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我随陈道长流浪那四年的真实经历。


作者:途中的旅人  分类:鬼话

  陈辉解释说,我身上荫德极厚,这些荫德有我自己的、也有我们祖上的,一般人不敢动我,瞎子也知道厉害,他也不敢正面对我下手,他要是用邪术把我害死了,他自己也活不成,所以,他就让我自己犯错、犯禁忌。
  我点了点头,之前,我傻不拉几的拔掉癞蛤蟆头上的尖角,那就是我自己作的,虽然是瞎子下的咒,但是,人家并没有逼着我去拔角。拔角这个,等于是我自己主动干的,咎由自取,跟他瞎子没啥关系。再者,中咒以后,我拿着铜牌到处破,惹了天怒、逆了天道,我不但不知悔改,还在继续破下去,老天爷就是耐心再好,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原谅我。我要是破铜牌的时候被雷劈死了,也跟他罗四眼没有一点儿关系,谁叫我逆了天道呢。
  这是罗四眼对我下的双重咒里的其中一个,也是对罗四眼最有利的一个,我要是被天雷劈死了,等于不是他下咒害死我的,他一点惩罚都没有。
  第二个,假如说,我侥幸没被天雷劈死,他种在我心里的那缕执念,会像慢性毒药似的,慢慢地把我折磨死,要不然我的身体也不会越来越差劲儿。不过我要是这么死了,罗四眼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,不死他也得脱层皮,虽然他希望我死,但也并不希望我死于第二种情况。
  听陈辉说完,我打心眼里往外面冒出一层层的寒意,早就觉得瞎子比罗五阴险,果然是又阴险又狠毒!
  我问陈辉:“道长,您刚才说,瞎子现在认为我已经死了吗?”
  陈辉点了点头,“我听他话里是这么说的,说是今天白天要山上给你收尸,现在……他们恐怕已经发现你并没有死了。”
  我听了一皱眉,说道:“那瞎子会一种卜算术,能算出我十步以内的事儿,恐怕……他昨天夜里就已经知道我没死了。”
  陈辉看了我一眼,显得有点儿迷惑,于是,我一口气把从老婆婆那里得到的、关于瞎子的信息,给陈辉详详细细说了一遍。
  陈辉听完脸色变了,问我:“世上还有这种奇人?”
  我点了点头,陈辉又问:“他真的有通天眼和彻地眼?”
  我又点了点头,回道:“那位老奶奶是这么说的,这些都是她家里供的柏山老爷告诉她的,应该是真的吧,要不然瞎子咋会叫罗四眼呢,老婆婆说,瞎子能看人神鬼妖、通天彻地,反正……他应该能看见鬼魂。”
  陈辉顿时把眉头紧紧皱了起来,不过,他很快淡淡一笑,我一愣,因为陈辉这笑,笑的毫无理由。
  我刚要问他为啥发笑,他不再理会我,招呼傻牛强顺,搀着我加快速度往前走。
  我心里纳闷儿不已,要是依着陈辉的话,瞎子跟疤脸应该就在我们后面跟着,我们现在沿原路返回,岂不是刚好跟他们碰上么?心里疑惑,但是见陈辉不想给我解释,我也就没敢再问。
  经过又一翻的跋涉,我们终于又回到了之前的那座山脚下,也就是给雷劈过的那座山,期间呢,并没有遇上瞎子跟疤脸,也不知道两个人当时在哪儿,会不会已经在暗处盯上我们了呢?
  陈辉这时候抬头朝山上看看,招呼强顺傻牛搀着我山上,强顺说了一句,“道长,旁边不是有好走的路么,咱为啥要爬山呀。”
  陈辉看了他一眼,没给他解释,说了句,“你们听我的,不会有错的。”说着,陈辉朝山顶看看,嘴角又是毫无理由的一笑。
  我这时候身子虽然虚弱,但是我脑子还算清醒,我就感觉,陈辉带着我们山上,一定是有目的的,而且他笑的时候,总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似乎有啥别的含义……