追不舍,又吼了一句:“鬼!”
  鬼?哪有鬼?我是个人,不过我很快想明白了,他说的应该是“滚”,鬼依掰气,滚一边儿去。
  我顿时来了气了,你用邪术害人你还有理了你,还敢叫我滚,脚下再次加速,三两步就追上了他,故技重施,身子再次往前猛地一扑,又把他给搂上了,不过这次我搂的是这人的后腰,两个人再次“噗通”一声摔在了地上,所幸这回摔的草窝,也不觉得怎么疼,不过这次我的胳膊给这人狠狠压了一下,感觉差点没我压断掉了。
  “放开我!”
  这人给我搂着大叫了一声,抄起胳膊肘捣起了我的小肚子,一下一下,捣的我整个儿腹腔发颤。
  我把牙一咬,两条胳膊紧紧搂住他的后腰,随你的便吧,反正强顺跟陈辉一会儿就追上来了,你跑不掉了。

  三轮车很快来到我们跟前,还没等我们看清楚,“刷”一下从我们眼前掠了过去,车屁股后头带起一溜尘土,扬的我们满脸都是。
  我们站着没动,等路上的灰尘落的差不多了,这才继续往前走,不过,走了没几步,前面的摩托三轮突然“嚓”一个急刹车,停了下来,紧跟着一掉头,又回来了。
  这是个啥意思?不过,不管他是啥意思,不关我们啥是啥事儿,继续往前走。
  摩托三轮很快来到我们跟前,我们刚想往路边躲,三轮停了下来,好像是冲着我们来的,我们三个顿时也停了下来,打眼朝开车的那人一看。
  这回看清楚了,开车的这个不是别人,是那男人,也就是家里出事儿的那个男人。
  男人这时候跟火烧了屁股似的,快速从三轮车上下来,慌慌张张走到我们跟前,看了看我们三个,问道:“你们去哪儿了,快,快跟我回家吧。”
  我们三个都是一愣,陈辉问道:“咋了,你家里又出事儿了吗?”
  男人这时候显得有点儿惊魂未定,连连点头,“是呀,道长,你们快上车到我们家看看吧,我老婆又叫那女鬼找上了!”
  陈辉扭头朝我看了一眼,之前我骗男人说,女鬼钻进蛇身体里就出不来了,不会再找他们了,没想到,这谎话没坚持到天亮就穿帮了。不过,男人这时候给我们的感觉,就好像出了啥大事儿,特别严重似的。
  陈辉又问道:“你内人没事吧?”
  “没、没啥事儿,就是又给女鬼上身了。”说完,男人催促我们,“你们快上车、快上车……”

  我就很纳闷儿,男人这次为啥显得分外着急呢?陈辉不紧不慢又问道:“你内人现在很严重吗?”
  男人一跺脚,“道长,你别问了,咱先离开这里中不中。”
  陈辉不再问啥,跟强顺一起扶着我,把我扶上了三轮车,男人这时候才发现我的腿不对劲儿,不过显得有点儿心不在焉,随口问了我一声,“你腿咋了?”我看他问的随意,也随意回了他一句,“不小心摔的。”
  陈辉跟强顺也上了车,陈辉对男人说道:“先到医院找大夫给黄河看看,然后我们再去你们家。”
  “中中中”男人连忙答应一声,把摩托三轮一调头,又跟疯了似的开了起来,强顺当即冲男人大喊道:“大叔,你开慢点儿中不中,车上还有伤员呢!”
  强顺一嗓子下去,车速顿时慢了下来,强顺又说道:“大叔,大半夜的你咋不来车灯嘞?”
  男人这时候不知道在想啥,好像还是心不在焉的,回了强顺一句,“车灯撞……不是,车灯早、早就撞……不是,早就坏了。”
  我们一听,男人这时候说话咋这样儿呢,我跟强顺那时候思想单纯,没多想,陈辉问道:“你刚才是不是撞着啥了?”
  男人当即很紧张的回道:“没、没……啥也没撞着。”
  陈辉说道:“我们刚才听到一声响,现在想想,很像是撞车的声音。”
  男人立马儿说道:“不,不关我的事儿。”
  陈辉紧跟着追问道:“你刚才撞着啥了?”
  男人磕巴起来,“我、我啥也没撞着。”
  陈辉深吸了一口气,沉声问道:“你撞着人了吧,要不然你会这么慌张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